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六十五章
    众人当真以为是美酒,喝了一口,不曾想,却是普普通通的河水。

    “这酒如何?”石遵又问道。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,刚刚他们喝下的,分明就是水,却没人说破,只是相互看了看,或许有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好酒!”石虎此前派去督军的那人抢先说道:“殿下,这可真是好酒!不知道末将能不能再喝一杯!”

    那人名叫高世贵,高高的个子,眼窝深陷,皮肤黝烟,一副丑陋嘴脸。

    高世贵说着,已经举起了空杯,等候石遵的手下给他斟酒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位呢?这酒喝不惯?”石遵笑呵呵的问道。

    剩下的人这才反应过来,连忙纷纷附和:“好酒!好酒!”

    看到众人这般反应,石遵的心里便已有了八分把握。

    忽然,石遵觉得哪里不太对劲,放下手里的酒杯,看了看四周,说道:“怎么好像少了个人?”

    高世贵看了看,说道:“回禀殿下,是末将的兄长高世荣没有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人呢?”石遵颇有不满。

    “家兄负责陛下的护卫工作,寸步不离,末将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今已经到了幽州,外面有几万大军守着,你家兄长未免太谨慎了点吧?”

    “家兄对陛下忠心耿耿,就是有些迂腐……殿下不要与之计较……”高世贵谄媚的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迂腐?恐怕不是吧?”石遵说道:“你的这位兄长,恐怕是不把太子府放在眼里啊!”

    高世贵吓的连忙跪地解释道:“殿下明查,末将的兄长绝无此意!改日……改日末将一定陪着兄长来给殿下谢罪!”

    “谢罪?呵呵,不必了!”石遵摆了摆手,一边晃着杯中剩下的酒,一边微笑着看看众人,那笑容如同鬼魅一般捉摸不透,却又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本太子在李城熬了这么多年,终于等到了太子之位,这其中的苦楚,诸位恐怕是无法体会了。”石遵说着,站了起来,围着桌子,在众人的身后缓缓踱步。

    屋里的气氛,瞬间诡异到了极点,这些久经沙场的领兵之人,几乎都有些胆战心惊,不知道石遵叫他们过来,到底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父皇也辛苦了大半辈子了!听说十来岁的时候,就跟着太祖皇帝南征北战!”石遵说着,忽然回过头问高世贵:“高将军,本太子说的没错吧?”

    高世贵连忙应道:“太子殿下说的没错……”

    石遵咂咂嘴,叹了口气,说道:“父皇真是不容易啊!”

    众人看了看石遵,又相互看了看,完全听不懂石遵想说什么。【】

    “父皇待我恩重如山,现如今我已被父皇立储。”石遵说着,弯下腰,双手按在桌子上,脸上露出了诡异的危险,然后缓缓说道:“不如让父皇早些退位,颐养天年,享享清福,诸位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石遵的这几句话,让众人如梦初醒,这才想明白,石遵前面说了半天,不过是试探他们,都是在为这几句话作铺垫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场面眨眼间便陷入了沉默,这比刚刚石遵让他们喝水还不一般,众人心里明白的很,石遵刚刚的这几句话,分明就是要造反。

    没人敢随便发表意见,因为这可不是把自己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这么简单,这是把全家老小自己自己的部下,成千上万人的性命握在自己的手里作赌注。

    就连最愿意溜须拍马的高世贵,此刻也缩了缩脖子,一双贼溜溜的眼睛盯着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?诸位是觉得本王说的不对?”石遵冷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众人相互看了看,有人说道:“殿下说的有些道理,只是……这些事情,似乎不是我们做臣子的应该操心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食君之禄担君之忧,父皇的事情你不操心,那要你做什么?”石遵问道。

    “末将失言……”

    “潘将军,你当上幽州都督勉强一个月,不知如今坐管整个幽州的兵马,是何感受?”石遵问道。

    幽州都督潘俊悻悻的说道:“回殿下的话,末将现在每日都是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……”

    石遵笑了笑,问道:“是怕干的不好,掉了脑袋吧?”

    潘俊尴尬的笑了笑,说道:“殿下说的是……让您见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潘将军想必当初对幽州都督这个职衔也是梦寐以求吧?现在是不是觉得抓着一个烫手的山芋?”

    潘俊再次尴尬的笑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高将军,你呢?”石遵又问高世贵:“听说你也跟了父皇几十年,对父皇的脾气恐怕比本太子都了解,有没有什么想说的?”

    高世贵恐怕是除了石遵以外,最能听懂石遵今晚说的所有话的人了。他深深的明白了,石遵今晚说的每一句话,要么是在试探他们,要么就是在暗示他们。

    从石遵把他们叫过来开始,每一步都是陷阱。

    首先,高世贵注意到,石遵邀请的,都是能直接掌管以及调动兵力的高级将领,除了他的兄长高世荣以外,其他所有人已经全部到齐,这是石遵的第一步计划,为的就是看看,有没有人对他有异心。

    人到齐了,便要看看愿意支持他,而且害怕他的人有哪些,于是石遵刻意仿效秦末的赵高指鹿为马的典故,便以水代酒,试探众人的反应。

    有了前面两步,石遵对于众人的心理已经了解的七七八八,便进行了第三步,以比较隐晦的说法,旁敲侧击,给予众人心理暗示,试探他们的反应。

    见多数人的反应都略显木讷和尴尬,石遵便开始恩威并施,比如刚刚对潘俊说的那番话,分明就是在暗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高世贵自知情形不同一般,而且若是不表明对石遵有利的态度,他们恐怕也难以或者离开。

    于是,高世贵强颜欢笑道:“太子殿下真是孝心感人!是卑职们学习的楷模!”

    高世贵说着,先是鞠了一个躬,微微点头示意。然后又说道:“殿下说的没错,陛下操劳了几十年,也确实该享享清福了!”

    石遵颇感欣慰,满意的点点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