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七十四章
    “陛下,您......没事吧......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石虎看了一眼石闵,摆摆手,随口问道:“这都是陆安说的?”

    石闵自然明白石虎这句话的意思,连忙解释道:“是蕙兰宫传出来的消息,陆安只是把这些书信送到西华侯府,其他的,只字未提。”

    “朕差点忘了!”石虎转过身,看着石闵,问道:“为何陆安拿到书信,会跑道西华侯府去报信?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

    “难道......这陆安是你西华侯府安插在朕身边的眼线不成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石闵被石虎这番话着实吓了一跳,他看着石虎锐利的目光,只能故作镇定道:“西华侯府都是粗人,哪懂得这些?父亲最痛恨的就是明争暗斗,安插眼线这样的事情,西华侯府做不出来。陛下,您对父亲最了解,您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那你倒是跟朕说说看,陆安为何不在宫里待着等朕回去,偏要跑去西华侯府?”

    石闵又解释道:“听说没过几天,刘贵妃便发觉事情不对,暗中让人把宫里翻个底朝天,要把陆安找出来。后来发现宫里没找到,便唆使巡防营找便整个邺城。若非陆安还算机灵,陛下,这等天理不容之事,恐怕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天日!”

    石闵的话,说的毫无破绽,石虎觉得似乎是这么回事,便说道:“你说的有些道理!”

    看着石虎背着手,晃晃悠悠的在屋里走来走去,石闵知道,石虎已经起了疑心。

    “明日,待王世成和李昌到了,立刻回邺城!”石虎停下脚步,被对着石闵吩咐道:“这件事!朕要弄清楚!该杀的,朕要杀的干干净净!”

    “遵旨......”

    “去看过你父亲了?”

    “看过了......”石闵默默点头。

    “朕答应过你父亲,会好好照顾你!”石虎转过身对石闵又说道:“西华侯的爵位,将由你来承袭,你父亲的兵马,也由你来节制。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派人先回邺城,将庆王府上下全部捉拿!”

    “关入大理寺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!”石虎抬头看了一眼石闵,冷冷的说道:“立刻处斩!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还有!让高尚之去一趟李城,接手石遵在邺城的所有事务,待朕回去,再行定夺!”

    “高丞相年事已高,让他去,会不会有些不妥......”

    石闵还没说完,屋外忽然传来张沐风的声音:“启禀陛下,邺城来信了!”

    “进来说话!”石虎吩咐道。

    张沐风快步走了进来,手持一份文书,双手递过头顶,由石闵接了过来,交到石虎手里。

    石虎打开一看,立马将那文书狠狠的砸在地上,骂道:“石遵这逆子!竟然还想占了邺城!”

    石闵连忙捡起文书,细细一看,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,便问张沐风:“送信的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是宁王殿下的手下,宁王殿下和他的巡防营已经抵御了李城军整整七天,反贼尚未攻入城中!”

    “这兔崽子是早有计划啊!”石虎骂道:“朕真是没有想到,这么多年,养在朕身边的是一只白眼狼!”

    “陛下息怒!邺城城高池深,反贼想拿下邺城,没那么容易!”石闵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他口口声声对朕说,李城上下只有四五万兵马,现在,却凭空多出来两万!这么多年来,他对朕一直都是阳奉阴违!朕真是瞎了眼,被他欺瞒了这么久!”

    “待一切事情都弄清楚,陛下再处置他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,朕一刻都不想多待^不得马上回到邺城!”石虎忽然焦躁起来,在屋里走来走去,忽然又说道:“收拾一下,朕要马上回邺城!”

    石闵看了看屋外,天刚蒙蒙亮,说道:“陛下,外面的情况还不明朗,您还是再等等,等李王二位将军到了,再护送您回邺城吧!”

    石虎摆摆手,说道:“朕就不信了9有谁敢造次!”

    见石虎这般模样,石闵无法再做坚持,只能点了点头,应道:“是......臣马上去安排!”

    说完,石闵便与张沐风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二人走到行宫外,看了看行宫周围站着的,都是自己的本部人马。石闵叹了口气,还未来得及说句话,张沐风便抢先说道:“少将军,弟兄们已经两天两夜没有休息了!几个时辰前血战一场,急需要休整,这个时候再行军,恐怕......”

    “刚刚陛下那副样子,我们能怎么办?”石闵颇为无奈。

    张沐风也想不出什么法子,只能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高世荣的人马,还剩下多少?”

    “高世荣重伤,在床榻上躺着,他的部下也没几个人可以用了,大多被高世贵那混账东西怂恿参与了造反!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!”

    就在石闵一筹莫展之际,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传了过来,石闵和张沐风闻声望去,原来是潘俊带着人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都督大人不去歇着,来这里做什么?昨夜操劳的还不够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受惊,我这做臣子的不敢歇着!”潘俊微微一笑,问道:“少将军好像有什么事情,若是有用得到我的地方,尽管开口!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情需要劳驾都督大人。”石闵说道。

    潘俊虽然不是绝顶聪明之人,但是显然看得出石闵的这句话是违心的,他明白自己的部下给的意见没错,那就是要与石闵打好关系,于是又说道:“少将军莫非是信不过在下?”

    “都督多想了......”

    石闵话还没说完,潘况然从怀里掏出了兵符,递到石闵面前,郑重的说道:“兵符在此,可以交于少将军保管!这样,少将军总该相信在下对陛下和少将军是一片赤忱之心了吧!”

    潘俊的这个举动,着实把石闵吓了一跳,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“在下知道,少将军是担心我们几万弟兄会和石遵狼狈为奸!刚刚潘某细想了一下,今日陛下面前,若非少将军的几句话,恐怕陛下早已让潘某人头落地。这番恩情,潘某还是要报的!”

    石闵颇为意外,说道:“都督言重了!”

    “其实在下早已知晓,城外驻扎的,根本不是李王二位将军的人马。”潘俊看着石闵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微微一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少将军的人马固然战力不俗,但是在下若是有其他想法,或许也并非没有机会吧?”潘俊微微一笑,说道:“少将军,这兵符,便是幽州数万弟兄的诚意,还请少将军在陛下面前,替众兄弟美言几句,如何?”

    石闵犹豫了一下,终究还是把潘俊手里的兵符推了回去,说道:“兵符是陛下所赐,石闵岂敢擅动!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

    “都督,敢问石遵的手下,还剩下多少人?都在何处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少,大概万余人,已经全部缴械,被赶到城外的一处低洼地,有两万人马看着他们!等候陛下发落!”

    石闵点了点头,便对潘俊说道:“陛下急于回邺城,都督何不借此机会,替陛下鞍前马后?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等李王二位将军到了再走吗?”潘俊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圣心难测,咱们做臣子的照办便是!”

    潘俊点了点头,说道:“在下明白了!谢谢少将军告知!我这就让人去安排¥送陛下回去!”

    “不必,只需今日下午,我们便可与李王二位将军汇合!到时候都督便不必随驾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