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八十四章
    “陛下,这些东西肯定是有人别有用心,伪造来陷害臣妾!”刘贵妃说着,指着陆安责骂道:“你这个狗奴才!本宫与你何愁何怨?你要这般栽赃陷害本宫?”

    陆安有些慌张,不知如何应对。石闵在一旁说道:“陆安,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!放心!只要你说的是真话,没人能为难你!陛下一定会替你做主!”

    石闵说着,瞪了一眼刘贵妃和石遵。

    “陛下!这几封书信,是奴才从小香姑娘的床底下翻出来的!那夜,小香被贵妃娘娘杖责致死,临终前,告诉奴才,她的床底下有东西,务必要将东西交到陛下您的手里!”陆安说着,居然哭了起来,说道:“当时小香姑娘已经怀有身孕,她连同腹中的孩子,一起丧命了!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陆安一边抽泣,一边擦着眼泪。而旁边的刘贵妃,则脸色非常难看,她怒视着陆安,骂道:“狗奴才!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小香死前,怀了身孕?”石虎没有理会刘贵妃,径直问陆安。

    陆安抽泣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刘环,朕问你!你是不是因为那丫头怀了身孕,所以将她杖责而死!”石虎厉声问道。

    刘贵妃被石虎这么一吼,吓的身体微微一颤,连忙说道:“这贱婢乱了宫里的规矩,臣妾只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好大的胆子!”石虎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臣妾冤枉!”

    “冤枉?你自己干了什么好事!你心里不清楚吗!”石虎指着地上的书信,说道:“这信是这逆子写给你的!信上已经将你们的丑事说的明明白白!到现在还想抵赖不成!”

    “这信是陆安伪造的!臣妾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!”刘贵妃一口咬定自己无辜。

    “白纸黑字在此!上面的字迹是这逆子的!当朕眼瞎不成!”石虎拍案骂道:“说!你俩今日不把事情说清楚!休想朕放过你们!”

    石闵在一旁说道:“陛下,其实此事非常明了,您只需要把今年发生的一些事情联想一下,就知道这几封书信的真假!”

    “你说!哪些事情!”石虎问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众所周知,刘远志大人多年来一直与燕王殿下政见契合,私交不错,却毫无征兆的投到了石遵麾下!您当时想必也有些疑惑吧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石虎想了想,说道: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数月前,臣奉命与刘大人一起去河西,一路上我们二人无话不谈,唯独谈及此事!刘大人绝口不言半个字!在臣看来,刘大人是有难言之隐,才改弦易帜!”石闵说着,看着刘贵妃,问道:“贵妃娘娘,素闻你与刘大人兄妹情深,当初刘大人殉国的消息,陛下也是一直想对你隐瞒。想必这世上除了贵妃娘娘你,没人能让刘大人在政见上改变立场了吧?那让贵妃娘娘如此费尽心思相助石遵的理由,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刘贵妃一时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石闵!”石遵忽然开口喊道。

    石闵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声打断了思绪,他微微皱眉,看着石遵。

    石遵忽然缓缓抬起头,死死的盯着石闵,说道:“我石遵已经沦落到这般田地!男人之间的事情,为何要牵扯女人进来!你究竟想做什么!有什么冲我来!”

    “食君之禄,忠君之事!担君之忧!”石闵义正言辞的说道:“石闵不针对任何人!只想陛下不被任何人蒙蔽!”

    这时候,石虎忽然站了起来,他缓缓的转过身,一把抽出了身后的那把剑,然后朝着石遵和刘贵妃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......”刘贵妃有些害怕了,开始往后退缩。

    “这几封信,朕前前后后看了几十遍!不会有假!”石虎说着,用剑戳起一封信,挑到刘贵妃和石遵面前,说道:“朕就是想看看你们会不会说实话!”

    “臣妾说的句句属实!陛下您冤枉臣妾了......”刘贵妃哭喊道。

    “这书信用的纸张,不是宫里的东西!是李城才有东西!其他人不认得,朕认得!”石虎说着,对陆安吼道:“去!把石遵往年给朕的书信找出来!”

    陆安被吓的差点魂都丢了,慌乱的点点头,连忙起身去找。

    自此,刘贵妃的心理完全崩溃,她连忙抱着石虎的腿,哭喊道:“陛下!臣妾知错了!陛下饶命!”

    石虎一脚将刘贵妃踹开,刘贵妃“啊”的一声惨叫,石遵挣扎着想要起身,却被石闵一把死死按住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石遵吼道。

    “你给朕闭嘴!”石虎转过脸冲石遵吼道。

    “放了她!要杀要剐,随父皇的意!够了吧!”石遵喊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错了?”石虎提着剑,指着石遵,剑锋轻轻划过石遵的脸,鲜血瞬间流了出来,而石遵始终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陛下!不要!”刘贵妃爬起来,拽着石虎的衣袍,痛哭喊道:“您放过他吧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还真是对得起朕啊!”石虎气的说不出话来,低头对刘贵妃说道:“朕对你千依百顺!万般呵护!你就是这样报答朕!嗯?”

    “陛下......”陆安慌慌张张的抱着一摞书信跑了过来,正要开口,石闵朝他使了一个眼色,让他退下。

    陆安心领意会,连忙闭嘴,不动声色的走开了。

    “就连你生的那个所谓的皇子!居然也是你们俩搞出来的贱种!”石虎气的几乎眼珠都要爆出来,面容狰狞的吼道:“你竟然以此来骗朕!你这贱妇!”

    石虎说着,手臂一挥,刘贵妃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石闵仔细一看,石虎的剑刃上,还沾着一丝血迹,而刘贵妃已经捂着脸,血流如注,一脸惊恐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刘贵妃的惨叫声,如同那夜小香被折磨之时那样绝望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冲我来!”石遵挣扎着喊道。

    “好!很好!今日朕就成全你们俩!”石虎说着,冲殿外吼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数名禁军推开殿门,齐刷刷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“将这两人带去蕙兰宫!”

    石虎说完,扔下手里的剑,便径直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邺城,再次天降大雪,似乎在预示着一场悲剧的到来。

    禁军带着石遵和刘贵妃,直接闯入了蕙兰宫,原本一片死寂的蕙兰宫,顿时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“把蕙兰宫上下所有的活人,全部给朕拉出来!”石虎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刹那间,蕙兰宫里的婢女们惊恐的尖叫起来,有的想要挣脱,有的想要逃跑,最终却无一漏网。

    “陛下,人都带到了!”

    “全部扒光,捆在柱子上!”石虎冷冷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听到石虎的这句话,所有太监和婢女们都哭喊起来,整个蕙兰宫,弥漫着恐惧的气氛。

    一旁的石闵有些看不下去,说道:“陛下,这些太监婢女都是无辜的,您......”

    “闭嘴!这跟你没有关系!”石虎毫不犹豫的打断了石闵的话。

    石闵悻悻的退到了一边,无奈的看着眼前的悲剧,他知道,此时的石虎,没有人能抑制他的怒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