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七十九章
    “刘贵妃亲自来了?”文苍一听,差点汗都出来了,对手下吩咐道:“走!出去看看!”

    刘贵妃的步辇停在院内,四周裹着厚实的皮裘用以防风,看不清里面坐着的是何人。

    “末将拜见贵妃娘娘!”

    “文大统领!”刘贵妃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“本宫派人来了几趟,你这禁军统领的大门,门槛不是一般的高啊?”

    “末将不明白贵妃娘娘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宫不愿与你多费口舌!就要你一句话!邺城的城门,你开还是不开!”

    “娘娘……”文苍不知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“开!还是不开!”刘贵妃再次提高了嗓门。

    “开便是造反!臣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开,你也是死路一条!”刘贵妃冷冷的说道:“本宫今天打开天窗说亮话,这天下很快就是太子的!文苍,识时务者为俊杰,这句话你应该听得懂吧!”

    “末将的职责在于守卫皇宫,保护皇亲们的安全,邺城的守卫由宁王殿下负责,娘娘吩咐宁王殿下去办岂不是更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在跟本宫讨价还价?”

    “末将不敢!”文苍说道:“只是现在城中乱作一团,禁军若是倾巢而出,贵妃娘娘和小皇子的安全由谁来负责?单单只是流民也就罢了,如果宁王决心与太子为敌,那宁王一定会趁乱派人入宫,这对娘娘不利!”

    文苍的话,说的并非没有道理,刘贵妃思量再三,又问道:“本宫就要你一句话!你是效忠陛下还是效忠太子殿下!”

    文苍想了想,答道:“文苍愿为赵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!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刘贵妃,陷入了一片茫然的境地,文苍的回答,几乎已经表明了立场,他选择中立。

    在石遵的整个计划里,有一个环节是所有人都没有联想到会出问题的,那便是石鉴。

    “派人去趟宁王府!”刘贵妃对身边的太监吩咐道:“告诉石鉴,郑妃在蕙兰宫做客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天蒙蒙亮,石世和张豹在巡防营的护卫下,来到了他们的营地,石鉴亲自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小弟拜见皇兄!”石鉴规规矩矩的行跪拜礼。

    看到石鉴,石世终于找到了归属感,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三弟!多谢搭救!愚兄这条命,差点就丢在那死牢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皇兄受惊了!小弟已经为皇兄安排好一切,请皇兄暂且在巡防营营地中住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石世颇为感动,擦了擦眼泪。

    石世被扶着离开了。张豹看着石世离去的背影,忽然对石鉴说道:“宁王府的风向,不是一直都朝着石遵吗?怎么最后关键时刻,突然就变了?”

    石鉴微微一笑,问道:“怎么?本王出手救燕王殿下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好事!”张豹说道:“下官不明白的是,就目前的形势而言,选择站在石遵的阵营,似乎离荣华富贵更近一点!宁王殿下怎么会舍近求远,冒这么大的风险,搭救身陷囹圄的燕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石鉴转过头,看着张豹,反问道:“本王也不明白,张大人明明可以置身事外,浪迹江湖,隐世不出,过你的潇洒日子去,为何偏偏要搅和在这乱局之中?”

    “因为下官想赌一把!”张豹说道。

    “本王也是!”

    “依下官看,殿下想要的和下官想要的,恐怕不是一回事!”张豹故意试探道。

    石鉴当然知道张豹是在试探他,故意装作不明白他的意思,说道:“有什么不一样?一人得道鸡犬升天!张大人就不必自命清高了吧?将来的天下若是二皇兄的,咱俩可谓是劳苦功高,封赏是少不了的,为人臣子,最后不就图这个吗?”

    张豹看着石鉴一脸认真的样子,分不清他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,只能尴尬的笑了笑,微微点头道:“殿下说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巡防营外来了一个太监。

    “殿下,宫里好像来人了!”张豹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这几日,皇亲国戚纷纷关门闭户,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!往日那些口口声声站在石遵那边的,不少也没了动静!这个人,恐怕是刘贵妃派来的!”石鉴说着,朝大营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拜见宁王殿下!”小太监倒是挺懂规矩。

    “你是哪个宫里的?来本王这里做什么?”石鉴问道。

    小太监应道:“回禀殿下,贵妃娘娘命小人来传一句话!”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有什么吩咐?尽管说!”石鉴颇为爽快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娘娘说,郑妃娘娘最近两天会在蕙兰宫做客,或许会小住几日,让殿下您不必担忧!”

    张豹脸色微变,看了看石鉴。

    石鉴微微一笑,说道:“那就有劳贵妃娘娘照顾本王的母妃了!本王这些日子忙的很,没时间进宫!替本王向郑妃娘娘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小太监愣了一下,应道: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了,再给贵妃娘娘捎句话,就说近来邺城比较乱,本王已将刘远志大人的家小接到军营安顿好,请贵妃娘娘不必担心!刘大人是国之栋梁,他的家人,本王一定照料好!”

    听到石鉴的这句话,小太监脸色苍白,慌乱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奴才这就回去给娘娘禀报。”

    张豹没有说话,只是看石鉴的眼神都不太一样了,他上下打量着石鉴,觉得眼前的这个宁王,似乎让他有些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石虎看完王世成带来的书信,脸色相当难看,而石遵双目微闭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朕问你!这是不是真的!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石遵不说话,只是低着头。

    “朕问你!这是不是真的!”石虎开始非常暴躁。

    石鉴嘴唇动了动,沉寂了片刻,缓缓说道:“这是石闵的陷害!”

    “那为何字迹是你的字迹!”

    “找人模仿,不是什么难事!”

    石虎自然不愿意相信,自己的女人与自己的儿子搞到了一起,这种事传出去,恐怕要让天下人耻笑。所以石虎听到石遵这样说,又有些起疑,看着石闵,分明是想听听石闵还什么直接的证据。

    王世成和李昌默不作声,虽然他们确信这件事一定是真的,但是这种事,他们实在不适合掺和。

    “二叔,三叔,路上辛苦了,先去安排一下吧!”石闵非常谨慎,对两人吩咐道。

    两人看着石虎比锅底还黑的脸,默默的行礼说道:“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石虎没有说话,两人匆匆忙忙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待所有人都退下,石闵看着石遵,说道:“石遵,你已是将死之人,到了这个时候,还不愿意说真话吗!”

    “石闵,我一直以为,西华侯府最大的威胁是石瞻!现在才明白!原来我应该早些把你除掉!”石遵忽然抬起了头,瞪着石闵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