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七十八章
    “大人,怎么办?”寺监的手下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尤坚可真会添乱!”寺监暗暗骂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耗着也不是办法!”

    “谭渊怎么还不来,这事得让他来拿主意!老子要是自作主张,把尤坚也一起干掉,到时候太子殿下若是怪罪下来,老子可吃罪不起!”

    “那小人这就去找找谭大人,请他定夺!”

    寺监点了点头,吩咐道:“快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这时候,张豹走了出来,扶着一个披头散发,浑身恶臭的人,那人便是被关押已久的燕王石世。

    “张豹!你好大的胆子!竟然敢来劫狱!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胆子也不小,敢自作主张,想要害死燕王殿下!”张豹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张豹,你有什么证据说我们要杀石世?现在老子是在带人捉拿你!劫死牢的罪名,恐怕得把你满门抄斩吧!”寺监冷笑道。

    张豹知道形势对自己不利,于是对身边的石世低声说道:“殿下,事到如今,下官只能尽力保您周全了,若是今日咱们不能或者离开,下官一定死在您前面!”

    石世似乎有些精神恍惚,没有应声,眼神呆滞,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,忽然两个黑影从黑暗中冲了出来,所有人的没有反应过来。只听得几声惨叫,大理寺监便觉得背后一阵冷风,脖子一凉,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寺监大人,让你的手下让开,否则恐怕你得吃点苦头了!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看清,寺监身边的几个手下已经倒地不起,两个黑衣人成功劫持了他。

    张豹喜出望外,又对石世说道:“殿下,有人来帮忙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!”寺监问道。

    那人答道:“我们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,你的性命现在捏在我们手里,今日燕王殿下若是有半点闪失,你和尤坚就一起陪葬去吧!”

    看到这般情形,张豹也多了一些底气,对老王头吩咐道:“别让尤坚跑了!”

    老王头的眼睛贼溜溜的盯着那两个黑衣人,口中应道:“大人放心,他跑不了!”

    张豹微微点头,对寺监喊道:“你还不让你的人闪开?难不成想做第二个萧力?”

    “让开!”寺监无奈的对手下吩咐道。

    大理寺内的数百兵勇听到这样的命令,不得不给张豹等人让出了一条路,于是张豹一边扶着石世往前走,一边警惕的看着四周,另外一个黑衣人见状,立马走上前,护在石世身边。

    张豹见此情形,颇为感动,低声问道:“多谢这位壮士!敢问你们是谁的部下?张豹改日一定登门拜访,感谢你家主人!”

    “大人将来自会知晓,恕我不能如实相告!”黑衣人果断拒绝回答张豹的问题。

    张豹一愣,不再继续追问,眼下顺利离开此地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“张豹!你们是逃不了的!就算离开了大理寺,你们也逃不出邺城!不要再做困兽之斗了!”尤坚喊道。

    张豹冷着脸,没有说话,他原本打算神不知鬼不觉的把石世带出去,现在的情况,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想,他根本没有料到,石遵会让人这么明目张胆的来取石世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大人放心,我家主人已经为燕王殿下安排好一切!”黑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张豹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整个邺城已经在宁王殿下的控制中,我家主人已经说服宁王殿下为燕王殿下效力!出了大理寺,外面便是巡防营的人马在接应!大人不必担忧!”黑衣人故意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屁!巡防营岂会听命于石世!”尤坚喊道。

    黑衣人冷笑一声,说道:“不信?你看看便知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大理寺外跑进来一个士卒,喊道:“大人!巡防营的人不知道为何,把大理寺给包围了!”

    那人只顾着扯着嗓子喊,还没有看清,他们的大人早已被人挟持在手里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滚一边去!”寺监恼羞成怒的喊道。

    那人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的情形,显然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张豹等人背靠着背,缓缓的朝外面撤退,大理寺的兵卒们则围着他们,双方一直僵持着。

    “大人,奉劝你一句,让的人放下手里的兵刃,否则巡防营若是冲进来,与你们动武,我们可拦不住!”黑衣人警告道。

    寺监有些看不懂形势,对尤坚喊道:“尤大人!这是怎么回事!巡防营为何突然变节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天助我也!城外的李城军已经连续攻城几天,傻子都明白宁王殿下已经弃暗投明,就你们这两个傻子还在这里痴人说梦!”张豹嘲笑道。

    “城外的李城军不日便可破城,你们有巡防营又如何!待破城之日,你们这些人统统要死无葬身之地!”尤坚气愤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也许吧!”张豹看了尤坚一眼,抬手便是一记响亮的耳光,说道:“但是你应该是看不到的!”

    “张豹!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死无葬身之地,你也得给我陪葬!”张豹冷笑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尤坚的脸都瞬间黑了,张豹又说道:“为了这一刻,我可是做好了九死一生的准备!尤坚,你的算盘落空了!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张豹说完,推开大理寺的大门,颇为得意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皇宫之内,文苍正坐在禁军的别苑内,思量着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大统领,巡防营已经把大理寺给包围了!看样子是要救石世,咱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文苍大吃一惊,问道:“有没有搞错!巡防营把大理寺给包围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!派出去的弟兄看的一清二楚!”

    “这情况是越来越乱了!”文苍缓缓起身,在屋里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“蕙兰宫那边已经派人来了好几次,催您去帮助城外的李城军,这......”

    “石大哥吩咐过,咱们禁军不要参与任何争斗!这个规矩难道你忘了不成?”文苍皱着眉头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石大统领是这么说过,可是现在您才是巡防营的统领,现在的情形,分明就是太子殿下要夺天下了,您此刻若是安坐在这皇宫之内,将来万一太子得了天下,他一定回怪罪大统领您的!”

    “你也说了,万一,这万一得天下的不是他,那咱们怎么办?如果太子造反失败,陛下回到邺城,我便成了助纣为虐的反贼!到时候别说我,你们也都得满门抄斩,说不定还要诛杀九族!”

    “可是贵妃娘娘那边一直在催,咱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我哪知道怎么办?现在帮谁都不是!”文苍不耐烦的说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文苍的一名手下在屋外喊道:“启禀大统领,蕙兰宫又来人了!”

    “打发回去,就说本统领感染风寒,卧床不起!”文苍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恐......恐怕不行......这次是贵妃娘娘亲自来了......”那人结结巴巴的说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