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八十五章
    蕙兰宫上下几十个婢女和太监,被尽数剥光衣服,绑在了蕙兰宫回廊的柱子上。

    寒冬腊月,刘贵妃穿着单薄的衣服,被一盆冷水浇醒,寒气透骨,让刘贵妃恨不得一死。

    待她意识模糊的睁开眼睛,看到满地打滚的石遵,她的眼泪瞬间就出来了,挣扎着喊道:“你还有没有人性!这是你儿子!你的亲生儿子!”

    “从他背叛朕的那一刻起,便已经不是了!”石虎说着,转过脸冷冷的看着刘贵妃,说道:“朕要你亲眼看着他的下场!”

    石虎说完,吼道:“继续!”

    几名禁军走上前,将挣扎着打滚的石遵再次按住,把他的两只手拉开,脑袋按住,另外一个人已经握紧了手里的刀,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石遵已经痛苦到了极致,他眼睛睁的老大,眼神里充满了痛苦和绝望。

    “陛下,能否暂停一下。”石闵行礼说道:“臣想最后再问他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石虎没有说话,算是默许了。

    石闵心领意会,走上前,镇定的看着石遵,说道:“俗话说,人之将死其言也善,我父亲的死,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!如果没有,把你知道的告诉我,我求陛下给你一个痛快!”

    “不!我不会告诉你的!”石遵说着,艰难的转动头,想要看着石虎,说道:“你以为杀了我,天下就安宁了吗?”

    石遵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,又说道:“老东西,我在黄泉路上等你!哈哈哈哈哈......”

    石虎听了这话,更是气愤难当,不管三七二十一,冲上前便夺过一名禁军手里的刀,嘴里骂道:“朕先送你上路!你个混账东西!”

    石虎说话间,猛的挥刀砍下,又是“铛”的一声,石遵闷哼一声,直接昏死过去,他的手臂也被砍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蕙兰宫,已经如同人间炼狱,大雪还在飘飘洒洒,地上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,院子中间一片狼藉,残肢断手鲜血,令人作呕,令人胆寒。

    再看看那些被绑在柱子上的婢女太监,早已冻的全身发紫,没了动静,不知是冻僵了还是冻死了。

    刘贵妃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石遵被石虎折磨的死去活来,她内心奔溃而又无助,几次昏死,渐渐的,冷水也已经浇不醒她了。

    再看石遵,被砍去四肢以后,石虎又下令将他弄醒,然后挖去他的双眼,割掉耳朵,鼻子,舌头......

    陆安早已吓的躲在了石闵的身后,自始至终,他都不敢看一眼,只要听到刘贵妃或者石遵的惨叫,他便会心中一颤,紧闭双眼,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,希望不要听到这么凄惨的喊叫声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石遵已经被折腾的完全没了人样,几乎成了一堆烂肉,自然也早就断了气,那几名禁军也是满手的血污,却大气都不敢出一口。

    而一直站在刘贵妃身边的那名禁军,小心的将手探了探她的鼻息,忽然脸色一变,再一看,刘贵妃全身原本湿漉漉的衣服,已经完全结冰,人也已经完全不动弹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......”那人低声喊道。

    石虎转过脸,看着那人,只听他说道:“启禀陛下,贵妃娘娘她......快不行了......”

    石虎还没来得及说话,忽然一声响亮的啼哭声从屋里传了出来,想来,必定是刘贵妃那刚刚出生的孩子发出的。

    “抱出来!”石虎冷冷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石虎身边的一名禁军立马快步走进屋里,循着哭喊声,终于找到了那个尚不满月的婴儿,将他抱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人抱着孩子来到石虎跟前,将盖在孩子脸上的襁褓拨开,让石虎看看,而那孩子大约是因为饿了的缘故,依旧哭闹的厉害。

    石虎只是扭头看了看那孩子一眼,并未伸手去抱,微微皱眉,然后淡淡的说了一句:“只可惜,你投错了胎!”

    说完,石虎伸手抓过那个襁褓,直接扔到了石遵的碎尸旁。

    “陛下!这只是一个孩子!”石闵忍不住喊道。

    “滚一边去!”石虎咆哮道:“谁敢多说一句!朕诛他九族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