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八十章
    “只可惜你没有这个机会了!”石闵一边在石遵身边走来走去,一边说道:“我一直都不明白,你明明已经被陛下册封为太子,赵国迟早是你的,为何你要冒险夺位!”

    石遵不语。

    “这孽障!朕真是瞎了眼!”石虎咒骂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终于想明白了!”石闵冷笑道:“恐怕是你担心这几封书信出现在陛下面前,你的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便隐藏不住,到时候不但太子之位保不住,连你的性命恐怕都要葬送!所以你宁可放手一搏,也不愿意夜长梦多!我说的没错吧!”

    石遵依旧不说话,石虎却恍然大悟,愤然站起身,走上前便是一脚将石遵踢翻,骂道:“原来是这么回事!朕现在算是明白了!你和刘环这贱人居然背着朕做出这等不知羞耻的事情!”

    石遵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一脸仇恨的看着石虎,吐了一口含血的唾沫,说道:“羞耻?父皇,儿臣这一身的本事不都是跟您学的吗?”

    “放肆!朕何曾......”

    石虎话说到一半,便如鲠在喉,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无话可说了吧!你无视伦常,诏幸老二的女人!那可是你自己的儿媳妇!这算怎么回事!”石遵疯疯癫癫的笑道:“有其父必有其子!我这都是跟您学的!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!”石虎气的不知如何宣泄,直喘粗气,四下寻找着什么。

    忽然,石虎的目光停留在了石闵腰间的佩刀上,于是他伸手讨要,说道:“把刀给朕!朕要砍死这个混账东西!”

    石闵毫不犹豫的把刀抽了出来,交给了石虎。

    石虎接过石闵的刀,挥刀便要砍,石遵本能直往后躲。

    “陛下且慢!”石闵忽然喊道。

    “滚开!朕今日要弄死这个孽障!”石虎气的几乎面容扭曲。

    “微臣还有一事要问他!请陛下给臣一个机会!”石闵恭敬的行礼说道。

    石虎看了看石闵,微微点头,放下刀,指着石遵骂道:“朕让你再多活片刻!”

    石遵有些惊恐,显然,到了最后的生死关头,他无法面对死亡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石遵!我问你!我父亲的死,跟你有没有关系?”石闵一脸严肃的问道。

    石遵忽然“咯咯咯咯”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!”石闵一把将石遵拎了起来,大声质问道:“是不是你向鲜卑人通风报信!是不是你害死他的!”

    “我为何要告诉你!”石遵故意讥讽石闵,说道道:“是与不是,与我还有何干?”

    “说!”石闵气愤难当,抬手就是一个耳光,吼道:“到底是不是你干的!”

    石遵被打的晕头转向,依旧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,说道:“无可奉告!我知道是何人所为,但是偏不告诉你!我要你一辈子都不知道是谁干的!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石闵气的几乎发狂,单手便将石遵扔了出去,只听到“咚”的一声,石遵被砸晕过去。

    一旁的石虎黑着脸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石闵看了看石虎,行礼说道:“臣失礼,请陛下治罪......”

    石虎将刀扔给了石闵,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石遵,吩咐道:“就这么杀了他,太便宜他了!朕改变主意了,带他回邺城,朕要好好折磨他!以泄朕心头只恨,也替你小子出口恶气!”

    石闵略有吃惊,但是此刻的他,对石遵可谓恨之入骨,于是附和道:“陛下英明!”

    刘贵妃看着畏畏缩缩的郑妃,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,无奈自己的嫂子与侄儿在石鉴的手里,她奈何不得郑妃。

    忽然,屋外一个小太监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,喊道:“娘娘,不好了,出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刘贵妃正在气头上,听到小太监的这两句话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骂道:“狗奴才,瞎叫唤什么!”

    “文……文统领带着不少禁军,把蕙兰宫围起来了!”小太监惊魂未定的喊道。

    刘贵妃气的抓起手边的茶盏便狠狠的砸在地上,骂道:“文苍他想干什么!要造反不成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阵紧促而沉闷的脚步声“咚咚咚”的传了过来,文苍一身戎装,大步走了进来,表情甚是威严。

    “文苍!你干什么!竟然敢擅自带人闯蕙兰宫!你好大的胆子!”刘贵妃呵斥道。

    这一次,文苍面对刘贵妃的呵斥毫不慌张,义正言辞的说道:“传陛下口谕,着蕙兰宫上下,幽闭于蕙兰宫内,任何人不得进出!待朕发落!”

    “陛下口谕?”刘贵妃一下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没错,陛下口谕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!”刘贵妃有些慌了,连忙问道:“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,太子谋反,兵败被俘!现正在押回邺城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“兵败了?”刘贵妃惊的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文苍颇为得意,他或许正在庆幸,自己当时并没有明确表态,至少没有做出公开支持石遵的事情,石虎断然不会怪罪于他。

    石遵兵败的消息很快传到邺城,城外的李城军在得知这个消息后,迅速溃散,而此刻邺城内的诸多石遵的势力,也已经与张豹等人斗的死去活来,邺城内外,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随之而来的,是燕王府获赦免的消息。当这个消息传到石世面前的时候,他正咬着半个白面馒头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石世愣住了,他缓缓放下手里的半个馒头,嘴巴微微抽动,却忘了咀嚼嘴里的食物。他看着张豹,缓缓站起身,朝张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豹也激动的站了起来,迎上去,两人紧紧抓住了对方的手。张豹激动的说道:“殿下!您的冤屈!终于洗清了!”

    石世的眼泪“哗啦啦”的便下来了,他含着眼泪,激动的点了点头,说不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张豹跪地喊道:“下官恭喜殿下!贺喜殿下!”

    石世擦了擦眼泪,终于仰天大喊道:“本王所受的冤屈,终于……终于……终于……”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压抑了太久的情绪终于得到宣泄,石世的话还没有说完,便忽然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张豹第一个反应过来,连忙一把抱住了险些跌倒的石世。

    一旁的石鉴不慌不忙的站了起来,问道:“张大人,燕王殿下没事吧?”

    张豹看不出什么状况,便对石鉴说道:“还是劳烦宁王殿下找个大夫来看看吧!燕王殿下或许是大喜之下,气血攻心,一下子太激动,便晕过去了!”

    石鉴微微点头,对手下示意了一下,手下便走开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石遵这一次,是走到尽头了!”石鉴神秘的笑了笑,又重新坐了下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