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七十一章
    李城军占着人数优势,尽管狼骑尉骁勇无比,一时间也不可能占的上风。

    石虎低声问道:“行宫发生这么大的动静,潘俊为何不来护驾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父皇!您还在期望潘俊来!他早就是我的人了!”石遵得意的笑道:“石闵,你的这点人马,就等着跟你一起上路吧!”

    “现在说这个,还为时尚早吧!”石闵不慌不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闵!你能来,不枉朕厚待你这么些年!朕看这情形,恐怕咱们爷孙俩今天要交代在这里了!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不用担心!该担心的是他!”石闵瞥了一眼石遵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    石遵还没说完,忽然传来铺天盖地的喊杀声,石虎颇为诧异,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,石遵则忧心如焚,生怕潘俊等人有什么变数。

    但是多数时候,人越担心什么就偏偏要发生什么。一片混乱之中,潘俊的兵马趁乱冲来李城军对行宫的包围,潘俊冲在最前面,骑着马赶到,口中大喊:“陛下!微臣救驾来迟!请陛下恕罪!”

    未等潘俊来到石虎的寝宫门口,一大群幽州守军便首先冲了过来,围着石虎的寝宫,护着石虎和石闵。

    看的这般情形,石闵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,而石遵却彻底崩溃了,撕心裂肺的咆哮道:“潘俊!你个反口复舌的小人!你竟敢背叛我!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潘俊冷笑一声,答道:“殿下,末将从未忠于您,又何来背叛之说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潘俊朝石虎跪地行礼,说道:“微臣救驾来迟!让陛下受了惊吓,请陛下恕罪!”

    石虎当然知道潘俊是临机变了主意,有些气不打一出来,骂道:“恕罪?你……”

    石闵见状,连忙拉了拉石虎的衣袖,抢先说道:“潘都督来的及时!你对陛下如此忠心,陛下都看在眼里!”

    石虎不明白石闵的意思,本还想开口说些什么,见石闵直朝他眨眼睛,便改口说道:“潘俊,朕当日封你为都督,果然没有看错你!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赞赏!”潘俊磕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潘俊,速速将叛军拿下!”石虎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未曾领命!”潘俊应了一声,便转身对手下发号施令去了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地步,石遵知道,他已经大势已去,皇帝美梦就此破灭,不由得两眼一翻,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石遵倒了,李城军也成了强弩之末,很快就被幽州守军和狼骑尉收拾的服服帖帖,丢盔弃甲,伏地投降,至此,石遵的叛乱几乎被完全镇压。

    惊魂未定的石虎坐在自己的寝宫门口,看着躺在地上的石遵,他心中百感交集,忽然想起一件事,连忙对石闵吩咐道:“小闵!快!速派人回邺城!将燕王从大理寺接出来!送回燕王府!”

    “可是燕王的罪名......”石闵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石虎随口说道:“朕赦他无罪!他本来就是被石遵这逆子陷害的!朕要昭告天下!”

    “陛下英明!”石闵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启禀陛下,西华侯手下的两位前锋将军率军就在城外,说是来勤王,您看......如何安置他们?”潘俊行礼问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潘俊的手下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,潘俊听完,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“潘都督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石闵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潘俊看了一眼石闵,嘴角微微一动,又对石虎说道:“陛下恕罪......微臣方才确认了一下,李王二位将军还没有到!”

    石虎看了一眼石闵,大约明白了这其中可能是有什么名堂,但是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“陛下,李王二位将军的先头部队,最晚明日天黑前便可到幽州!等他们到了,再护送您回邺城!”石闵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!”石虎微微点头,扶着门框站了起来,正要离去,又指着地上的石遵,对石闵吩咐道:“让你的人,把他押下去!明日朕再收拾他!”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,应道: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石虎转身走进屋里,石闵忽然喊道:“陛下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石虎转过脸问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的棺椁安置于何处?我想去看看!”

    石虎本想问是谁告诉他这个消息,但是想了想,似乎已经没有必要去追究这个问题,于是给潘俊递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潘俊心领意会,立马对石闵说道:“少将军,我带你去!”

    石闵擦了擦眼角,默默的说了一句:“有劳了!”

    天蒙蒙亮,一夜的激战并未令人困乏,石闵带着几个随从,跟着潘俊来到了一个院子,距离石虎的行宫大约七八里路。

    潘俊推开门,指着堂屋正中放着的一具棺椁,说道:“少将军,侯爷就在里面!”

    石闵站在门口,看到堂屋正中的桌案上,摆着几样粗糙的糕点,两支白色的蜡烛烧的即将见底,蜡油流的到处都是。桌案中间摆着一个牌位,上面写着:西华侯石瞻之灵位。

    “少将军!”守在棺椁旁的两个士卒,远远的认出了石闵,披麻戴孝,连忙起身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石闵没有应声,就在大门外,朝着石瞻的灵位跪了下来,重重的刻了一个响头,口中喊道:“父亲!儿来晚了!”

    再抬起头,石闵已经是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“少将军,卑职愧对您!”那两个石瞻的部下对石瞻磕头说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潘俊见此情形,颇为尴尬,自觉似乎有些多余,便默默的退到一边,准备离去。

    “都督请留步!”石闵喊道。

    “少将军有何指教!”潘俊问道。

    “待我祭拜完亡父,有事与都督商量,还请都督稍候!”石闵说着,站起身,看都没看潘俊一眼,径直走了进去,自顾自的行四跪十二拜大礼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事,而且眼下这个情形,潘某在场恐有不便,还是先告辞了……”

    从这一夜石闵的手段上,潘俊认定石闵确有过人之处,其勇猛以及谋略,胜过西华侯石瞻,所以他实际上已经对石闵心存畏惧,于是转身就要离去。

    还没迈开步子,王冲便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,毫不客气的说道:“都督大人,少将军让您稍候,您还是耐心等着吧!”

    潘俊被王冲这样的毛头小子拦住,自然是有些恼怒,骂道:“兔崽子,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?敢拦本都督!”

    王冲冷笑一声:“熊心豹子胆没吃过,但是都督还是敢拦的!少将军有令,都督大人还是不要自讨没趣了!”

    潘俊的手下自然看不下去,上前便要动手,嘴里嚷嚷道:“你活的不耐烦了!滚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话还没说完,王冲便抬手就是一个耳光,直接将他打翻在地,着实把潘俊和他其他部下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其他人见状,纷纷准备拔刀,谁知王冲的刀已经横在了众人面前,只听到他冷冷的说道:“诸位,还是把刀收起来吧,免得伤了和气!”

    潘俊自知自己带来的人,根本不是石闵部下的对手,于是责问道:“少将军!你这是何意!我敬重令尊,叫你一声少将军,你别蹬鼻子上脸!”

    石闵没有理会他,继续行跪拜礼,然后捏起桌案上的三炷香,点燃,拜了拜,再将香插入了香炉内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