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六十三章
    经过再三斟酌,慕容儁终于缓缓说道:“走!先回龙城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慕容皝的突然逝世,打乱了慕容儁趁胜追击的计划,南下中原一事,再度耽搁下来,而羯族人与鲜卑人本该发生的一场血拼,也因此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石虎的人马还未抵达幽州,宫里刘贵妃报喜的人便到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贵妃娘娘派人送来消息!”

    “什么消息?”石虎躺在卧榻上,眼睛都没睁一下。

    “恭喜陛下,贺喜陛下!贵妃娘娘生了!是个皇子!”

    石虎一听,立马来了精神,立马坐立起来,问道:“这消息可不可靠!”

    手下一愣,又连连点头道:“可靠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爱妃果然争气!替朕再生一个皇子!”石虎笑道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见状,纷纷跪地齐声庆贺:“恭喜陛下!贺喜陛下!”

    “传令!朕要先在幽州大摆酒宴,犒赏三军!以此来庆贺朕再添一子!”石虎颇为兴奋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身边的人应道:“臣马上去办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刘贵妃诞下一名皇子的消息,也传到了石遵那里,与石虎不同的是,送信的人还带来了不算太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殿下,谭大人特命小人知会您一声,陆安失踪了!贵妃娘娘怀疑,陆安的无故失踪,恐怕有些蹊跷。”

    “蹊跷?什么意思?”石遵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小香死后,陆安便失踪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!小香死了?”石遵有些吃惊,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殿下请听小人细说,这才是整件事最奇怪的地方。”那人朝石遵磕了一个头,然后说道:“小香早在数月前,便被陛下临幸,只不过一直都是偷偷摸摸的而已。不曾想,小香居然怀上了龙种,肚子越来越大,便被娘娘发觉了,再三拷问之下,小香这才说出事情原委。但是以娘娘的手段,断然不可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了半天,哪里奇怪了!”石遵有些不耐烦,问道:“为何本太子离开邺城多日,谭渊也没什么消息送来?这件事直到现在才让本太子知晓!”

    “殿下恕罪,小人话还没说完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不快挑重要的说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那人悻悻的点点头,连忙说道:“小香死后,陆安便失踪了,后来娘娘发觉事情不对劲,便派人与谭大人取得了联系,这才发觉,整整一个月内,太子府送往宫里的消息,只有少部分送到贵妃娘娘那里!而谭大人那边得到的回应,也只有少部分是贵妃娘娘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香是蕙兰宫与太子府唯一的联系人,太子府送进宫的消息没有到贵妃娘娘手里,那就只有一个解释,小香扣留了那些消息!”

    “殿下说的是!谭大人和贵妃娘娘都是这样认为的!”那人连连点头,说道:“谭大人判断,小香早已背叛了娘娘和殿下,那些往来的信件,恐怕是落在了小香的手里,可是贵妃娘娘派人把蕙兰宫翻了底朝天,也没有找到半点线索。偏偏陆安离奇失踪,而且在小香死的那天晚上,也就是娘娘诞下皇子的那一夜,据说陆安曾在蕙兰宫出现过。所以娘娘和谭大人得出结论,如果,小香生前有意扣留了太子府与蕙兰宫的往来信件,那恐怕这些信件已经落到了陆安手上!”

    这个消息对于石遵来说,如同晴天霹雳,他清楚的知道,一旦他与刘贵妃的事情被揭发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石遵的手心直冒汗,他情不自禁的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陆安找到没有!”石遵冷着脸问道。

    “谭大人与贵妃娘娘已经暗中请了巡防营和禁军相助,一起追查陆安的下落,可是这陆安却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,愣是寻不到半点踪迹!”

    “真是千防万防家贼难防!”石遵愤恨的猛捶桌案,又问道:“谭渊可有什么对策?”

    那人立马从怀里掏出一个锦囊,递到石遵面前,说道:“殿下请过目,这是谭大人命小人交给您的!”

    石遵连忙接过锦囊,拆开一看,脸色大变,双手一抖,锦囊和纸都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谭……谭渊没有说些别的?”石遵问道。

    那人摇摇头:“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容本太子想想!”石遵吩咐道:“你且退下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小人告退……”

    石遵缓缓捡起了地上纸片,上面赫然写着两个字:逼宫!

    石遵将那张纸和锦囊扔到了旁边的碳炉里,锦囊与纸瞬间化作一团火焰,冒着袅袅青烟。

    石遵看着火盆里的火焰,不禁陷入了沉思。对于他来说,陆安的下落是至关重要的一点,只可惜偏偏没有找到他的下落。

    根据石遵对谭渊的了解,他能给出这样的建议,基本已经确信,陆安的失踪,一定会给太子府以及李城军带来致命的一击,而这个致命一击只是迟早的问题。

    谭渊的意思非常明朗,那便是先下手为强,与其担惊受怕的被动,不如兵行险着,拼上一拼!毕竟石遵已经被立储,一旦石虎死了,石遵便是唯一的皇位继承人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石遵的内心是既恐惧又纠结。他的恐惧,是害怕事情指不定什么时候被捅到石虎那边,纠结则是在犹豫到底要不要逼宫,拼个鱼死网破,毕竟那是一条毫无回旋余地的绝招,一旦用了,不成功便成仁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要逼宫,石遵也颇为担忧,因为摆在他面前的,有几个障碍,让他不得不有所顾虑。

    首先,此次与鲜卑人交手,李城军损失不小,目前也就剩下两万多人。原来的幽州领兵之人,本来也可以算是自己的人,只是早已被石虎给斩了,如今换作他人,石遵尚且不知道那人是不是与自己一条船上的人。

    此外,为了这次出征,石虎特意征调了一万五千名嫡系人马前来护驾,而且这些人只听命于石虎的号令。虽说前几日鲜卑人的偷袭,再加上之前的数次战斗,这一万五千人折损不少,但是现如今石虎的身边,仍然有近八千人作为护卫。刨除幽州守军,李城军在人数上虽然占有优势,但是对于逼宫这样的事情来说,这点优势,根本算不得是优势。一旦不能全歼这八千人,那石遵自己就算得了皇位,那也是谋逆。那尚有一息的燕王府,很有可能会借此机会,大张旗鼓,光明正大的卷土重来。如此一来,自己一定是沦为千夫所指的对象。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整整八千人,把这八千人杀了来夺位,动静未免太大了点!只怕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,一旦真的这样做了,那也会让朝武百官起疑心,一样会给燕王府东山再起的机会。

    //

    天才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: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