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六十六章
    高世贵率先表态,就像是瘟疫一般,迅速扩散。这些久经世故的老油子,当然看得懂眼前的形势,也明白什么叫识时务者为俊杰,于是,众人开始陆陆续续的表态认同。

    至此,石遵基本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同和支持,剩下的,便是等待合适动手的时机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的石虎,还在醉生梦死,尚不知危机已经到来。

    天空忽然下起了雨,冷冷的冰雨,令气温骤降,狼骑尉不得不停止行军。

    午后,雨依旧没有停下,石闵坐在山崖的一处角落小憩,恰好淋不到雨。忽然,张沐风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,看着眼前的石闵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石闵听到动静,睁开眼,看着有些不知措施的张沐风,石闵有些疑惑的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这般慌张做什么?”

    张沐风咽了咽口水,不敢直视石闵的眼睛,就连呼吸都略显沉重。

    石闵与张沐风认识不是一两天,对他的性情很了解,他从未见过张沐风这般模样,意识到可能有什么很不一般的事情发生了,于是站起身,严肃的问道:“快说!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!”

    张沐风迟疑了片刻,说道:“回......回禀少将军......陛下的人马,已经撤回幽州......鲜卑慕容皝死了,鲜卑人也撤了,大战暂时告一段落......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石闵稍稍松了口气,说道:“那就好!”

    看着张沐风甚是拘谨的样子,石闵拍了拍他,说道:“这是好事,你愁眉苦脸的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少......少将军......”张沐风顿了顿,又悄悄看了石闵一眼。

    见张沐风似乎还有话说,石闵催促道:“大老爷们儿,说话利索点!”

    “大将军他......战死了......”张沐风话到嘴边,几乎没有说出来的勇气,声音也小的如同蚊子一般,也不知道石闵有没有听清楚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石闵似乎是听到了,又好像没有听清楚,只是脸色已经非常难看,他一把抓住张沐风的胳膊,紧紧握着,声音几乎有些颤抖,问道:“你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旁边的将士看到石闵这般反应,也觉得有些反常,陆续走了过来,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……大将军战死了……”张沐风说着,眼泪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朱松第一个冲上来,一把抓住张沐风的衣服,大声问道:“你说的真的假的!这消息是哪来的?这消息是哪来的!”

    朱松一把推开张沐风,指着他,又大声说道:“臭小子,你别跟哥哥我开玩笑啊!”

    “消息哪来的?”石闵缓缓问道。

    张沐风挥挥手,喊道:“把人带过来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两个衣衫褴褛,略显邋遢的人被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朱松一眼便认出了他们,喊道:“熊大哥!马大哥!你们俩怎么这般模样!”

    二人顾不上回答朱松的话,一见石闵,两人便“扑通”一下跪了下来,哭喊道:“少将军!您总算回来了!大将军他……他不在了!陛下不准任何人透露消息,卑职是偷偷跑出来,想去邯郸给李王二位将军报信,不曾想在路上碰到您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!”石闵握紧了拳头,两眼通红。

    “鲜卑人夜袭陛下的大营,险些得手,大将军亲自带人断后,让我们几十个弟兄保护陛下先走,自己却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是鲜卑人杀了大将军?”石闵的眼泪再也忍不住,滑落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用力的点了点头,然后说道:“是卑职没能保护好大将军,请少将军责罚!”

    “二位跟随父亲多年,忠心耿耿,我不会责怪二位!”石闵说着,擦了擦眼泪,转过脸,摆摆手吩咐道:“下去歇着吧!”

    “少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话还没说完,朱松便将两人拽了起来,低声说道:“二位大哥先去歇着吧,让少将军安静会儿。”

    两人都很识趣,没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朱大哥!”石闵忽然喊道。

    朱松连忙转过身,应道: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“派人去邯郸,给李王二位将军报信!让他们领兵北上,来幽州与我汇合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再派人回邺城!告诉徐三叔,给张豹递个消息,保护好燕王殿下!准备把太子府连根拔起!”

    “明白!末将这就去!”朱松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朱松离开后,所有人都呆站在原地,有些不知所措,只是默默的流着眼泪。再看看石闵,既没有嚎啕大哭,也未曾怒骂诅咒,只是背对着所有人,平静的让人觉得可怕。

    石闵静静的站了许久,眼看着天都黑了,依然是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终于,张沐风按耐不住了,走上前低声问道:“少将军……咱们下面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日夜兼程,赶往幽州!带上马大哥和熊大哥一起,让他们先返回幽州,打探石遵动向!”石闵背对着张沐风,吩咐了一声,然后擦了擦脸,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张沐风不敢多问,应了一声,便将石闵的意思吩咐下去了。

    石遵想要逼宫篡位,自然要尽量做到天衣无缝,即使得到了众人的支持,他也没有急着马上行动,而是进行了更为周密的计划。

    石遵知道,他现在做的这件事,关系到自己的生死,一旦出了半点差错,那将是万劫不复,所以不敢有丝毫懈怠。

    另外一方面,夺位成功固然重要,但是要做到滴水不漏,堵住天下人的悠悠之口,也非易事。

    针对此事,石遵进行了周密的部署,石虎行宫外驻守的,全部都是自己的心腹,而且是他最精锐的人马。而行宫里的,则是高世荣的人马。

    由于高世荣整日待在石虎身边,几乎寸步不离,而且石遵知道他为人迂腐不化,便根本没打算拉拢。在石遵的心里,石虎所谓的嫡系,并不见得比自己的李城军更加精锐,而且自己在人数上也是远胜他。最主要的是,有高世贵做自己的内应,在石遵眼里,占领行宫,不过是易如反掌的事情。

    整个幽州城里,都是潘俊的人马,他的人把住了进出城的各个关卡,任何军队都不可能悄无声息的进入幽州城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石虎,已经犹如一只瓮中之鳖,而他,似乎还全然不知。依然每日饮酒作乐,全然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所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,尽管石遵已经尽量保持低调,不打草惊蛇,但是他悄悄调兵遣将的动静,还是没有瞒过高世荣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世贵!”

    “小弟在!怎么了大哥?”高世贵连忙应道。

    “这两天,太子殿下怎么把外面的人全都换成了自己的人?之前不是幽州都督的人马驻守吗!”

    高世贵挠挠头,说道:“大哥,这我也不知道啊……或许是上次那件事以后,太子殿下更加关心陛下的安危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