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六十九章
    “哼!猫哭耗子假慈悲!你眼里还有朕这个父皇?”石虎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父皇,您老了,戎马一生,该享享清福了!江山社稷还是交于儿臣来操心吧!”石遵诡诈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石虎一脸阴沉,问道:“朕已经立你为太子,江山早晚是你的,你就这么等不及吗!”

    “儿臣的一身本事,都是父皇您教的。”石遵说着,指了指四周,反问道:“眼前这番场景,父皇不觉得似曾相识吗?嗯?哈哈哈哈哈!听闻父皇当年就是这般从太祖皇帝手里得到皇位的,虎父无犬子,儿臣也只是效仿父皇当年之勇而已!”

    “放肆!你这孽障!早知如此,朕就不该立你为储!”

    “行了,父皇!您说的这些都是后话!”石遵说着,甩了甩袖子,问道:“您是自己出来,还是儿臣让人把您请出来?”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朕有几件事问你!”

    “虽然儿臣不太想回答您的问题,但是今夜的事情,已经尘埃落定,儿臣多等片刻也无妨!”石遵颇为得意的笑了笑,说道:“父皇请问吧,至于儿臣要不要回答,就另当别论了!”

    石虎强忍住心中的怒火,质问道:“燕王府的事情,都是你一手策划的好戏吧!”

    石遵笑道:“哈哈哈哈哈!父皇,您都这把岁数了,怎么还问这样没头没脑的问题?是或者不是,对于您来说还重要吗?”

    “临死,朕就想知道真相!怎么?朕这些年对你的恩情,还换不到你一个答案不成?”

    “呵呵,父皇对儿臣还真是恩重如山!将儿臣贬到李城十余年,儿臣时刻谨记父皇的恩典!”石遵显然十分不满,发泄了几句以后,缓缓说道:“不过父皇既然这么想知道,那儿臣就实话告诉您,燕王府的事情,确实是儿臣策划的!不过您现在就算知道,也来不及了!儿臣今晚便可称帝,而关在大理寺监里的石世,恐怕已经在黄泉路上等着您了!”

    石虎气的脸色苍白,全身哆嗦,一时间竟然说不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父皇,该说,不该说的,儿臣都说了!您想要知道的,儿臣也如实相告了!您若是再不出来,儿臣可就要带人进去了!”石遵有些不耐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朕腿脚不利索,要朕出来可以,你来扶朕!顺便把玉玺给你!”石虎说着,从腰间拿出了一个袋子,打开给石遵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石遵定睛一看,果然是赵国玉玺。但是又担心石虎使诈,于是笑了笑,说道:“父皇,都到了这个份上,就没必要跟儿臣再玩什么花招了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朕现在孤身一人,手无寸铁,而你手握利剑,周围又全是你的人,枉你征战沙场十几年,还怕朕这个糟老头子不成?”石虎耻笑道:“堂堂赵国的储君,居然也就这点胆识?朕真是从来都没有看错,你跟西华侯相比,真是天壤之别!”

    或许是石虎故意这样激他,石遵听到这话,气不打一处来,因为他平生最不服气的,就是石瞻。

    “父皇,你一辈子都只会舞刀弄枪杀人放火,没想到临了还耍起了嘴皮子!”石遵冷笑一声,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让儿臣来请您出来吧!”

    说完,石遵迈开步子,沉稳的朝着正对着大门坐着的石虎走去,身后立马跟上了一群石遵的手下。

    父子二人四目相对,异常平静,气氛颇为诡异。石遵一步一步的逼近,石虎却依旧稳坐在原地,脸色没有半点慌张,甚至没有半点愤怒。如此反常的表现,反倒让石遵心中有些不安和疑惑。

    但是毕竟自己有几十号人陪同,外面数万大军,石遵并不害怕石虎会玩什么花招。

    眼看着离石虎只有不到十步远,石遵终于站住脚步,说道:“父皇,儿臣已经来了,您请吧!”

    石虎将玉玺放在脚边,说道:“玉玺自己来取!”

    石遵看了看石虎脚边的玉玺,终究还是有些担心,便示意手下去取。

    石遵的手下心领意会,收回手里的刀,刚刚迈出一步,石虎便呵斥道:“滚!你这贱骨头,也配碰玉玺?”

    石虎本就生的一脸凶相,此时突然大吼一声,愣是把那人吓的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朕说了,想当皇帝,这玉玺要你亲自取!你有胆子篡位弑父,没胆子来拿这个玉玺吗!”石虎镇定的看着石遵,突然也冲他吼道:“来啊!你个孬种!瞻儿此刻若是在世,朕定不会传位于你!一定传位于他!”

    石遵气的直哆嗦,快步走上前质问道:“在你的眼里,你何曾重视过我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石虎手里的一粒翡翠珠子忽然滑落,掉在木板上。

    “啪......”

    石遵看着那可珠子,石虎的脸上却忽然露出了一丝狡诈的微笑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石虎的身后忽然蹿出一个人影,动作极快,石遵大吃一惊,连忙后退,而他的手下也立马持刀想要上前保护他。

    只可惜,石遵想跑已经跑不掉,那人甩出一根铁链,直接绕柱了石遵的脖子,一把将他拽了回来,石遵被勒的头昏脑涨,两眼发花。

    “混账!”石遵一边挣扎反抗,一边大骂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石遵的手下冲上前来想要帮忙。

    那人果断出手,手中一把佩刀硬是被挥动的如同重锤一般,只听得“铛铛铛”的几声,前面几个人手里的刀便被打落在地,石虎也连忙起身,直往后退。

    只是片刻之间,石遵及其手下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搞的晕头转向。石遵扯着链子,想要挣脱,小腿却被人重重的踹了一脚,他“啊”的一声,站立不稳,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石遵刚刚抬头,想看清是怎么回事,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边响起:“太子殿下!不要乱动,叫你的人退下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!”

    那人说着,转过脸,冷笑着看了石遵一眼。

    “石闵!”石遵怒火中烧,一边想要站起身,一边破口大骂:“你个兔崽子,想要坏我好事,我......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石闵抬腿便又是一记重腿,踹在石遵的肋旁,众人隐约都能听到“啪”的一声,紧接着便是石遵哀嚎的声音,看得出来,应该是肋骨被踢断了。

    “跟你说了不要乱动!”石闵看都不看他一眼,一手拽着铁链,丝毫不顾石遵在地上痛苦万分,如同拽一条死狗一般,直接拉到了脚边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不退下!”石闵对石遵的手下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你把我家殿下放了!否则就算殿下有个三长两短,我们几万个弟兄也会跟你拼命!”石遵的一个手下喊道。

    “拼命?石遵犯上作乱,给了你们多少好处?要让你们这般为他卖命?”石闵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......”石遵嘴角流着血,艰难的说道:“这些都是跟随我多年的亲信部下,就算你抓了我,又能如何?外面数万人马,你插翅难逃!”

    石遵说着,又看了看站在石闵身后的石虎,说道:“父皇,你用激将法引诱儿臣上前,也不见得有用,现在局势还在儿臣手里!若是你们要取儿臣性命,大不了就是鱼死网破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