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六十二章
    “夜袭?”慕容恪疑惑的问道:“怎么又要去?”

    “石瞻一死,剩下石遵与石虎一对草包而已,不足为惧!如今石虎下令撤退,乃因昨夜咱们的偷袭,令他们损失惨重,军心不稳。【】趁着这个时候,我们应该一鼓作气,再次出击!”

    慕容恪恍然大悟,连连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石虎看着躺在棺材里的石瞻,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石遵站在旁边陪同,压根儿没有半点心思。

    “小闵有没有消息?”石虎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禀父皇,还没有!”

    “朕问你,昨夜鲜卑人偷袭大营,为何你迟迟不到?”石虎转过脸,冷冷的看着石遵。

    石遵不禁咽了咽口水,解释道:“儿臣的驻地离您好几十里路,相隔最远,实在是没法第一时间得知消息……请父皇恕罪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再问你,朕扎营的地方,如此偏僻,为何鲜卑人还能找到!”

    石遵愣住了,支支吾吾的问道:“父皇,您……您这是何意?难道您觉得是儿臣给鲜卑人通风报信不成?”

    “哼!谅你没这个胆子!”石虎冷冷瞪了石遵一眼,斥责道。

    “儿臣对父皇忠心耿耿,岂会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?”石遵连忙解释。

    “此事朕觉得甚是蹊跷!鲜卑人敢在这种情况下,以几万人直接偷袭朕的营地,绝对不是偶然!一定是有人走漏了消息!”石虎背着手,对跪在地上的石遵吩咐道:“你务必把此事查清楚!”

    “儿臣领旨!”

    “瞻儿的事情,暂时不要走漏风声!等战事结束再说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石遵默默点头应了一声,又问道:“父皇,那眼下咱们的人马,是撤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想了想,又看了看躺着的石瞻,深深的叹了口气,无奈的说道:“瞻儿一死,朕的心里顿时没了底气!”

    石遵有些不服,正要开口,石虎却吩咐道:“先撤回幽州再说!”

    石遵本想再说些什么,犹豫了片刻,终究还是把快到嘴边的话,生生给咽了回去,应了一声:“儿臣明白!”

    是夜,羯族大营内,因为昨日鲜卑人的偷袭,令他们损失惨重,加上多日来寒冷的天气,许多人早已无心恋战,归心似箭,所以很多人都垂头丧气,打不起精神。

    石遵帐内,诸多手下正在争相敬酒,纷纷说道:“恭喜殿下,贺喜殿下,等了这么多年,您的眼中钉终于被拔掉了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立马有人附和道:“就是就是!卑职们贺喜殿下!”

    石遵微微一笑,眯着眼睛,指着众人说道:“你们这些话……甚合本太子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卑职们也早就看不惯石瞻父子趾高气昂的姿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!”石遵忽然提高了嗓门,镇定的扫视众人,说道:“你们都给本太子记住!想要活命,刚刚那番话,走出这间营帐,全部给忘掉!否则,别怪本太子到时候见死不救!”

    众人相互看了看,悻悻的点点头: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都觉得此战基本尘埃落定,但是越发在这个时候,石遵倒开始有些莫名的不安和担忧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您在想什么?”部下一边给石遵斟酒,一边小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石遵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本太子在想,昨夜鲜卑人的偷袭,显然是事先精心准备的!父皇说的没错,肯定是有人走漏了消息!”

    “走漏了消息?”那人想了想,问道:“殿下的意思是,咱们营中有内奸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这么回事!”石遵想了想,说道:“要真是这么回事,那咱们现在还不安全!”

    石遵说着,开始注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,有些原本还嬉笑着的人,见到石遵的这般模样,心了不禁打了一个哆嗦,现场立马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跟随本太子多年的人,知道本太子的做事风格!你们中间,应该不会有人想馅本太子于不义吧?”

    “卑职不敢……”众人异口同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就喝到这里!”石遵丢下手里的酒碗,对众人吩咐道:“派出探马,把人撒到五十里外!鲜卑人有任何风吹草动,立马来报!”

    “殿下,您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万一鲜卑人再来偷袭,那怎么办?我们要早做打算!”石遵说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说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快去!”石遵呵斥道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放下酒碗,起身告退。

    慕容儁刚刚点兵完毕,准备出发,龙魁带来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二殿下,宫里来人了!”龙魁神色凝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慕容儁自顾自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,头也没抬。

    “大王……驾崩了……”龙魁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慕容儁一愣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大王他……驾崩了……”龙魁依旧不敢大声。

    “父王驾崩了?”慕容恪一把抓住龙魁,问道:“你有没有搞错!”

    “末将应该没有听错,报信的人就在外面!”龙魁说道。

    “叫他进来!”慕容儁脸色铁青,冷冷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龙魁默默点头,转身走了出去。片刻之后,他领着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那人一身粗布麻衣,一见到慕容儁,便“扑通”一下跪下了,然后行礼说道:“见过二殿下,小人奉王后娘娘之命,特来召您回宫!遵照先祖的规矩,您该早些回龙城继位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王正值壮年,为何突然就……就驾崩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人也不是很清楚……”那人说着,又对慕容儁说道:“二殿下,您还是早日回宫吧!”

    慕容儁看了看外面整装待发的几万人马,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二殿下,来日方长!先继承大统要紧!”龙魁看得出慕容儁的心思,便劝慰道。

    “二哥……”慕容恪有些吞吞吐吐。

    “大王驾崩,龙城肯定一片混乱,殿下您应该尽早回去主持大局!免得被小人有机可乘!”龙魁说道。

    “龙魁将军说的有理!”慕容恪在一旁应和。

    慕容儁的心中,并非不懂二人所说的话分量几何,而是眼前的机会对于他来说,实在是千载难回。若是偷袭成功,很有可能可以击溃石虎与石遵父子二人。鲜卑可以借此彻底拿下幽州,这对于将来夺取中原,有非常重要的意义。

    但是世间之事往往就是这般不凑巧,慕容皝在这个关键时刻突然死了,这让慕容儁一时间陷入了无奈纠结的境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