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章
    “英雄造时势!公子有无双之才,如今又是兵权在握,何必寄人篱下?待时机成熟,便可一举取而代之!”

    “先父在时,先生便说过这样的话,但是先父并未采纳,如今先生再提此事,也是徒劳!”石闵镇定的看着秦怀山,说道:“此事,先生还是不必再提了,若是传出去,或许会让西华侯府陷入尴尬的境地。”

    秦怀山默默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也罢,老朽失言了......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张沐风在外忽然叩了叩门,说道:“少将军,有消息来了!”

    秦怀山识趣的站起身,行礼说道:“老朽先行告退,就不打扰公子了!”

    石闵起身回礼说道:“先生就在侯府安心住下,剩下的事情,交给石闵去办即可!”

    “谢公子......”

    秦怀山离开后,张沐风走了进来,双手将一封书信交给了石闵,说道:“少将军,这是陆公公派人送来的!”

    石闵一听,连忙拆开书信一看,脸色顿时就变了。

    “少将军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石闵愣了一下,说道:“没事,退下吧!”

    张沐风悻悻的点点头,应了一声: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待张沐风离开,石闵重新拿起了那封信,信上的内容,只有寥寥数字:“指缝有皮屑,或为外力致死。”

    石闵的手有些颤抖,他连忙将信收了起来,塞在了自己的坐垫下,心口却“扑通扑通”的猛跳,因为他内心有难以掩盖的情绪。只是这几个字,再联想到自己看到的情况,石闵深感自己知晓了一个天大的秘密,那便是石虎的真正死因。

    一开始,石闵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个消息,沉思了许久,石闵还是决定,让这个消息就此湮没,毕竟,此事捅出去,只会引得天下大乱,于西华侯府并无益处。

    但是让石闵真正担心的,是石世。

    一个向来看似文文弱弱的人,竟然会干出这样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。石闵不畏惧死亡,也不畏惧别人制造死亡,他真正畏惧的,是看不透的人性。那个让西华侯府费尽心思去搭救的石世,居然会弑君杀父,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?

    石闵瞬间变得非常迷茫,原本他对于赵国的未来还颇有信心,想着念着盼着朝廷会善待中原的百姓。如今,石世在他心中过往所有的印象,全部颠覆了。

    石闵不再确信自己和父亲当初的选择,是对还是错,他甚至开始动摇,觉得秦怀山的话,或许有几分道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石闵不愿再想下去,无论如何,他愿意让一切都归于平静,只要石世能做到当日所言的那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个冬天,邺城甚至整个赵国都笼罩在灰色沉寂的气氛之中,死亡和严寒,是这个冬天留给世人仅剩的一丝印象。

    石世如愿以偿的当了赵国的皇帝,很快,当初那些支持石世的,基本都步步高升,尤其是张豹。

    张豹对于石世来说,是有救命之恩的,又足智多谋,精明干练,所以在石世登基后没几天,便重新启用了张豹,任命为原来是尚书一职。

    有人问张豹,已张豹的功劳加上与陛下的私交,当丞相都够了,却只是官复原职,心中难道就没有什么不满?

    张豹笑了笑,答道,先帝刚刚驾崩,陛下能启用我张豹已经是冒天下之大不韪,对先帝不敬,张豹何德何能,让陛下如此厚爱,别说是官复原职,就算是让张某当一个小小文书,也是陛下莫大的恩典了。

    此言传到了石世的耳朵里,听的他心花怒放,非常感动,而张豹也因此成为石世心中的股肱之臣,渐渐的,也就动了再次提拔张豹的念头。

    而就张豹目前的官阶,再上前一步,就是位列三公了,唯一能动的,那便是高尚之。

    对此,高尚之早有预料。

    “大人,听闻这新皇帝,想要拿您开刀了!”石鉴一边对高尚之说道,一边看着一本名册,那名册上是满朝文武的名字和官衔。

    高尚之微微一笑,说道:“意料之中的事情,老臣在朝浑浑噩噩的混了这么多年,前些日子又连续犯下两个大错,新帝到现在没有取老臣的性命,已经是开恩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罢,大人都这么大岁数了,本王也实在不忍心让大人操太多的心,每日在朝堂上装疯卖傻,确实是为难大人了!”石鉴看了高尚之一眼,合上手里的名册,又缓缓说道:“如今诸事已无需大人再出面,趁着现在老二还没追究大人,急流勇退,明哲保身罢!”

    “殿下说的,正是老臣所想,就此离开朝堂,反倒是清静。”

    “清静?”石鉴笑了笑,说道:“还没到完全清静的时候,本王还需要你替本王排忧解难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高尚之与石鉴相视而笑。

    高尚之沉默了一会儿,忽然抬头问道:“如今新帝已经登基,殿下打算何时开始您的计划?”

    石鉴缓缓睁开眼,微微皱眉,默默的说道:“还没到可以动手的时候,本王在等待一个时机。”

    “时机?什么样的时机?”高尚之不解。

    “一个可以让西华侯府和老二反目成仇的机会!”

    “反目成仇?”高尚之恍然大悟,说道:“没错!确实需要这样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一旦西华侯府与老二反目成仇,西华侯府的力量便会急剧削弱,而老二也会因此而痛失左膀右臂,到了那个时候,才是本王出手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高尚之微微点头,说道:“殿下说的没错,到了那个时候,宁王府要么不出手,出手便是要一击必中!”

    高尚之说着,想了想,又对石鉴说道:“只是老臣有一点想不明白,怎样的事情会让这两个人反目成仇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人,当初您有一句话是说对了!”

    “哪句话?”

    “若是有一天,石世觉得石闵不再靠得住的时候,那他们反目成仇的日子也就来临了!”石鉴说着,突然神秘的笑了笑,说道:“敲,本王的手里,已经收集了可以挑起他们矛盾的一个关键消息,咱们真正缺少的,实际上是一个契机!仅此而已!”

    “怎样的契机?”高尚之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石世笑了笑说道:“一个石闵犯错的契机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