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九十八章
    赶走了众人,石世终于如愿以偿的有了一个和石虎独处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坐在石虎的床榻边,看着没有半点动静的石虎。不知过了多久,石世原本平静的脸上,开始有了狰狞的面容,眼神恶毒如同地狱的烈火。

    “父皇!你怎么突然躺下了?咯咯咯......”石世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忽然,他猛然站了起来,怨毒的指着石虎骂道:“老匹夫,我胆战心惊的在你身边煎熬了四十多年!终于等到了今天!”

    石世说话之间,拳头越握越紧,此时的他如同被鬼附身一般,神神叨叨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杂种!一生作恶多端!今日终于恶有恶报了吧!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骂了几句,石世忽然坐在了地上,又哭哭啼啼的自言自语道:“庭轩......你为何要一个人跑出去.......我其实没有嫌弃你.......”

    刚刚说完,石世抹了抹眼泪,跳了起来,直接跑到床榻上,一把抓着石虎的衣领,掐住他的脖子,口中念道:“都是你个老畜生!你连畜生都不如!庭轩可是你的儿媳妇!你.......你居然还做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!”

    石世骂完,狠狠的给了石虎一记耳光。

    不知是天意还是这一记耳光的原因,这时候,石虎竟然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这着实把石世吓了个半死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个逆子......你......”

    石虎极度虚弱,断断续续的说着话,想要起身,却根本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说的......话”石虎喘着粗气说道:“朕都......都听到了......朕要......废了......你......”

    看到石虎醒来,石世吓的跪在地上,连连磕头说道:“父皇,儿臣刚刚什么都没说!儿臣刚刚才到!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石虎依旧挣扎着想要起身,口里喊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尽管石虎用尽力气想要喊人,可是这时候的他实在是太虚弱了,就算是只在几步之外的石世,也只是勉强听到。

    见石虎要喊人,石世虽然有些精神错乱,但依旧明白下面会发生什么事情,于是立马起身,按住石虎,捂住了他的嘴,口中低声说道:“别喊!别喊!你别喊了!”

    石世的情绪越来越激动,如同野兽一般疯狂,不可控制,而石虎的眼神由愤怒变成了惊恐,再变成了绝望。

    石虎用尽毕生的最后一丝力气,拼命挣扎,却也只是徒劳,此时石世捂住他口鼻的那只手,对于石虎来说,犹如泰山一般沉重。慢慢的......石虎那浑浊的眼眸里,变得黯淡无光,手脚也不再动弹了......

    过了许久,石世才反应过来,石虎死了,是他亲手杀死的......

    冷静下来的石世,惊恐万分,他吓的从床榻上滚落在地,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,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床上一动不动的石虎,久久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正在殿外的陆安,其实并不放心殿内的情况,一直站在门边,听着里面的动静。殿内隐约传来的动静,让陆安有些疑惑,但是迟迟没有听到石世的吩咐,他以为只是石世不小心碰到了桌椅之类,便也只能耐心的等着......

    终于,石世鼓足勇气,缓缓起身,连滚带爬的到了床榻边,颤颤巍巍探着脑袋,看看床榻上的石虎,石世知道,自己闯了大祸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石虎两眼睁着,嘴巴张开,两手微微握着,,身体微屈,床榻上的被褥被石虎蹬的乱七八糟。

    石世慌乱的把床榻整理好,合上石虎的双眼和嘴巴,努力使一切都看起来和平常一样。

    在他认为一切都可以被掩盖过去的时候,石世忽然大喊一声:“父皇!”

    殿外的文武百官和石闵等人无人不听到这个动静,连忙起身想要进去,却被禁军拦住。

    “快来人!”石世在里面又喊道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石闵一把将两个禁军推开,直接破门而入,冲进去一看,石世正跪在床前。

    石闵一步一步的走向石虎的床榻,石世哭喊道:“快喊太医!快点!”

    跟在石闵身后的陆安看到这个场景,连忙转身就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来到床榻前,石闵看着石虎,已经一动不动的闭上眼睛,胸口一点起伏都没有,连忙探了探他的鼻息,发现原来石虎已经断了气。

    “陛下驾崩了......”石闵吃惊的说道。

    石世“呜呜呜”的哭着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陆安带着太医闯了进来,张太医也管不得那么多,直接将药箱丢到一边,连滚带爬的跪在了床榻前,替石虎把脉。

    刚刚抓到石虎的手腕,张太医便吓的放手了,再起身探了探他的鼻息,连忙给石世跪下,磕头说道:“太子殿下节哀......陛下驾崩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父皇......”石世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陆安确认石虎已死,便走到养心殿外,对百官们喊道:“陛下驾崩了!”

    百官们纷纷跪地,不敢起身。

    看着床榻上的石虎,石闵的内心百感交集,这个让他有感恩又憎恶的皇帝,就此终结了一生,他没有流一滴眼泪,却又伤心难过。

    “殿下!正事要紧!您快起身吧!”石闵说着,蹲下身把石世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石世颤颤巍巍的抓着石闵的胳膊站起身,泪流满面,有些狼狈。石闵小心翼翼,却无意间看到,石世的手背上,有两道血痕,那分明的人手指的抓伤。

    石闵有些吃惊,但是并不确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于是并没有声张,假装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在石闵的搀扶下,石世走出了养心殿,殿外寒风凌冽,百官们依旧跪在地上,一个个冻的瑟瑟发抖,却无人敢动一动。

    “恭迎太子殿下登基!吾皇万岁!”陆安首先喊道。

    百官们立马磕头齐声喊道:“拜见陛下!”

    石世在浑浑噩噩和战战兢兢中煎熬了几十年,终于如愿以偿的当上了皇帝,此时此刻的他,看着跪在脚下的群臣,有种莫名的兴奋。

    “众卿家平生!”石世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石世当着百官们的面,说了一大堆话,跪在一旁的石闵半句都没有听进去。此刻石闵的内心,一片混乱,他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,还是该难过。

    高兴?也对,西华侯府期待的皇帝,终于登基了,将来中原的汉人士族百姓,或许能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难过?也没错,这些年,西华侯府一直都是活在夹缝之中,异族不容他们,汉人中虽有威望,却也遭人唾弃,被指助纣为虐。他不知道西华侯府的过去,现在,将来,到底如何做,才是最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石闵只知道,中原的汉人,不能亡!中原的百姓,不能忘!祖宗的血脉,不能断!

    希望,石世真的能善待中原百姓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石闵重重的磕了一个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