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八十一章
    看着石世被人抬走,张豹转过身,看着石鉴,说道:“恭喜宁王殿下,你赌赢了!”

    “张大人,你也赢了!”石鉴笑了笑,说道:“张大人卧薪尝胆,忍辱负重,如今燕王殿下复位,你的荣华富贵也不会少!”

    “良禽择木而栖,贤臣择主而事!燕王宅心仁厚,值得张某效力!”张豹坐在石鉴的对面,说道:“倒是宁王殿下,与您想必,您才是真正的卧薪尝胆!”

    “本王?呵呵呵呵,张大人言重了!”石鉴笑着摇摇头,说道:“本王虽然没有什么大志向,但是忠孝节义还是懂的!”

    “那敢问殿下,在下听闻,您这巡防营统领的位置,是石遵替您谋得的,而您却在最关键的时候,却背叛了他!这......似乎不够道义吧?”张豹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张豹的这几句话,无疑是对石鉴的戳伤,他就是想要试探石鉴的忍耐力。

    果然,石鉴并未发怒,而是镇定的说道:“非也非也,张大人此言差矣!”

    “愿闻殿下指教!”张豹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本王从未替石遵做事,又何来背叛之说?”石鉴提起手边的水壶,一边给茶壶里添水,一边说道:“石遵当日的恩情,本王自然记得,但是忠孝节义,忠在义之前,换做你张大人,想必也会这样恩怨分明吧?”

    张豹一怔,尴尬的笑道:“宁王殿下说的是!”

    “如今尘埃落定,待父皇回到邺城,一切都将改变!”石鉴说着,停顿了一下,看着张豹说道:“张大人此次虽然于国有功,但是仍有欺君之嫌,父皇那里,大人还要尽早想好应对之策才是。”

    张豹微微点头,他心里明白,当初燕王府蒙难之时,他装疯卖傻,逃过牢狱之灾,石虎的刀斧没有临到他的头上。现如今,他正大光明的出现在众人面前,那之前所谓的疯疯癫癫,都是他在欺君的表现。

    按照石虎的脾气性格,这恐怕不太好交代过去。

    看到张豹有些担忧的样子,石鉴笑着安慰道:“张大人何必这般愁眉苦脸,你忘了燕王殿下,到时候我皇兄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!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石鉴的一名手下前来禀报道:“启禀殿下,宫里传来消息,蕙兰宫已经被禁军包围,刘贵妃也被禁闭的在蕙兰宫,等候陛下的发落。”

    石鉴微微点头,摆摆手,吩咐道:“本王知道了,退下吧!”

    张豹看着石鉴,眼神微变,说道:“宁王殿下关注的事情还真不少!连宫里的消息都知道!”

    石鉴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本王的母妃在宫里,事关母妃的安危,做儿子的岂能不管不顾?”

    “殿下说的是!”张豹想了想,又问道:“在下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!不知道殿下有没有这样觉得?”

    “张大人说的是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为何会被禁军看押?若是因为参与石遵的谋乱,陛下也不会这么快就得到消息吧?”

    石鉴耸了耸肩,脸色颇为轻松的说道:“谁知道呢?父皇自有父皇的安排,这与咱们不相干。”

    张豹看了一眼石鉴,没有再接话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大乱初定,雁门关外的匈奴人仍然是个威胁,石虎担心大规模的清算,会引得人心惶惶,所以只对石遵的本部上下以及一些直接相关的人马痛下杀手。其他的人,石虎暂时并未追究。

    待到石虎回到邺城,所看到的邺城,可谓是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石虎骑在马背上,看着眼前的场景,冷着脸说道:“朕不过是离开数月,这群乱臣贼子就闹的天翻地覆!是朕平日里对他们都太仁慈了吗?”

    石闵没有应声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这么回事!”石虎眼露杀机,气愤的说道:“待朕慢慢来清算!”

    这时候,一群人簇拥着一个人,慌慌张张的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儿臣拜见父皇!”为首的那人叩首喊道。

    众人定睛一看,这才发现,来人居然是石世。

    在大理寺的死牢里关了多日,石世面容瘦削,脸色蜡黄,形容枯槁,再无往日之风采,石闵等人不免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石虎微微皱眉,并未有一丝丝怜悯之意,冷冷的说道:“回燕王府去吧!这里没你什么事情了!”

    石世本想随驾进宫,不曾想石虎这般冷漠,他悻悻的应道:“儿臣遵命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正要离去,忽然看到张豹居然也在人群之中,不禁有些吃惊,问道:“张豹!你为何会在这里!”

    石世连忙抢先解释道:“父皇,此事说来话长!这次儿臣能活着见到父皇,张豹功不可没!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朕没问你!”石虎呵斥道。

    石世还想争辩,张豹却悄悄的在旁边扯了扯他的衣袖。

    “朕听说你突然发病,是什么癫狂之症!如今朕看你面容红润,气色颇佳,似乎没有什么病相!莫不是你的病突然好了不成?又或者,你以前就是在装疯卖傻!”

    “启禀陛下,臣……有罪……”张豹说着,重重的磕了一个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!看来你的罪还不小!欺君罔上!该死!”

    自打石遵谋乱,石虎的性情更加暴躁,此时此刻发现张豹欺君,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石虎忽然喊道。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“拖下去,砍了!”石虎冷冷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石世跪地膝行,对石虎说道:“父皇,张豹他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启禀陛下!”张豹抬起头,看着石虎,义正言辞的拱手行礼说道:“罪臣有话要说!请陛下给罪臣一个说话的机会!等臣说完,陛下要杀要剐!罪臣绝无二话!”

    “朕懒得听你废话!”石虎不耐烦的说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石闵看了一眼张豹,对石虎低声说道:“陛下,城中百姓经历过石遵的事情,现在正是人心惶惶,您刚回来就大开杀戒,恐怕只会让眼下的不利局面雪上加霜。微臣认为,还是先带张豹回宫,听听他欺君的理由是什么!所到时候陛下还觉得不满意,您再杀他不迟!”

    石虎看了一眼石闵,再看看周围跪着的巡防营士卒,以及普通百姓,石虎沉思了片刻,又对手下吩咐道:“带他进宫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张豹并未反抗,甚至对石闵微微点头示意,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“回宫!”石虎吩咐道。

    就在石虎走到石鉴面前的时候,忽然勒马停住,问道:“朕听说,这次守卫邺城,你有不小的功劳!”

    石鉴谦恭的磕头应道:“儿臣不敢邀功,只懂得忠孝二字!”

    “起来!随朕进宫!朕有话问你!”石虎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儿臣遵旨!”石鉴缓缓起身。

    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