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零二章
    ,!

    石鉴笑着说道:“也是!张大人到底是张大人,难怪深得陛下信任,这等觉悟,确实是高!”

    “宁王殿下过奖了!”张豹说着,喝了一口酒,说道:“其实今日来,有件事受人之托,想来请教一下宁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又是受谁之托?”

    张豹微微一笑,说道:“受陛下之托。”

    石鉴一怔,又问道:“陛下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宁王殿下是知道的,陛下能有今日,实属不易,今日张豹蒙受这么大的恩典,全因陛下皇恩浩荡,感念张某当日救主之功。当然,有功劳的并非张某一人,还有宁王殿下您,以及那位始终没有露面的神秘朋友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原来张大人今日来,喝杯薄酒是假,替陛下办事是真。”石鉴笑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感念有功之臣,特命下官来跑一趟!”张豹看着石鉴说道:“陛下的这番心意,还望殿下不要辜负了的好。”

    石鉴微微一笑,说道:“张大人的意思,小王已经明白了!”

    “那......敢问宁王殿下,那日在大理寺暗中相助的,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如果小王告诉二位,那日派人去大理寺帮忙的,正是我宁王府,二位信不信?”石鉴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人问道。

    张豹一愣,石闵也有些吃惊,石鉴看着二人的表情,忽然大笑道:“哈哈哈哈,跟二位开个玩笑!”

    石鉴说着,停顿了一下,饮了一口酒,说道:“不瞒二位,当日来我巡防营报信的,是高丞相!”

    “高丞相?”张豹有些惊讶,问道:“殿下的意思是说,那两个黑衣人,也是他派去的?”

    “这我就不知道了!”石鉴镇定的看着两人,说道:“当日丞相大人并未说会派人去相助,只说让巡防营的人马去大理寺接应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初张某问殿下此事,殿下为何不说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高丞相要在下不可告诉任何人,小王既然与丞相大人有言在先,自然不能食言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今日殿下为何又愿意说了?”

    “刚刚张大人已经说了,陛下感念旧恩,现如今丞相大人身陷囹圄,等候发落,不知生死如何,小王虽然不愿多管闲事,但是是非黑白,还是分得清的!若非他有性命之忧,小王也懒得多嘴。”

    “宁王殿下倒是有些消极避世的心态。”

    石鉴苦笑着摇摇头,说道:“这并非消极避世,而是多年来领悟到的生存之道,各人自扫门前雪即可,何必去掺和那么多?若非如此,宁王府也不可能安安稳稳的度过这么长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往往隐世不出的,要么是胸怀大志等候时机,要么是真心想要遁世隐居。”张豹狡黠的笑了笑,范围道:“不知殿下是属于哪一种?”

    石鉴笑了笑,指着张豹说道:“张大人不愧是张大人,这言语之中满是乾坤!”

    “宁王殿下也不赖,字里行间,一言一语都说的滴水不漏!”张豹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小王哪有这般本事,张大人过奖了!石鉴只求乱世之中得个安稳,自知身无济世之才,胸无纵横之志。”石鉴说着,指了指石闵和张豹,说道:“不像二位,一个是治世之能臣,一个是治军之良将。”

    “谢殿下抬举......”

    “宁王殿下!”石闵忽然开口,打断了张豹的客套话。

    张豹一愣,石鉴则立马问道:“小闵,咱们是自家人,就不必殿下殿下的叫了,有什么话就说吧!不必客套!”

    “照殿下的意思,是高丞相从中斡旋了此事,才让当时的燕王,如今的陛下化险为夷,对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这样说!”

    “至于那两个黑衣人,殿下则毫不知情,对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好了,张大人,咱们走吧!”石闵说着,起身对石鉴说道:“多有打扰,宁王殿下,我等就此告辞!”

    张豹还没反应过来,石闵转身就往外走,弄得张豹尴尬不已,连忙起身,匆匆对石鉴说道:“下官告辞!”

    石鉴笑道:“慢走啊!不......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两人便已经出门了。石鉴的笑脸也瞬间消失,脸色甚是严肃。

    这时候,老三站在了门口,石鉴问道:“知道该怎么做了吧?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!”

    石闵快步出了宁王府,张豹小跑着追了上来,心有不甘的问道:“公子,为何这般匆忙要走?在下话还没说完呢!”

    石闵停下脚步,看着张豹反问道:“张大人,你自己都说了,这宁王殿下说话滴水不漏,您觉得再问下去,能问出什么结果来?既然已经知晓是高尚之说服了宁王调动巡防营,那剩下的事情,我们再去找高尚之问问便是,何必多费口舌?”

    石闵说完,拔腿就走,张豹又追上去,说道:“在下也是不放心,所以想多问几句,看看着宁王会不会是在骗我们。毕竟陛下交代咱俩把这事情弄清楚,咱们也得给陛下一个交代不是?”

    “这宁王殿下眉眼之间,不显山不露水,自始至终无论大人你如何发难,他都心平气和,不慌不忙,此等忍耐之力,绝非你我能比。”石闵说着,看了张豹一眼,说道:“若他有意遮遮掩掩,咱们当场也识破不了。若他说的是真话,咱们再待下去,也是浪费时间。所以现在离开,再合适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公子现在准备去哪里?”张豹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进宫,如实禀报陛下!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!”张豹拉住了石闵,说道:“公子留步!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事情还没搞清楚,一切都还是宁王的一面之词,我们得去趟大理寺监,找到高尚之,才能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高尚之命悬一线,得先让陛下知道是什么情况,免得事情还没弄清楚,高尚之便丢了性命!”

    张豹摆摆手,说道:“看来公子还是不懂官场君臣之道,咱们做臣子的,当然要把事情都弄清楚了,再去向上面禀报!依我看,咱们还是先去大理寺,问问高尚之到底是怎么回事,然后理清楚了再进宫,这样比较妥当!”

    石闵听了张豹的话,想了一会儿,默默点头说道:“张大人说的也有些道理!那就先去大理寺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