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六十八章
    “大哥,您什么都别管!小弟保你没事!太子殿下也不会责罚你!您放心,等太子殿下大事成了,咱们高家照样荣华富贵,你我兄弟也能加官进爵!”

    “放屁!你这畜生!原来太子是迫不及待的想当皇上,要谋朝篡位!好啊!你居然与他狼狈为奸!”高世荣愤怒无比,对自己的手下呵斥道: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!还不把这个乱臣贼子拿下!”

    身边的几十个随从都有些不知所措,看了看高世荣,又看了看高世贵,竟然没有动手。

    原本这些人都是高世荣的亲信,按道理来说,对于高世荣的命令,他们应该是毫无条件的执行,可是看眼下的状况,高世荣的这几十个亲信,应该已经被高世贵收服了。

    见此情形,高世荣破口大骂道:“真是日防夜防,家贼难防!老子睡觉都恨不得睁着眼睛,没想到让你这个畜生在我眼皮子底下犯上作乱,而我却浑然不知!”

    “高将军,识时务者为俊杰,如今本太子离皇位不过一步之遥,你又何必螳臂当车?”石遵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高世荣转头看去,石遵一身戎装,从黑暗中走了出来,身后跟着难以计数的士卒,举着火把,刹那间,整个行宫外被火光照的通亮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!你已经被陛下正式立储,天下早晚都是你的,你为何这般迫不及待?”高世荣质问道。

    石遵笑了笑,说道:“这不是你该问的事情!看在世贵将军的份上,本太子不难为你,只要你退到一边,命令行宫里的人让开,今晚咱们就不必兵戎相见,省得有人流血送命!”

    “石遵!你犯上作乱!老子绝不跟你狼狈为奸!”高世荣说完,突然两手猛的一抬,将架在自己脖子上的两把刀拨开,那两个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,一个踉跄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敬酒不吃吃罚酒!拿下!”石遵吩咐道。

    高世荣挥舞着手里的佩刀,身边围着几十个背叛他的亲信,或许是因为心虚,竟然无人阻拦他,愣是让高世荣冲出了包围,跑进了行宫。

    “石遵犯上作乱!速速关上宫门!”高世荣边跑边喊。

    “殿......殿下,这可怎么办?”高世贵有些慌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慌什么!”石遵瞪了他一眼,斥责道:“现在整个幽州都是我们的人,数万大军已经将这里围困住,就算是行宫里的一只老鼠,也休想逃出去!”

    高世贵心中甚是不安,他看了看石遵,悻悻的站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石遵喊道。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“把行宫围起来!一只老鼠都不准放出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两万李城军全副武装,“哒哒哒”整齐的步伐,“哗啦啦”的铠甲摩擦之声,让原本寂寥的黑夜,变得焦躁起来。

    数万人的行动,不可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,嘈杂之声,惊醒了睡梦中的石虎。他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了起来,看了看外面,透过窗纱,看到夜空都红通通的一片,连忙掀开被子下了床。

    石虎一边穿着衣服往外走,一边冲外面喊道:“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!怎么......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石虎寝宫的大门便被人“哐当”一声给直接撞开了,石虎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!”石虎怒斥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!大事不好了!”高世荣抬起头,气喘吁吁的大声说道:“太子造反!他带着数万人马,已经把行宫给包围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太子造反?”石虎以为自己听错,连忙问道:“你有没有搞错?”

    高世荣差点哭出来,说道:“末将差点死在他手里,是拼死才跑回来给陛下报信来的!现在行宫已经被末将下令关上各处大门,但是行宫里里外外加起来,不过一千多人!外面是数万反贼!陛下,您拿个主意吧!”

    “老九造反?”石虎一脸茫然,似乎还不愿意相信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行宫外忽然传来“咚”的一声闷响,把石虎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高世荣连忙站起身,对石虎说道:“陛下,反贼们开始撞门了!”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!朕还没死,他便果真要迫不及待的当皇帝了!”石虎咒骂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末将无能,今日恐怕无法保护陛下全身而退,但是末将保证,一定誓死护着陛下!”高世荣义正言辞的说完,对外面喊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几个身形高大,全副武装的的侍从立马走了进来,齐声喊道:“卑职在!”

    “给陛下换上普通士卒的衣服,一会儿行宫被反贼攻破后,你们趁乱带着陛下走!切记!一定要送陛下去邯郸!送到下滑后手下李昌和王世成二位将军那里!”

    “卑职领命!”

    那几个人说完,便对石虎说道:“陛下!冒犯了!”

    说着,便要给石虎换衣服。

    “走开!”石虎大力的摆摆手,喊道:“朕今日就要留在这里,看看那逆子是如何对朕下杀手的!”

    高世荣欲哭无泪,劝道:“陛下啊!留着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!您的安危比什么都重要啊!您......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外面又传来“哐当”一声,紧接着,便是铺天盖地的喊杀声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高世荣随之脸色大变,说道:“不好!行宫被攻破了!你们保护陛下离开!”

    说完,高世荣边毅然决然的提着刀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虽然行宫内剩下的千余人都拼死战斗,但是与数十倍于己的李城军交手,无异于以卵击石,高世荣带着仅剩的人马,死死的守在石虎的寝宫外,而他身边并肩作战的人,一个接一个的倒下了。

    高世荣一身是伤,单膝跪在地上,右手却紧握着刀,支撑着想要站起来。他怒视前方,如果可以,他甚至想用眼神杀死石遵。

    “高将军!够了吧!”石遵微微皱眉,朝高世荣喊道。

    “不......”高世荣艰难的站起身,手指着石遵说道:“不够!老子要杀光你们这帮反贼!”

    “你对我父皇的忠心,本太子都看在眼里!”石遵笑了笑,独自走上前,说道:“你是我们羯族人的勇士,今日只要你肯屈膝,明日朕登基后,照样重用你!”

    “呸!”高世荣朝石遵吐了一口唾沫,骂道:“你个乱臣贼子,陛下尚在,你敢自称朕!拿命来!”

    高世荣说着,便挥着刀要砍上去。

    就算高世荣有些本事,此时他已经是遍体鳞伤,又怎会是石遵的对手?石遵手中的剑尚未出鞘,只是侧身一扫,便以剑鞘把高世荣打翻在地。

    “哐当~”

    高世荣手里的刀也掉在了地上,他连忙爬着想要去捡,却被石遵一脚踹开,刀也被踢的更远了。

    “本太子的耐心是有限的!高将军!”石遵冷冷的瞪着地上的高世荣说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!不要杀我兄长!”高世贵连忙站了出来,跪地喊道:“这里交给末将处理!我们兄弟俩决不耽误殿下的大事!”

    石遵冷哼一声,不愿再理会高世荣,而高世荣还挣扎着想要有所动作,却被高世贵连忙按在地上,嘴里想骂,也已经被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石虎寝宫的门,忽然“吱呀”一声被人从里面打开了。

    石遵转身看了过去,隐约看到石虎坐在正中,离门不过数步,安静的看着石遵。

    石遵象征性的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,随口喊道:“儿臣拜见父皇......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