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九十四章
    徐三看了看石闵,沉默了片刻,终于缓缓说道:“公子聪慧过人,终究还是被您发现了!”

    石闵很是纳闷,说道:“难不成咱们这西华侯府,还有什么秘密?”

    “是有一些秘密!”徐三抬起头,镇定的对石闵说道:“将军一直不让我把这些事情告诉您,是担心您是惹出什么祸端。”

    徐三说着,看了看石瞻的灵位,喃喃道:“如今将军已经去了,西华侯府的主人是公子您,那有些事情,我就都说出来吧!”

    看着徐三神神叨叨的样子,石闵的好奇心被彻底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西华侯府除了外面的数万精兵,还有一支从不露面的人马,用以护卫西华侯府的安全,必要时,窃取情报甚至刺杀。”徐三看着石闵,说道:“这些事情,只有将军和我知道,就连李王二位将军,也毫不知情。”

    石闵对这个消息,颇为惊讶,他连忙问道:“那这些人,为何我从未见过?这些年,竟然隐藏的这么好?”

    徐三笑了笑,说道:“这便是将军的高明之处,这些人,就在邺城的各个角落,藏于市井之中。公子不识得他们,他们却都识得您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说明西华侯府在邺城的眼线不少,为何就没有发现秦姑娘的踪迹?”石闵忽然又把话题转到了秦婉身上。

    徐三一愣,说道:“所以我才说,或许......”

    话说了一半,徐三终究没有把话说完,想了一会儿,又说道:“我会派人继续找的!公子请放心。”

    二人正说着话,屋外传来了一阵沉闷的脚步声,石闵抬头看去,张沐风已经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少将军,秦先生到了!”张沐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秦先生?”石闵一惊,连忙起身,准备去迎接。

    还没走到门口,只见秦怀山一身粗布素衣,大步走了过来。看到石闵和徐三相迎,秦怀山连忙加快脚步,口中喊道:“公子!”

    “先生怎么来了?”石闵问道:“您不是应该在邯郸吗?”

    “前日才得知将军的消息,老朽是寝食难安,这心里难受,所以就连夜赶回来了!”秦怀山说着,抹了抹眼泪,说道:“将军在哪里,带老朽前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石闵连忙引路。

    来到石瞻的灵位前,秦怀山泣不成声,“扑通”一下跪在地上,看着石瞻的牌位说道:“老朽与将军相识一场,早已引为平生至交,谈古论今,把酒言欢,好不快哉!”

    秦怀山又抹了抹眼泪,说道:“将军出征,老朽未能相送,本来还等着将军凯旋的消息,没想到......如今......”

    “先生重情重义,先父一定会记得与您的交情。”石闵说着,走上前,把秦怀山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秦怀山站在石瞻的灵位前,深深的叹了口气,说道:“恨不能与将军并肩作战,此生无力为将军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秦怀山的一席话,无疑又戳中了众人的痛点,一时间,石闵和徐三都沉默无言。

    或许秦怀山察觉到自己的话有些不合时宜,连忙改口问道:“公子,不知小女在何处?老朽已有半年没有见过她,能否叫她出来?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石闵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,尴尬的看了看徐三。

    徐三也不知怎么跟秦怀山,支支吾吾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秦怀山问道。

    “先生......”石闵鼓足勇气说道:“不瞒您说,我们已经找了她几个月了......”

    秦怀山惊讶的问道:“怎么回事?小女不是一直在侯府待着吗?”

    徐三缓缓说道:“大约两个月前,秦姑娘突然不辞而别,不知道去了哪里,我带着人前前后后找了几十天,邺城周边方圆几十里都找遍了,却没有她半点消息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秦怀山急的说话都不利索,忽然,两眼一翻,直接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先生!”石闵连忙扶着他,对徐三喊道:“徐三叔,快,去找大夫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徐三连忙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张沐风!来搭把手!”石闵冲外面喊道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秦怀山听到女儿失踪的消息,一下子急的晕死过去,石闵满怀愧疚,看着床榻上的秦怀山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而在一旁默默站着的欣郡主,在得知这便是秦婉的父亲时,心里更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石闵走在回廊下,欣郡主在身旁默默的跟着,忽然,石闵说道:“听闻梁郡主过世了,你应该回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嫁入西华侯府,况且她是我的庶母,我们没什么感情,为何要因为这个回去?”欣郡主有些不愿意。

    “死者为大,更何况她是你的庶母,岂有你这般道理?传出去,别人议论的是太子殿下,你起码也该考虑考虑你父亲的颜面!”

    欣郡主自觉理亏,低声应道:“知道了......”

    石闵看了她一眼,也就不再说什么。过了一会儿,欣郡主问道:“刚刚那位老者,便是秦婉的父亲?”

    “是的!秦先生一直在邯郸的军营,替父亲做事,听闻父亲过世的消息,特地赶回来拜祭,顺便想见见女儿......”

    欣郡主试探性的问道:“如今秦婉不知所踪,夫君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石闵摇摇头,叹了口气,说道:“还不知道如何向秦先生交代......”

    “交代?他们父女俩的性命本来就是夫君你救的,这年头,能给他们一个容身之所已经是老天有眼了,秦婉她自己跑了,又不是夫君你赶她走的,为何要交代?”欣郡主颇为不平的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听了这话,气不打一处来,斥责道:“你说的这是什么歪理?西华侯府曾经允诺会照顾好秦姑娘,如今她下落不明,西华侯府便是失了信!父亲在时,西华侯府一诺千金,如今父亲不在,这个规矩也不会改!这难道不该给人一个交代?”

    “即便如此,让这位老先生安心在侯府住下,颐养天年便是,夫君何必这样愁眉苦脸?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石闵觉得与欣郡主实在说不通这个道理,便也懒得再去争论,看了她一眼,便径直走开了。

    石闵路过前院,忽然,西华侯府的大门被人撞开,一群不明身份,衣衫褴褛的人涌了进来。张沐风等人连忙将那伙人拦住,刀剑出鞘,喊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!居然敢擅闯西华侯府。”

    那群人乱成一团,一脸惊恐,无人回应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一群巡防营的人冲了进来,把那群人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恕罪,卑职奉命抓捕这些人,无意惊扰府上!卑职这就把他们带走!”一个领头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那人说完,对手下吩咐道:“来人!把他们全部带走!”

    “慢着!”石闵看着那些惊恐万分的人,看起来像是一群流落街头的流民,问道:“抓他们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无可奉告,卑职也只是听令行事!”

    “听谁的令?宁王殿下?”石闵追问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