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八十六章
    石虎扫视众人,警告道:“从今日起,再无蕙兰宫!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文苍走了进来,看到眼前的场景,不免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。他吸了口气,故作镇定的走上前,禀报道:“启禀陛下,尤坚等人都已带进宫,在宏光阁外等候陛下发落。”

    文苍说着,又看了看地上早已血肉模糊的石遵,说道:“石遵的府邸,正在查抄中,有任何消息,微臣会马上向陛下您禀报。只是石遵的心腹谭渊,却不知所踪,微臣还在派人寻找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的正好!谭渊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!”石虎不冷不热的说道:“这蕙兰宫,自今日起,封闭起来,不准任何人进入!”

    文苍咽了咽口水,连忙应道:“微臣明白!”

    “还有!”石虎瞪着文苍,说道:“这件事!你也脱不了干系!”

    文苍立马跪地说道:“微臣惶恐,请陛下明示......”

    “皇宫的守卫由你禁军负责,石遵为何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出宫,朕却一无所知!这件事,你身为禁军统领,难道不该给朕一个说法吗!”

    文苍这次明白石虎的意思,应道:“微臣有罪!请陛下责罚!”

    石虎瞪了他一眼,吩咐道:“杖责一百!限你三日内查明情况!否则......”

    石虎的话还没有说完,文苍几乎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只听到石虎冷冷的说道:“否则你提头来见!”

    文苍磕头应道:“微臣......领旨......”

    石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蕙兰宫,石闵立马跟了上去,陆安自然也不敢留在此处,匆匆跟在石闵身后。

    一路上,石虎并未坐步辇,而是徒步走在被积雪覆盖的青石路上。石闵数次想要去扶着石虎,怕他跌倒,却都被石虎一把推开。石闵想要开口说一句话,却也总说不出口,不知道说些什么合时宜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回府去罢,不必再伴架!朕想静一静!”石虎头也不回的对石虎吩咐道。

    石闵本想再与石虎说一说兵权的事情,可是看看眼下石虎的样子,似乎根本不会有心思谈论任何事情,只能悻悻的把话咽回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“那陆安......能否跟微臣回府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朕的近侍,跟你回府做什么?”石虎随口回道。

    石闵一愣,陆安则是脸色都变了,他紧张的躲在石闵身后,大气都不敢喘一声。

    石虎忽然停下脚步,转过头看着石闵和颤颤巍巍的陆安,问道:“你怕朕?”

    陆安被石虎突如其来的这句话吓的不轻,立马跪在地上,磕头说道:“陛下恕罪......”

    石闵在一旁说道:“陛下,陆安对您忠心耿耿,微臣斗胆,求陛下......”

    “朕何时说过要杀他?”石虎微微皱眉,看着这两个人,说道:“朕在你们眼里,难道是昏君不成!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!陛下赏罚分明,微臣等人都是心悦诚服!”石闵连忙拍马屁。

    石虎看了一眼石闵,又瞥了一眼陆安,转身继续往前走,随口吩咐道:“随朕回宫!朕还有事问你!”

    陆安悻悻的应了一声:“奴才遵命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去罢!朕不会拿他怎么样!”石虎微微侧脸,对石闵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站住脚步,拍了拍陆安的肩膀,让他安心,然后对石虎的背影行礼说道:“微臣告退!”

    与石虎分别之后,石闵径直往宫外去了,此时,大雪依旧在下。

    西华侯府与石遵的较量,终于就此落下帷幕,燕王府也成为了最后真正的受益者,因为石遵倒了,太子之位,便非石世莫属了。

    石世颇为仁义,或许对中原的百姓会更加宽厚,但是不知为何,石闵的内心,却丝毫开心不起来。

    他停下脚步,环顾四周这深宫高墙,再抬头看看灰蒙蒙的天,心头压抑无比。石闵忽然想起了石遵最后说的那几句话,那究竟是他信口胡言,还是有其他寓意,石闵并不确定。

    一开始,石闵认为自己父亲的死,和石遵有直接关系,可是根据几次石遵的反应,他隐隐约约感觉到,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,似乎总有一双黑手,在他看不到地方,暗中操纵着什么事情。而那个隐藏最深的人到底是谁,石闵对此毫无头绪。

    出了宫门,王冲和张沐风等人已经在雪中站立等候多时,见石闵出宫,张沐风连忙牵着马走上前。

    “少将军!”张沐风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先回府再说!”石闵直接上马,没有看任何人。

    众人跟随石闵出生入死,自然看得出他此时心事重重,憋了半天,张沐风终于开口问道:“少将军,陛下是怎么处置石遵的?”

    “杀了!”

    “杀了?真是太便宜他了!”王冲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石闵看了看众人,吩咐道:“此事你们不要私下议论!定要守口如瓶!否则恐怕会引来杀身之祸!”

    众人吩咐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少将军,大将军的棺椁已经送回府里,将军的后事,您考虑如何操办?”张沐风问道。

    石闵没有应声,默默的骑着马,忽然加快速度,策马扬鞭而去。

    待张沐风等人赶回西华侯府的时候,。六子连忙走了出来,帮张沐风等人牵马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少将军回来了吗?”张沐风问道。

    “诸位将军,少将军刚刚到,现在应该在前厅与张大人说话。”六子回答。

    王冲拍了拍六子,问道:“小六子,你说的是哪位张大人?”

    “就是张豹啊!”

    “他来做什么?”王冲有些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管那么多!去守好大将军!”张沐风对众人吩咐道。

    王冲等人应了一声,便随六子进去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西华侯府的前厅里,大门虚掩着,火盆里的没有一块木炭,只有一些烧过之后残留的碎渣。

    张豹不由得将身上的衣服裹的更紧,哈了一口气在手上,然后用力搓了搓,这时候,徐三带着一个下人,端了两杯热茶走了进来,放到了两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寒舍简陋,张大人将就着喝一杯热茶取暖吧!”石闵说道。

    “素闻西华侯廉洁,没想到会廉洁到如此地步!”张豹说着,小心的喝了一口热茶,然又缓缓说道:“西华侯为了赵国,可谓是鞠躬尽瘁,只可惜张豹不过一介书生尔尔,不能与侯爷并肩作战,稍后还请少将军带路,让在下到侯爷的灵位前,焚香祭拜。”

    “先父生前并无太多知己好友,张大人能来凭吊,石闵替先父感念张大人!”石闵说着,对张豹微微鞠躬。

    石闵说完,看了一眼张豹,问道:“张大人今日冒雪前来,应该不只是为了悼念先父吧?”

    “闵公子慧眼,在下前来,确实有一些事情,想与公子探讨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