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八十八章
    话音刚落,徐三在屋外轻轻叩门,说道:“公子,燕王殿下到了!”

    “燕王殿下来了?”石闵有些意外,连忙起身,问道:“殿下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在大堂!正在给将军上香!”

    石闵看了一眼张豹,对他说道:“张大人,走吧!咱们一起过去!”

    张豹点点头,起身说道:“公子请!”

    待二人来到大堂的时候,石世已经上完香,欣郡主正在哭哭啼啼的与石世说话。

    “见过燕王殿下!”石闵行礼说道。

    石世见石闵来了,拍了拍欣郡主,说道:“不哭了!小闵回来了,你便有了依靠!不必再担心!”

    石闵看了一眼欣郡主,几个月没见,她似乎清瘦了不少。

    欣郡主默默点头,擦了擦眼角,看了一眼石闵,低声喊道:“见过夫君......”

    石闵愣了一下,脑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是在朝堂上,不必叫本王殿下,你该叫本王岳父!”石世对石闵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说些什么,这时候,徐三在一旁说道:“公子,将军的后事,您看如何安排比较妥当?”

    石闵看了看石瞻的灵位,颇为沮丧的说道:“父亲一生节俭,身后事也从俭吧!”

    石世看着石瞻的灵位,颇为伤感的说道:“五弟戎马一生,没想到最后真落得一个马革裹尸的下场!本王这条命,是西华侯府救下的!五弟,你在天之灵请放心!将来无论怎样,石世必不会薄待你的后人!”

    石闵对石世的这番话颇为感动,说道:“谢殿下......”

    “还叫殿下!该叫岳父了!”石世假装责怪道。

    石闵颇为尴尬的说道:“叫顺口了,一时改不过来......您见谅......”

    “无妨无妨,慢慢来!”石世说着,抓着石闵的胳膊,再抓着张豹的手腕,说道:“走!咱们三个好好聊聊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石鉴站在窗前,掀开帘子,隔着窗纱看着外面的雪花,若有所思。高尚之坐在火盆旁,一边烤着火,一边不停的搓手。

    “人老了,越来越怕冷了......”高尚之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是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!”石鉴放下帘子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石遵死了,燕王府便独大!殿下,咱们恐怕要抓紧时间了!”高尚之想了想,又说道:“今日老臣在朝堂上的话,恐怕已经引起了石闵的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石瞻留下的数万人马,不能留给石闵!”石鉴缓缓走到高尚之身边,说道:“他现在是石世的女婿,将来必定忠于石世,这对本王来说,是个不小的祸患!”

    “殿下说的没错,正是因为如此,所以今日老臣才不同意由石闵来执掌兵权。”

    石鉴坐了下来,说道:“大人思虑周全!此事……咱们还是要想一个万全之策。”

    “经历了石遵这次的叛乱,陛下肯定会加强兵权的控制,这数万人马,想要一口独吞,恐怕陛下也不会同意。与其这样,不如化整为零,把这几万人拆分了,然后塞到各地驻军中去,这样一来,西华侯府对殿下的威胁便降低了。”高尚之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说的没错,但是问题的关键,是此事不能做的太明目张胆!否则,宁王府或者大人你便会招致他们的注意。”石鉴说道:“宁王府的暴露是早晚的,但是,本王并不希望暴露的太早!咱们隐藏的越深,就越安全。”

    高尚之忽然颇为神秘的问道:“殿下,您觉得,若是在这个问题上,燕王能与咱们保留同样的想法,石闵想掌握这几万人马,还有几分胜算?”

    “老二?”石鉴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没错!若是燕王也不希望石闵掌握这几万精锐兵马呢?”

    “恐怕不太可能吧?”石鉴想了想,说道:“石闵现在是他的东床快婿,更何况此次替燕王府翻案,石闵的功劳无人可比,老二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希望石闵丢了兵权!”

    高尚之捋着胡子,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依老臣看,事情未必如此!”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石鉴有些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燕王想要保住石闵的兵权,是因为想让西华侯府为之所用,老臣没有说错吧?”

    “大人说的不错!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一天,燕王觉得石闵成了他的威胁,您觉得他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大人的意思是......”

    高尚之看了一眼石鉴,说道:“今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,陛下不会再是以前的陛下,燕王也不会是以前的燕王!而石闵,也不会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矛头小子!另外,大理寺监的死牢,那不是正常人能待的地方!随便谁,在那不见天日的地方关上几个月,心性都会大变。西华侯府和燕王之间,一定会产生矛盾,只是早晚的事情。在合适的时候,制造合适的矛盾,将其扩大,燕王一定会认定石闵是个威胁!”

    “大人的话有道理,但是似乎有些渺茫!”

    “殿下是觉得,这个计划,看起来毫无头绪,对吗?”

    石鉴点点头: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老臣认为,此事不宜操之过急,眼下陛下心性不稳,咱们若是急着谋算石闵,恐怕会引火烧身。但是有两件事,老臣认为是没错的!”

    “哪两点?”

    “第一,想削弱石闵,唯一的机会是在燕王身上。第二,今日老臣在朝堂与石闵的争辩,或许会引起石闵或者燕王府的注意,但是,这将是从燕王身上入手的第一步。他们只有看到老臣今日的态度,才能相信老臣日后的话!”

    石鉴沉思了许久,终于缓缓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本王只能再等一等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些日子,还是暂时蛰伏不动为妙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意思,本王明白!派去相助张豹的两个人,一定会引起他们的怀疑,若是本王所料不差,不出几日,老二一定会亲自上门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说的不错!您还是要想好如何应对,将所有的事情掩盖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您也该抓点紧了!”石鉴拍了拍高尚之说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说的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,该送他去和老九见面了!他已经活了这么多年!多活一日,都是造孽!”

    “老臣想着,以酒色拖垮他,这样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,只是需要一些时日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!”石鉴皱着眉头,摆摆手,打断了高尚之的话,说道:“本王不想再等太久!大人,这你得想想办法!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高尚之有些为难的样子,说道:“总不能下毒或者刺杀吧?这未免太招摇了!”

    “听说大人最近得到了南边汉人的一种秘药,用于房中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有这么回事!老臣正在考虑,是不是该把这些东西献给陛下!”

    “听说那东西不宜服用过多,否则药力过猛,反而会对身体有所损伤,是不是这么回事?”

    高尚之点点头:“没错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就把这所谓的秘药献给那老不死的!告诉他,吃的越多,药效越好!”石鉴的脸上,露出了狰狞的笑容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