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九十章
    所有的一切,都只是基于石闵等人的猜测。对于石闵来说,最理想的自然是这件事是石遵所为,那他已然得到了该有的下场。但是如果真的另有他人,石闵有何颜面站在自己父亲的灵位前?

    他暗暗发誓,哪怕穷尽一生,也要杀光鲜卑人,也要找出害死他父亲的凶手。

    石闵也许并没有意识到,从独孤南信死在石瞻刀下的那一刻起,西华侯府与鲜卑人的仇恨,早已无法解开,而石瞻的死,只是将这仇恨加深了而已。

    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石虎不再早朝,或许是石遵的谋反让他再也无心朝政,又或许,是刘贵妃与石遵的苟且之事,让他颜面扫地。

    另外一方面,在宫里住了半年的梁郡主,终于被送回了燕王府,随之而来的,还有一道圣旨,那便是册封石世为太子。

    自此,赵国的储君之位,再次被定了下来,而事实是,一切并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梁郡主回到久别的燕王府,站在门口,却迟迟没有进去,而石世也未曾前来相迎。

    “天下虽大,却已无我容身之处。”梁郡主暗自落泪,不知到底该不该再走进这燕王府。

    在世人的眼里,梁郡主或许已经是个残花败柳,不知羞耻的女子。而她所受的苦楚,又有几人知晓?曾经她以为,那个让她不顾一切的男子,会永远都接受她,现如今,她看到的只是冷漠。

    偌大的燕王府,除了几个下人,居然没有人出来相迎。就连她最深爱的那个男人,也未曾出现。

    呆呆的站在原地许久,梁郡主已经泪流满面,她缓缓的转过身,想要独自离去。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稚嫩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母妃!”

    梁郡主猛然回头,来的,正是她日思夜想的儿子,刹那间,梁郡主可以无视世间一切的冷嘲热讽,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,口里喊道:“宣儿!”

    梁郡主不顾自己的狼狈模样,把那孩子紧紧的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母妃,您怎么这么久都没有看宣儿......”那孩子哭哭啼啼的说道。

    孩子永远是母亲最致命的弱点。看到自己的儿子这般哭泣,梁郡主心都碎了,她亲吻着孩子的脸蛋,流着泪说道:“宣儿,都是母妃不好!都是母妃不好!”

    “那个牢里好不舒服,还有老鼠......”

    “以后不会有老鼠吓唬宣儿了!母妃向你保证!”梁郡主**着孩子的头,哽咽着说道。

    那孩子看到梁郡主哭泣,用小手擦着她脸上的泪水,说道:“母妃您别哭啊......”

    梁郡主强忍住内心的波澜,咬了咬嘴唇,连忙擦了擦自己的眼角,强颜欢笑道:“母妃不哭!宣儿乖,母妃不哭......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年龄稍长的婢女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见过王妃娘娘!”那婢女行礼说道:“殿下吩咐,让您先回屋!”

    梁郡主站起身,问道:“他人呢?为什么不出来见我?”

    “殿下正在与几位大人议事,走不开,特让奴婢前来转告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母妃,我们去玩雪好不好?您陪我去玩!好不好?”孩子轻轻拽着梁郡主的袖子说道。

    梁郡主本不想再回燕王府,但是当她看到自己的儿子时,她内心所有的坚强都崩塌了,她低头捏了捏孩子的脸蛋,说道:“好好好,母妃陪你去堆雪人!”

    听到自己的母亲答应,那孩子异常喜悦,拉着梁郡主就往里面跑,嘴里喊道:“快点!母妃快点!雪都快化了......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恭喜殿下!贺喜殿下!”张豹说道:“殿下终于苦尽甘来!这太子之位,总算是在您手上了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”其余的人吩咐附和道。

    石世满面春风,笑着说道:“本王能有今日,尔等都是功臣!来!这杯酒,本王敬诸位!”

    众人举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要说功劳,这首功,该是张大人的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张大人该当头功!”

    “张大人!你为本王做的,本王都知道!这一杯酒,本王单独敬你!”石世说着,朝张豹举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“谢殿下......”张豹连忙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两杯酒下肚,张豹缓缓说道:“现如今,殿下已经如愿以偿,今日张豹前来,一为贺喜,二来......是想向殿下告别!”

    张豹语惊四座,石世连忙放下酒杯,问道:“告别?告什么别?大人要离开邺城?”

    “殿下如今已经被册封为太子,唯一的劲敌也灰飞烟灭,张豹可以功成身退了!”张豹笑了笑,说道:“如今的张豹,可谓是无官一身轻,是时候退隐江湖,去过过闲云野鹤的日子了!”

    “本王今日刚刚获封,你便要隐退!这是什么道理!本王不准!”石世颇为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纷纷劝道:“张大人!您才勉强知天命之年,此时谈退隐,为时尚早嘛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!您看,殿下也不同意!”

    张豹有些为难的说道:“殿下......张豹此时是一介草民,无半点功名在身,留在这邺城,又能做什么?您看看,在座的诸位大人,都是您的忠臣良将!多张豹一人不多,少张豹一人不少,您......”

    “张豹!本王已经说了!本王不放你走!”石世坚定的说道:“你现在没有功名,这有什么要紧?从今日起,你就是本王的座上宾!将来本王称帝之时,必定给你该得的功名!如何?”

    张豹故作推辞,说道:“殿下,在下不是这个意思......”

    “本王不管你是不是这个意思!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!”石世看着张豹,说道:“你张豹于燕王府有恩,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,本王刚刚当上太子,你便要离去,传出去,天下人还以为我石世是忘恩负义之徒,本王的颜面何存?天下的人才还如何为本王所用?”

    “殿下......”张豹作羞愧状,起身,向石世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本王不是越王勾践,不会飞鸟尽良弓藏,也不会狡兔死走狗烹!你安心留在本王身边,不用去仿效范蠡做陶朱公!”石世深吸一口气,看着跪地不起的张豹,问道:“本王言尽于此,张大人你不至于要本王和在座的诸位大人给你一起跪下吧?”

    “草民不敢!”张豹猛的抬起头,郑重的行礼,说道:“贤臣择主而事!能遇到殿下这样的明主!张豹愿肝脑涂地!万死不辞!”

    张豹说完,再次重重的磕了一个头。

    看到张豹表示愿意留下,石世颇为得意,笑着说道:“这还差不多!入座吧张大人!今日咱们不醉不归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个下人忽然走到石世面前,俯身贴耳嘀咕了几句,石世脸色微变,随之又摆摆手,吩咐道:“本王知道了!退下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