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八十二章
    石闵对王冲小声吩咐道:“回趟侯府,看看府中是否安好!”

    王冲点点头,应道: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顺便将陆安送回宫中!”

    “卑职明白!”

    回到宫里,石虎并未回宫,径直到了大殿,召集了文武百官,因为他有太多的事情要理一理。

    “前些日子发生的事情,你们都知道了吧!”石虎板着脸,看着众人问道。

    众人相互看了看,那些原本支持石遵的人,都悻悻的低着头,不敢吱声。而那些支持石世的,今日容光焕发,各个面露喜色。这一场景,犹如当日石世落难,石遵当红之时,真可谓风水轮流转。

    “朕被石遵迷惑,没有早些发现他的狼子野心!若非朕命大,今日恐怕就不可能活着了!”

    “陛下万岁!”有人立马恭维。

    “朕听说,前几天,邺城之内,有人响应了石遵的谋逆,在邺城制造了一系列的麻烦!朕倒是想看看,到底是哪些人这么大胆!”

    石虎话音刚落,站在末位的张豹喊道:“启禀陛下,罪臣张豹,有话要说!”

    “你给朕闭嘴!朕晚点再来清算你!”石虎呵斥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高尚之站出来,说道:“启禀陛下,老臣听说,前几日,有人想谋害燕王殿下,是张豹拼死搭救,期间发生的事情,张豹应该最清楚,到底是何人居心不良,与石遵窜通一气,老臣认为,张豹的话,值得一听!”

    石虎想了想,看着远远跪着的张豹,喊道:“给朕滚近一点!”

    “罪臣遵旨!”张豹连忙起身,双膝微屈,低着头,双手提着衣袍,快步走上前,重新跪了下来,对石虎恭敬的磕了一个头。

    “罪臣本可就此遁世不出,但是心系朝廷,心系陛下!不愿看陛下打下的江山,落到贼人手里!所以今日,罪臣斗胆,要在陛下和百官门面前,说上几句!”张豹说着,再磕一个头,然后上身立的笔直,义正言辞的说道:“石遵一方面在幽州发动兵变,企图夺位,另一方面,还派人回邺城,给兵部尚书尤坚发号施令,命其勾结大理寺监,谋害燕王殿下!若非罪臣事先得到消息,拼死护着殿下,恐怕尤坚和大理寺的人早已得手!”

    “这两个人现在何处?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石鉴站出来说道:“回禀父皇,这两个人已经被儿臣拿下,扣在了巡防营!”

    “朕如果没有算错,你们救老二的那日,朕的圣旨应该还没有到邺城吧?”石虎质问二人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......”石鉴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胆子不小,没有朕的旨意,一个敢擅自调动兵马,一个敢带人夜闯大理寺抢人!”石虎说着,忽然拍案骂道:“你们的眼里,还有没有国法!还有没有体统!还有没有朕!”

    面对石虎的暴怒,群臣莫不敢言,纷纷低下头。

    张豹鼓足勇气,对石虎说道:“陛下!尤坚等人狼子野心,若非他们先行大逆不道之事,岂有罪臣夜闯大理寺之说?请陛下明鉴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朕错了?”石虎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张豹连忙伏地喊道:“罪臣绝无此意!陛下眼如明镜,识得忠良!所以此次才能化险为夷!”张豹说着,又直起身,说道:“罪臣虽然有罪,但是仍然一心想要报效朝廷,绝无半点冒犯天威之意!若臣真心是想为非作歹,大可在救得燕王殿下后,马上离开邺城!可是自始至终,罪臣和燕王殿下都没有迈出过邺城半步!罪臣和燕王殿下,一直都待在宁王殿下的营中,听候陛下发落!而宁王殿下的人马,也从未进入过大理寺,我等绝不敢越雷池半步!”

    石虎听完张豹的话,又看看石鉴,石鉴连忙说道:“父皇明鉴......前些日子,儿臣见李城军莫名其妙的在城外集结,不敢大意,未得父皇旨意,任何兵马不得擅自入城,所以儿臣下令城门紧闭,不让任何人进出,谁知李城军居然攻城!儿臣自知形势不对,猜想石遵一定是有什么谋逆的计划,才会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!所以听闻尤坚等人企图谋害二皇兄,儿臣便调动部分兵马,前去搭救。儿臣认为,纵使二皇兄犯有不赦之罪,其生死也轮不到别人来替父皇决断!所以儿臣当时将张豹与二皇兄带回之后,也留了一个心眼,让人看着他们,不让他们离去,等候父皇回来再发落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张豹听到石鉴的这几句话,不禁皱起了眉头,他没想到,这石鉴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当然!儿臣可以作证!二皇兄和张豹,也确实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......”石鉴又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照你俩这么说,朕今日要是罚了你们,朕便是昏君了!”

    “罪臣不敢......”

    “儿臣不敢......”

    石闵站出来说道:“陛下,臣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臣以为,有罪当罚,有功该赏!张豹有欺君之嫌,装疯卖傻躲避朝廷的责罚,实在可恶!但是他在危急时刻,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带来怎样的结果,仍然义无反顾救燕王殿下于水火,可见其对朝廷还算忠心!算得有情有义之人,所以臣认为,张豹功过可相抵!”石闵说着,看了看石鉴,又说道:“至于宁王殿下,多年来本本分分,李城军来犯,宁王殿下率众抵抗,守卫邺城,保护了城中百姓,保护了皇室宗亲,这是不小的功劳。至于大理寺的事情,宁王殿下的行为确有不妥,但是总体来说,功大于过。”

    石虎看了一眼石闵,摆摆手,示意他退下。

    “游击将军的话,说的有些道理!”石虎想了想,喊道:“张豹!”

    “罪臣在!”张豹连忙应道。

    石虎怒视着他,呵斥道:“滚回去做你的庶民!朕这次就放过你!”

    张豹终于松了口气,磕头谢恩道:“谢陛下隆恩!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......”石虎看着跪在地上的石鉴,微微皱眉,问道:“你想要什么赏赐!”

    “儿臣不敢讨赏......”石鉴不敢大声。

    石虎毫无征兆的吼道:“朕给你,你要也得要,不要也得要!有功不赏,你想让朕被人骂昏君不成!”

    “儿臣不敢!”石鉴有些惊恐。

    这时候,高尚之对石鉴说道:“宁王殿下,陛下封赏,你接着就是!”

    石鉴抬头看了一眼高尚之,见高尚之正在对他眨眼睛,石鉴连忙对石虎说道:“儿......儿臣想......想要的赏赐是.......请父皇下旨,将儿臣母妃住的常青宫修缮一下。”

    石鉴说完这话,重重的磕了一个头,众人都异常惊讶,这时候,石鉴又说道:“母妃住的常青宫,年久失修,不少地方已经开始漏雨,请父皇开恩......”

    这几句话,说的石虎脸色微变,他早已忘了常青宫这个地方,忘了里面还住着一个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朕准了!”石虎说了一句,吩咐道:“你可以退下了!”

    “儿臣谢父皇恩典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