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九十一章
    在大理寺监关了那么多时日,终于有了母亲的陪伴,宣儿快乐的如同一只小鸟,欢声笑语,让冷清了多日的燕王府多了一些温馨。

    “宣儿,咱们该回屋了!你看看你,玩的满头大汗,天这么冷,万一着凉了可不好!”梁郡主在一旁说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,快快快,咱们回屋吧!手都冻红了!”婢女搓着孩子的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孩子挣脱了婢女的手,喊道:“母妃,您再陪我玩会儿嘛!”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不早了,你该回屋读书了!”

    梁郡主抬头看去,来人居然是石世。

    “殿下......”婢女连忙行礼喊道。

    石世看都没看自己的儿子一眼,对那婢女吩咐道:“把公子带走!”

    婢女只能从命,不管孩子的哭喊,硬生生的把他给抱走了。

    梁郡主未加阻拦,缓缓站了起来,微微行礼,说道:“恭喜殿下,终于如愿以偿!被陛下敕封为太子了!”

    石世只是瞥了她一眼,背过身说道:“这几个月,你在宫里应该过的不错吧!”

    梁郡主听着石世的话,似乎是有什么其他的意思,淡淡的回道:“家人都身陷囹圄,我寝食难安,怎么会好过?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石世冷笑了几声,忽然转过脸问道:“本王现在安然无恙,你会不会有些失落?”

    梁郡主微微,皱眉,问道:“殿下这是什么意思?我日夜祈求上天要你和宣儿平平安安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本王要谢谢爱妃如此费心了!”石世冷眼看着梁郡主。

    梁郡主开始明白了石世的意思,但是她什么都没有说,泪水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。

    “一日夫妻百日恩,我为搭救全家,牺牲如此,如今却遭来殿下这般冷言冷语!”梁郡主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本王答应的事情,一定会做到!等本王正式登基的那日,一定会册封宣儿为太子!”石世似乎对于梁郡主的伤心难过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梁郡主缓缓转过身,背对着石世,说道:“如今,你嫌弃我了,是不是!”

    石世背着手,依旧没有看她一眼,只是语气冷漠的说道:“怎么会呢?本王不是那样不念旧情的人!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!”梁郡主悄悄擦了擦泪水,便默默的离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梁郡主离去的背影,石世竟然无动于衷,似乎一夜之间,同林鸟变成了陌路人。

    梁郡主漫无目的的在燕王府里转悠了一会儿,不知不觉来到了自己孩子的屋外。梁郡主轻轻推开门,那孩子已经睡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照顾孩子的婢女听到动静,连忙起身,小声喊道:“郡主……”

    梁郡主看宣儿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,低声问道:“宣儿睡着了?”

    “公子大约是玩累了,刚刚换了衣服便睡下了。”

    梁郡主点点头,看了宣儿一眼,吩咐道:“火盆里的碳火看好,不要让公子着凉了!”

    “奴婢明白!”

    梁郡主走到床边,坐了下来,满是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孩子。她伸手摸了摸孩子的脸蛋,睡梦里的孩子嘟了嘟嘴,看到孩子这般可爱的模样,梁郡主心如刀绞,再次潸然泪下。

    “郡主.....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退下吧!我来照看公子!”梁郡主摆摆手。

    婢女悻悻的点点头,应道: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母子二人终于有了独处的机会,梁郡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泪如雨下,只是始终不敢发出哽咽之声,生怕惊醒睡梦中的孩子。

    细细想来,梁郡主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自己最亲的两个男人,都是为了保住他们的权势,为了他们的荣华富贵。为了这父子二人,梁郡主献出了作为女人的一切......

    到头来,她得到的仅仅是这样的一个结局。

    是的,她早该想到......等待她的,会是这样的一个结局。

    梁郡主与石世的感情,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渐行渐远,如今的石世,或许早已忘了当初的初衷是什么。

    梁郡主在床边坐了许久,天色已晚,她轻轻的点起了房中的蜡烛,又往火盆里加了几块碳,生怕自己的孩子着凉。

    想了许久,梁郡主再次来到宣儿的床前,掏出一个精致的荷包,放到了孩子的枕边。

    接着,她抹了抹眼泪,然后起身往外走。就在她即将打开门的一瞬间,梁郡主忍不住再看了孩子一眼,孩子依旧睡的香甜。

    梁郡主知道,这会是最后一眼。

    离开孩子的屋子,梁郡主绕过后院,直接从后门离开了,她两手空空,什么都没有带走。

    走在邺城的街道上,寒风吹的行人不愿停留驻足,偶尔有人看到衣着华丽的梁郡主,忍不住多看两眼,而梁郡主却目光呆滞,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,也不知道自己去哪里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燕王府已经容不下她,石世也容不下她,全天下的人,也都容不下她。

    “同舟共济……呵呵……”梁郡主傻笑一声,自言自语道:“原来最傻的人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梁郡主漫无目的的街头乱逛,不知不觉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,四周黑灯瞎火,梁郡主这才反应过来,连忙找寻方向,想要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黑暗让人感到恐惧,梁郡主有些惊慌失措,可是她丝毫没有意识到,危险已经降临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几个衣衫褴褛之人忽然出现在几步之外,拦住了梁郡主的去路,梁郡主不由得被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,转身就想要跑。

    没想到一转身,又有两个人堵住了她的后路,借着微弱的月光,梁郡主隐约看到了那两个人面容狰狞,几乎是流着口水,贪婪的朝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!”梁郡主独自一人,自然是完全慌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家的女子!这么晚还在外面溜达,怎么还不回家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怎么还不回家?要不要我们送你回去啊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几个一身污秽,披头散发的难民如同饿狼看到羊羔一般,把梁郡主团团围住,出言调戏,并且开始动手动脚。

    “别动我!我是燕王府的王妃!”梁郡主一边挥舞着双手挣扎,一边喊道:“你们高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“哟!还是王妃娘娘!”其中一个人不仅没有畏惧,反而笑的更加肆无忌惮,面容猥琐的对其他人说道:“咱们弟兄还没睡过王妃娘娘!要不要今天咱也开开荤?”

    他的这个提议,立马得到了其他人的附和,梁郡主惊恐的喊道:“放开我!你们这群滚蛋!你们会被诛九族的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九族?我们哥儿几个都是光棍汉,哪有什么九族?哈哈哈哈!今儿你就陪哥儿几个玩玩吧!”

    说完,梁郡主便被人紧紧的捂住嘴,然后其他人七手八脚的将她扛了起来,慌慌张张的往一处勉强可以容身之地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梁郡主绝望到了极点,她用尽全力想要呼喊,却被人捂住嘴,根本喊不出声,她的眼里满是恐惧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