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七十三章
    ,!

    石虎默不作声的看着石遵,眼神如同利刃一般,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,而石遵则被五花大绑,跪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他头发散乱,衣衫不整,蓬头垢面,低着头,双目微闭,一副等死的模样,再无半点往日的威风。

    “朕待你不薄!立你为储!你竟然如此报答朕!你个混账东西!”石虎骂道。

    石遵苦笑道:“要杀就杀!父皇何须多言?有道是成王败寇,我石遵走到今天这一步!是天意如此g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些年,朕让你待在李城,就是希望你收敛一些,磨炼你的心性!本以为你已经明白朕的良苦用心,没想到!朕真是没想到!你会如此变本加厉!”

    “哼!”石遵冷笑道:“父皇,你不必说的这般冠冕堂皇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非你相信燕王府谋逆,恐怕儿臣根本不可能当上太子吧!此时此刻赵国的太子根本不会是我!而是他石世!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石虎气的直哆嗦,骂道:“你到现在还不知悔改!”

    石遵深吸一口气,缓缓说道:“此事是我一人所为,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!”

    “恐怕不止这么简单吧!”石闵的声音忽然从门口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石虎抬头看去,石闵已经走了进来,对他行礼说道:“陛下!石遵的罪行,远不止谋反这么简单!”

    石闵说着,冷冷的看着石遵。

    “石闵!”石遵立马挣扎着想要站起来,却被石闵的手下死死按住,但是他还是很不甘心的骂道:“石闵!为何你们父子非要与我为敌!”

    石闵冷笑一声,说道:“没人想要与你为敌!你的敌人是你自己!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落到这般田地,你非要斩尽杀绝不成!”石遵咆哮道。

    “当日你陷害燕王殿下的时候,燕王府上下几百口,你可曾想过要放他们一马!”石闵怒斥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石遵!不是不报,是时候未到!”石闵说着,又对石虎说道:“陛下!臣这里有一封书信,请您过目!”

    “不!”石遵忽然疯了一般,似乎已经意识到了石闵手里拿的什么,挣扎着想要阻止他把东西交给石虎。

    当然,他的挣扎只是徒劳而已。

    石虎接过书信,看着石遵突然性情大变,有些疑惑,问道:“小闵,这是什么情况!”

    “陛下一看便知!”

    石虎将信将疑的拆开书信,只是粗略看了一眼,顿时脸色大变,拍案而起,看着石闵和石遵,几乎咆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“陛下息怒!臣以为,还是让他自己说比较合适吧!”石闵说着,看着仍然在挣扎的石遵说道。

    “石闵!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!”石遵极为怨恨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快说!写封信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石虎不耐烦的喊道。

    石遵沉默不语,只是死死的瞪着石闵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愿意说,我就替你说吧!”石闵瞥了他一眼,对手下吩咐道:“你们先出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石闵见旁边再无他人,便对石虎说道:“启禀陛下,恕臣斗胆!臣判断,石遵与刘贵妃存有不伦之事!甚至,就连刘贵妃刚刚诞下的皇子,也并非陛下血脉!请陛下明查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石虎哆嗦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石遵与刘贵妃大逆不道,暗中苟合!搬弄是非,陷害忠良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话,可有凭证?但凭这一纸书信,恐怕不能作为证据吧!”石虎突然阴沉着脸对石闵说道:“此事你若是没有十足的证据,朕定要严惩你!”

    “石闵明白!”

    石虎将信摊开,指着上面的美容,厉声问道:“石闵说的,是不是真的!”

    石遵连忙摇摇头,说道:“不是!这是石闵陷害我!”

    “那为何这上面是你的字迹!你为何会和贵妃有书信往来!说!”

    “这分明就是石闵找人模仿我的笔迹!他想栽赃陷害!”石遵一口咬定,死不承认。

    “我栽赃陷害?”石闵冷笑道:“你谋权篡位,意欲害陛下!就单单这个罪名,杀你十次都够了n须他人栽赃陷害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可未必!”

    “不见棺材不落泪!”石闵懒得再与石遵纠缠不清,便对石虎说道:“陛下,此书信是石遵所写,经由刘贵妃的贴身婢女小香,传到贵妃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又是从哪里得到这书信的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约半个月前,贵妃娘娘诞下皇子的那天晚上,小香被杖毙在蕙兰宫外,垂死之际,将她保留的证据告诉了陆安。陆安身为陛下的贴身近侍,忠心耿耿,自然不能让陛下受蒙蔽,便趁乱拿到了几封庆王府与蕙兰宫的往来书信。也正是因为那些书信,臣才知晓这一切阴谋,原来都是庆王府和蕙兰宫联合策划的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这混账东西与蕙兰宫的书信不止这一封?”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,说道:“这只是其中一封,剩下的,明日天黑之前,便能送到陛下面前!”

    石虎一生沉迷酒色,他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的儿子会给自己戴上这样结实的一顶绿帽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石虎气的直哆嗦。忽然,石虎毫无征兆的拿起桌案上的砚台,便朝着石遵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石遵低着头并未看到,砚台正中他的胸口,石遵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,石虎骂骂咧咧的走上前来,又是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,嘴里喊道:“朕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畜生!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畜生!啊?你还真是会报答朕!你行啊你!”

    石虎几乎有些疯疯癫癫,一边拳打脚踢,一边气喘吁吁的骂个不停,石遵则是咬紧牙关,愣是没有吭一声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石闵实在不想再看眼前的这场闹剧,于是试探性的说道:“陛下,您保重身体,待事情查明,再问罪他也不迟!”

    石虎喘着粗气,停了下来,双手叉着腰,看了一眼石闵,又对石遵说道:“兔崽子!你放心!朕不会让你死的太痛快的!”

    此时的石遵已经被打的时候遍体鳞伤,几乎面目全非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石闵对外面吩咐道。

    两名狼骑尉走了进来,喊道:“在!”

    “把石遵带下去,严加看押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石虎自然喘着气,又问道:“朕问你,你说小香死了?”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,应道:“是的!死了!是被贵妃命人杖责而死的!”

    “贵妃为何下此杀手?”石虎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不妥,便改口道:“刘环为何下如此狠手?那丫头是她最信任的贴身侍女!”

    石闵微微摇头,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:“臣也不清楚!听说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!”石虎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听说小香是怀了身孕,被贵妃发现,这才送了命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石虎的脸都白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