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八十三章
    “文苍!”石虎喊道。

    “微臣在!”文苍应道。

    “派人去巡防营,把尤坚等一干人全部带到朕面前来!朕今日要活剥了他们!”石虎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微臣遵旨!”

    “另外......”石虎深吸一口气,对石闵吩咐道:“着李昌,王世成二人,率军追剿石遵余孽!所有的石遵旧部,全部缉拿!一一审问!”

    “臣遵命!”

    “丞相!”

    “老臣在!”高尚之应道。

    “查抄石遵所有的府邸,一切财物,尽数充公,纳入国库。”

    “老臣遵旨......”

    “记住,要列出明细,朕要看看,这混账东西瞒着朕,干了多少偷鸡摸狗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老臣明白!”

    “刑部......”石虎想了想说道:“你总管刑狱,大理寺监闹出这样的事情,你难辞其咎!”

    刑部尚书向来少言寡语,此刻石虎提到他,他自知有罪,跪地说道:“臣......有罪......”

    “关进大理寺,待朕查明你与此次叛乱有无瓜葛,再做定夺!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......”

    “滚出去!”石虎呵斥道。

    刑部尚书悻悻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至于你们!”石虎扫视众人,说道:“朕一定会查清楚,还有谁与石遵有牵连,有功者赏!有过者罚!”

    众人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高尚之又站出来说道:“此次出征,消耗国力甚巨,甚至......西华侯也以身殉国,实在是可惜......”

    说道石瞻,石闵神色黯然。

    石虎想了想,说道:“西华侯是朕诸子之中,最让朕引以为傲的!朕对他的信任和宠爱,超过所有的亲生儿子!”

    石虎说着,看了一眼石闵,而石闵低着头,没有说话,也没有看石虎。

    “此次西华侯为保护朕的周全而舍身!朕实在心痛不已!”石虎说着,竟然擦了擦自己的眼角,似乎颇为伤感。

    “陛下节哀......”群臣识趣的齐声说道。

    石虎叹了口气,缓缓说道:“石闵是西华侯的独子,自幼长在朕的身边,虽然年轻,但是这一年来,经历了大小数次战斗,场场都是恶战,也皆为以少胜多。朕对他甚是满意,认定可以继承西华侯的爵位,你们有没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有人立马进言:“西华侯父子于国有功,自古爵位便有世袭之先例,子承父位,也说得过去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表示支持,认为石闵应该继承西华侯的爵位,但是很快,又有人提出了质疑:“陛下,西华侯的爵位,由游击将军继承,臣以为可行!但是西华侯的军队,该由谁来节制?让闵公子来掌握数万兵马,似乎不太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老臣也认同!闵公子固然骁勇,也有谋略,但是初为将,便要他如同西华侯那样成为封疆大吏,或许还是年轻了一些!”高尚之也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说的有些道理!与朝堂上的诸位大人相比,石闵确实年轻了一些,但不代表不能带好这几万兵马!”石闵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有雄心壮志固然是好!只是调兵遣将,运筹帷幄,冲锋陷阵,不同于儿戏。数万精锐之师,若是指挥不得当,恐辱了西华侯的威名!”高尚之不紧不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敢问高丞相,您可曾征战沙场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夫自然是没有这样的经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,您是哪来的依据谈论调兵遣将和运筹帷幄?”石闵脸色严肃,看着高尚之,说道:“治军打仗确实不是儿戏,但是也未必是丞相大人你想的那般!”

    “老朽只是就事论事,闵公子何必急躁?这般性情冲动,如何让群臣们相信你有这个能力?”高尚之并不动怒,而是相当沉得住气,不断的刺激石闵。

    “冲动?急躁?”石闵笑道:“丞相大人,石闵虽然初入仕途,不如你官场经验老道,毕竟你能在朝堂上能站几十年不倒。但是你这等激将之法,还是不必用了!”

    石闵一眼就看破了高尚之别有用心,直接戳穿,弄得高尚之颇为尴尬。

    高尚之强颜欢笑,对石虎解释道:“陛下,老臣并没有什么其他意思,只是觉得有些不妥,仅此而已,请陛下明察!”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!”石闵忽然提高了嗓门,说道:“甘罗十二岁拜相,霍去病十七岁封侯,年轻未必不能成事!您说对吗?”

    高尚之不语,群臣也只是窃窃私语,无人站出来多言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!都给朕闭嘴!”石虎甚是不耐烦,说道:“此事朕自有定夺!无需你们多言!”

    眼看着时候已经不早,石虎便对众人吩咐道:“今日先到这里!一路奔波,朕累了!剩下的事情,明日再议!”

    群臣不敢阻拦,石虎便匆匆离去,走到石闵身边的时候,吩咐了一句:“跟朕来!”

    石闵默默点头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刚刚出大殿,陆安便跟着王冲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!您终于回来了!”陆安直接跪在地上,叩首喊道:“奴才拜见陛下!”

    石虎停下脚步,看着陆安,冷着脸,吩咐道:“跟朕回宏光阁!”

    “奴才遵命!”陆安连忙起身。

    一路上,石虎坐在步辇上,一句话都不说,始终阴沉着脸。石闵和陆安走在旁边,陆安有些心惊胆战,他时不时的偷偷看一眼石虎,因为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石闵看着陆安忐忑不安的样子,便轻轻碰了一下他的肩膀,陆安连忙看了看石闵,见石闵镇定的看着他,陆安便不自觉的往石闵身后站了站。

    回到宏光阁,石虎下令所有婢女,近侍退下,只留下石闵,陆安,以及数名禁军侍卫。

    “把人带上来!”石虎吩咐道。

    片刻,石遵便被带到了石虎面前,此时,他依然冷着脸,一声不吭,只是怒视着陆安,恨不得用眼神将他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陆安有些害怕,连忙往石闵身边靠了靠。

    石虎双目微闭,没有看石遵,也没有说话,其余人等见此情况,也更加是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等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,宏光阁外终于传来一阵嘈杂声。

    “离本宫远一点!别碰本宫!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刘贵妃。

    而听到声音的石遵,也缓缓闭上了眼睛,深吸了一口气,只是继续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刘贵妃依旧衣着华丽,不紧不慢的走进了宏光阁,石虎也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看着石虎饿狼一般的眼神,刘贵妃的心中不禁有些恐惧,她跪地喊道:“臣妾拜见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石虎朝众人摆摆手,吩咐道:“你们都退下。”

    侍卫们非常识趣的退了出去,顺带把门给关上了,殿内只剩下石虎,石闵,石遵,陆安,以及刘贵妃五个人。

    “朕现在只想听你们一句真话!这些事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石虎说着,把几封书信,扔到了石遵和刘贵妃的面前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