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零一章
    “老臣现在担心的,是陛下会如何处置我……毕竟……秘药是老臣所献,先帝的死,是因此而起……”高尚之颇为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多年来在朝中并无什么过错,老二最多也就是罢了你的官。”

    “怕就怕,有人想针对老臣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豹跪在石鉴的面前,磕头说道:“陛下的大恩,已经让微臣没齿难忘,如今还要封赏微臣,这……微臣实在不敢再受封!”

    “以你张豹之才,做这个丞相,绰绰有余!高尚之浑浑噩噩的混了这么多年,早就该让他告老还乡了!”石世说着,又对石闵说道:“上次在朝堂上,听说他与你因为兵权一事起了争执,你们俩都是朕的股肱之臣,岂能让你们在这种事情上受半点委屈?”

    石闵对此并不感兴趣,于是淡淡的说道:“高丞相多年来虽然平庸,却也没出什么差错,前些日子出征辽东,粮草的调度多半是高丞相的功劳,如今陛下刚刚登基,贸然罢了他的官,总要有个缘由,免得落人口实。”

    张豹看了一眼石闵,微微皱眉,眼神里有一丝闪烁。

    这时候,坐在末位的一人站出来对石闵说道:“缘由?下官认为,别说是罢了他的官,就是杀他满门,也有足够的理由!”

    石世好奇的问道:“什么缘由?”

    “微臣听闻,先帝生前曾服用一种什么秘药,那秘药可有助于房事,却也对身体有不小的损伤,先帝的驾崩,与这秘药脱不了干系,而这秘药,正是高尚之献给先帝的!”那人说着,恭恭敬敬的对石世行礼说道:“陛下,这可是弑君之罪!您说,就冲这一点,难道高尚之还能不死?”

    听到旁人谈及石虎的死,石世微微皱眉,眼神闪烁了一下,而这细节,早已被石闵记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“陆安,是不是有这么回事?”石世严肃的问道。

    陆安连忙应道:“确实是这么回事......不过丞相大人在献药之时也曾对先帝说过,此秘药不可多用,否则定会损伤龙体,先帝一时兴起,没有把持的住......”

    “陆公公,说话可要当心呐!”张豹打断了陆安的话。

    陆安自知言语有失,连忙向石世请罪道:“奴才口不择言,请陛下恕罪!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,那高尚之也不必告老还乡了,让他直接去陪伴先帝岂不是更好!”石世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陛下英明!”有人附和道。

    石闵微微皱眉,对于石世的这个决定,他显然是有些吃惊的,但是自从知道了那件事以后,石闵已经有意无意的保持低调,尽量不说话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很快,高尚之的丞相府便来了一群人,是禁军直接带着石世的圣旨,把他给直接带走了。

    得知这一消息的石鉴,焦急万分,坐立不安,一时间懊恼无比。

    “都怪本王过于心急,把大人推上了风口浪尖!”石鉴悔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,何不劫狱?以我等的身手,想要救出丞相大人,并非没有可能!”老六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六,殿下面前不许胡说!”老三呵斥道。

    石鉴看了老六一眼,并未加斥责,老六也悻悻的退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老三试探性的问道:“殿下,现在丞相大人身陷囹圄,得赶紧想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本王以为,按照老二的个性,顶多就是将高大人罢官,没想到真被大人说中了,如今本王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!”石鉴咬咬牙,缓缓说道:“劫狱肯定是不行的!那样一来......宁王府就直接搭进去了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大人年事已高,这天寒地冻的,牢里的日子肯定难熬。”

    “派人去疏通关系,好生照料大人,不要让他吃苦受罪!本王想办法救他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屋外来了一个士卒,禀报道:“殿下,张大人求见!”

    “张大人?哪个张大人?”石鉴问道。

    “张豹张大人!一同来的,还有驸马爷!”

    “他们俩来做什么?有没有说是什么事情?”石鉴再问道。

    那人摇摇头,说道:“没有,只说来拜会殿下。”

    石鉴微微皱眉,说道:“黄鼠狼给鸡拜年,没安好心!带他们到前厅,本王马上就来!

    
共2页,现第1页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