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六十四章
    思虑再三,石遵知道,此事不可再拖延下去,宜早不宜迟。

    石遵匆忙手书一封,然后对帐外喊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送信之人就在帐外侯着,听到石遵的吩咐,连忙进来应道:“殿下,小人在!”

    “速回邺城,将此信交给谭渊!”石遵说着,将手里的信装好,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那人连忙捡了起来,拍了拍上面的灰,小心的塞入怀里,然后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人走后,石遵在屋里走来走去,还是不放心,于是又对帐外吩咐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“殿下!”

    “持兵符,速回李城!”石遵说着,又凑到那人耳边,低声吩咐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去吧!”石遵说完,摆摆手催促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石闵对那三万匈奴人穷追不舍,连续追了三四天,而石勇一路追赶石闵的脚步,想要提供支援,却愣是没有追上。不过仅仅凭借三千人,石闵将这三万人几乎斩尽杀绝,按照惯例,死在狼骑尉刀下的匈奴人,全部被削去右耳,当做战利品带了回去。

    后院的火被灭了,石闵也就松了口气,把接下来的事情都托付给了石勇,而自己则带着人马回幽州了。

    就当石闵回师幽州的半路上,几个身着便衣,却骑着战马的人,突然拦住了狼骑尉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王冲不等石闵说话,便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为首的一人一眼便认出了石闵,立马下马跪地喊道:“少将军!总算找到您了!”

    王冲一愣,回头看了看石闵,只见石闵骑着马走上前,对跪在地上的几个人吩咐道:“起来说话!”

    “谢少将军!”

    石闵打量着他们,终于认了出来,问道:“你们几个不是我三叔的亲卫吗?你们不在邯郸驻守,跑到这里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王世成将军特命卑职等人前来寻您!事关重大,将军让我等结伴同行,以免发生意外!卑职们找寻了您快十天了!终于找到了!”

    石闵立马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于是问道:“发生何事?三叔为何这般谨慎?”

    “王将军特命卑职带来一个口信,将军说,已查获确切证据!将石遵连根拔起的时机已到。”

    石闵一听,喜出望外,连忙问道:“王将军的消息从何而来!”

    “是西华侯府送来的消息,证据已送到李王二位将军手中。事关重大,二位将军不敢擅自做主,所以特命卑职给少将军来报信。”

    “大将军那边也派人去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,那伙儿弟兄与卑职同一天出发,大将军应该早在五天前就收到消息了!”

    “如此便好!”石闵微微点头,又问道:“那你可知,李王二位将军手里的证据,是怎样的证据,人证或者是物证?”

    “回少将军的话,卑职没有看到,但是卑职猜测,应该是物证!”

    “好!你且回去,转告二位将军,让他们随时听从大将军调遣!”石闵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卑职遵命!”那几个人点点头,转身便上马离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旁的张沐风低声问道:“少将军,单凭这几个弟兄的几句话,这事情靠谱吗?万一有点纰漏……或者这所谓的证据有问题,到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石闵摆摆手,说道:“西华侯府送来的消息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,若非再三确认证据可靠,三叔不会贸然派人出来给我和父亲报信。”

    “少将军,那咱们现在怎么办?”朱松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匈奴人交给石勇去对付,我们先回辽东!也不知战况如何了!父亲在那里只有区区几十个亲卫,可谓孤掌难鸣,咱们得赶紧的!”

    “少将军说的是!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石虎抵达幽州之后,慕容皝逝世的消息也随之而来,得知这一消息的石虎,更加欣喜万分,立即下令大摆酒宴。而石瞻的死,或许早已被他抛诸脑后。

    这一夜,酒醉后的石虎躺在卧榻上鼾声如雷,睡的死猪一般。

    石遵轻轻的关上门,对帐外的守卫说道:“夜里风大,看好门,别让冷风进屋,冻着父皇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明白!太子殿下请放心!”

    石遵微笑着点点头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幽州也已进入寒冬,此时此刻,在一间偏僻的屋子里,几个人坐在炉火前烤着火,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喂,我说,太子殿下把我们叫来,到底是有什么吩咐?”其中一人按耐不住,问坐在角落里,石遵部下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传唤,咱们等着便是,问那么多做什么?”另外一个人不以为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而之前石虎派去督军的那人则对众人说道:“太子是将来的陛下,咱们多等会儿是应该的!哥儿几个,都耐心点!别急!”

    “就是!急什么!”立马有人附和。

    说着说着,便有人从腰间拿出了一个酒囊,晃了晃,然后对众人说道:“来来来,我这儿有酒!咱们先喝点!”

    一听有酒,都来了精神,其他人喊道:“既然有酒,来来来!一人一口!谁也别多喝!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开始喝酒,小屋的门便被人推开了,只听的“吱嘎”一声,所有人都立马回过了头。

    “诸位好像喝的挺开心啊?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石遵,只见他扫视众人,吓的有人立马把酒囊收回腰间。

    “不是喝酒吗?来来来,本太子找诸位过来,就是想与诸位喝几杯而已!”石遵说着,微微抬手,便有人端了几壶酒走了进来,放到了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石遵的这一举动,倒是有些让人琢磨不透了。所有人都是看了看眼前的美酒,却无人敢碰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急召卑职等人前来,不知是有何吩咐?”有人试探性的问道。

    石遵又笑了笑,走了进来,随即身后的人把门给关了起来,众人就算是傻子,也察觉到石遵找他们是肯定有什么事了,而是必定不会是小事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!都站着做什么?坐下说!坐下说!”石遵一边坐下,一边对众人抬手示意。

    众人稀里糊涂的相互看了看,然后陆陆续续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此次出征,与鲜卑人交手数次,都仰仗诸位了!”石遵说着,命人给众人倒酒。

    那倒酒的人拎起第一个酒壶,逐一给众人倒酒,倒完之后,便直接把酒壶放到了旁边。

    “这第一杯酒,本太子敬诸位!”

    “殿下言重了!谢谢都是卑职们的分内之事!说不上辛苦!真正辛苦的是陛下和殿下您!”有人立马奉承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……”有人在旁边附和。

    石遵笑了笑,摇摇头,说道:“本太子岂敢贪天之功?功劳都是父皇的!”

    “殿下谦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皇老了!以后赵国再有御驾亲征,说不定就是本太子了!不知道诸位到时候会不会也如支持父皇一样支持本太子?”

    “卑职们定当誓死效忠太子殿下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那本太子就记住诸位的态度了!”石遵说着,又对手下吩咐道:“给诸位将军添酒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石遵的手下立马走上前,拎起第二个酒壶,给众人逐一斟酒。

    “这是本太子收藏多年的佳酿,诸位品一品,看看这酒是不是好酒!”石遵看着众人,笑的有些诡异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