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八十七章
    张豹缓缓说道:“那日,在下去大理寺救燕王殿下,陷入重围,不得脱身。最后关键时刻,有两名壮士出手相助,劫持了大理寺监,这才脱险,敢问公子,那两名壮士,可是西华侯府派去的?”

    石闵微微皱眉,问道:“西华侯府从未派人去过大理寺!”

    “不是西华侯府的人?那当时去的两个人,是何人的派去的?”张豹不禁有些纳闷,说道:“那两个人可以说是绝顶的高手,除了公子的手下,还有谁有这样的本事?”

    石闵也觉得有些疑惑,问道:“大人可还记得那两个人的相貌?”

    张豹摇摇头,说道:“在下未曾看到这两个的人模样,他们都是穿着黑衣,头上裹着黑面巾,说是他们的主人,说服了宁王,与他们一起来接应燕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奇怪了!”石闵想了想,说道:“不瞒大人说,我始终觉得,在邺城,还有一个隐藏的人物,暗中搅和着邺城的风云变幻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也有同感!”张豹立马附和,说道:“不知道这两个人口中说的主人,到底是谁!”

    “那出了大理寺,那两个人去了哪里,大人可知道他们的下落?”

    张豹无奈的摇摇头,说道:“当时情况紧急,在下并未太过注意这个,等安全了再看,却发现那两个人早已不知所踪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让我想起了一件事!”石闵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大人可还记得,今年年初的时候,刘贵妃在卧龙山上遇刺没多久,我便在邺城南门附近,遇到过几个黑衣人,还和其中两个交手!”

    张豹想了想,说道:“这件事,在下有所耳闻!公子的意思,莫非是这次相助我们的,就是那几个黑衣人?”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,说道:“有这种可能性!世上不会有那么多高手,更何况就邺城这个巴掌大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张豹脸色微变,说道:“如果真是这样,那就有些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公子请细细想想,这个一直躲在暗处的神秘人物隐藏的这么深,时不时的出手有所动作,到底是为了什么?是功名还是利禄?若单单是为了功名利禄,似乎没有必要这样掩饰吧?如今石遵已经落得他该有的下场,将来的天下一定是燕王殿下的,所谓功高莫过于救主,此人若是向燕王表明身份,以燕王殿下的个性,岂会忘了这份恩情?”

    石闵沉思了许久,问道:“大人刚刚说道,黑衣人告诉你,宁王之所以会保护燕王殿下,全因为他们的主子说服了宁王殿下!对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是这样说的!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宁王知道这位神秘人物是谁。”

    张豹摇摇头,说道:“公子想到的,在下也已经想过,前几日在巡防营,也问过宁王,可是无论在下如何追问,他闭口不言那人是谁。”

    石闵觉得有些奇怪,问道: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“宁王说,受人之托,不方便告知对方身份!此乃君子之约。”

    “这听起来倒是一个不错的理由!”石闵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且不说这件事!”张豹忽然说道:“公子,在下听说,今日在朝堂上,高尚之那老东西一反常态,有意为难公子?”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,说道:“我也觉得有些奇怪,这高丞相在朝堂上一向沉默寡言,能不说绝对不会多说一个字,今日却就兵权一事,与我起了争执!”

    “在下听闻,高尚之对殿下执掌西华侯的兵马有异议!认为公子过于年轻,不堪担当如此重任!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石闵想了想,说道:“虽然高丞相说的确实有几分道理,但是这几万人马是先父的毕生心血,石闵是断然不可能交付给别人!”

    张豹点点头,说道:“在下也是这样认为!您现在是郡马爷,将来燕王坐拥天下的时候,您就成了驸马,肯定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!燕王殿下想坐稳江山,自然少不了公子您的支持,就这个方面而言,在下相信,燕王殿下也绝不会同意把侯爷留下的这几万人马拱手让人。”

    “石闵目光短浅,没有张大人想的那么长远!”石闵镇定的看着张豹,说道:“这几万弟兄,都是先父征战多年,从各处收拢的汉人,大多无家可归之人,先父生前说过,不能把他们交给他人统率。”

    张豹尴尬的笑了笑,说道:“公子说的是!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高丞相今日在朝堂上的言论,是刻意为之,还真的就只是就事论事。”

    “若只是就事论事便也罢了,怕就怕高尚之这么做,是有什么目的!”

    两人顿时便陷入了沉思之中,过了一会儿,张豹忽然开口说道:“不瞒公子说,在下早就觉得高尚之不简单!今日的朝堂上的事情,在下认为,高尚之一定是有什么目的!”

    “高尚之不简单?此话怎讲?”石闵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公子细想,高尚之一直以来都是以一副浑浑噩噩的样子示人。若他当真浑浑噩噩,无所作为,怎么可能稳坐丞相之位这么多年?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高丞相深得陛下信任,投其所好,收罗了不少奇珍异宝,年轻貌美的女子,因此一直……”

    张豹摆摆手,说道:“单凭这个,恐怕不可能当这么多年的丞相!此次我们赵国大军征辽东,粮草补给全由高尚之统筹,公子想想看,此间粮草供应上,可曾出现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石闵想了想,说道:“好像并没有什么问题!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!眼下赵国的粮食储备并不充裕,高尚之在这样的情况下,还能迅速筹措这么多粮草,足见其颇有手段!公子觉得在下说的是不是这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张大人说的,有些道理!”

    “如此一来,便可断定,高尚之一直以软弱无能的形象,是在刻意掩饰什么!”

    “生逢乱世,这或许是他来赖以生存混迹官场的方式!”

    “公子说的也能理解,但是石遵刚刚倒下,他便一改往日低调的风格,未免有些让人觉得奇怪!话又说回来,若他今日在朝堂上的话是有目的的,那……这么多年来,高尚之都是蛰伏等待时机!”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的话,这位丞相大人未免太能沉得住气了!”

    张豹想了想,说道:“说不定,那几个黑衣人口中所说的主子,就是咱们的这位丞相大人!”

    “听张大人这么说,倒似乎解了咱们心中不少的疑惑!这样的猜测,并非没有可能性!”石闵微微皱眉,又说道:“可是有一点,我想不明白,如果高尚之真是那几个黑衣人的主子,那他卧薪尝胆,隐忍不发这么多年,到底是图什么?他已是花甲之年,谋权?图财?我看都不是!”

    “先前,我曾派人暗中观察高尚之,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,这老东西,实在是让人捉摸不透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