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零六章
    ,!

    石世裹着一件皮裘,光着脚,半躺着,听张豹禀报所查之事。

    “查了半天,也没弄清楚那两个黑衣人到底是谁派来的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张豹应道:“宁王声称黑衣人的事情,他一无所知,调动巡防营的兵马只是应高尚之的话,前去接应!而高尚之又说,那两个人他根本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就奇了怪了!救朕的那个人,不愿意表露身份!天下间还有这样的人!”石世笑道。

    “微臣觉得奇怪的是,到了这个地步,高尚之的反应为何有些让人捉摸不透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捉摸不透?”石世微微坐好,问道。

    “高尚之犯的是什么过错,他心里应该清楚,陛下若是真想杀他,他一百个脑袋都不够砍的!可是他似乎根本不为此事担忧。”张豹说着,沉思了一会儿,又说道:“虽说他口口声声的自称已看破生死,不拘泥于物。但微臣觉得,这世上没有不怕死的人,真要到了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,心中必定有些许恐慌,除非他觉得自己死不了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高尚之笃定朕不会杀他!”

    张豹微微点头,说道:“微臣觉得,他应该是这个意思!”

    “朕现在是九五之尊!所有人的生死都掌握在朕的手里!他高尚之一把老骨头,凭什么认定朕不会杀他?”石世有种被人挑衅的感觉,心中十分不悦,又说道:“目前看来,他有恩于朕,但是先帝的死,与他脱不了干系!这老东西未免过于自信了吧!”

    张豹摇摇头,说道:“臣以为,高尚之能如此淡定,还有其他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原因?”

    “微臣相信,他高尚之有恩于陛下的消息,很快就会传便赵国,功高莫过于救主,他既没有结党营私擅权专政,也没有贪赃枉法举兵造反,陛下杀他,以什么缘由?”张豹想了想,又说道:“没错,生杀大权确实掌握在陛下您的手里,但是细细想来,高尚之轻易杀不得!一来,陛下刚刚登基,便以莫须有的罪名杀他,堵不住天下悠悠之口......”

    “莫须有的罪名?他献的什么狗屁秘药,害死了先帝,这罪名还小吗!”

    “陛下!您想想,若是以这个罪名杀高尚之,那先帝的颜面何存?传出去,是要被鲜卑匈奴等人笑话的!赵国也会因此颜面扫地!”

    石世微微皱眉,心中似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最主要的一点,臣觉得至少目前还不能杀他!”张豹镇定的看着石世,说道:“高尚之的身上,一定有什么秘密是我们不知道的!他口中所说的看不透的势力,到底指的是谁?臣毫无头绪,臣相信,西华侯府也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把高尚之留着,通过他,来找出那个一直隐藏着的黑手?”

    “对!”张豹点点头,说道:“微臣今日与闵公子也曾探讨过此事,我等二人一致认为,早几日在大街上行刺陛下的黑衣人,与那个所谓的幕后黑手,有一点关系!但是这个人想救陛下,却又行刺陛下,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用意!是敌是友,微臣暂时还分辨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,朕就交于你去,务必替朕查清楚!”

    “微臣遵旨!”张豹磕头应了一声,又问道:“那高尚之......陛下打算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“容朕想想再说!”石世说着,撇了撇嘴,又说道:“说到那天的刺客!朕这几日还无暇顾及此事,下面查的怎么样了?可有消息?”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还没有!”

    “此事是交由谁去办的?”

    “还是交给了宁王殿下的巡防营!”

    “老三这个人,真是烂泥扶不上墙!”石世骂道:“明明救驾有功,朕却偏偏不想赏他!说他没本事,他把巡防营的人治的服服帖帖,说他有本事,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职!”

    “陛下还在为郡主的事情耿耿于怀......”

    听到张豹提到梁郡主,石世狠狠的瞪了张豹一眼,张豹自知自己说错了话,连忙磕头说道:“臣失言......陛下恕罪!”

    “陆安!”

    “奴才在!”

    “明天早上派人再给宁王去个信,让他以最快的速度,把行刺朕的人抓捕归案!否则,朕唯他是问!”

    “奴才遵旨!”

    石世又看了看张豹,吩咐道:“跑了一天,早些回去歇着吧!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张豹连忙起身,行礼说道:“微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待张豹离去,石世依旧坐在那里,双目微闭,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。过了一会儿,站在旁边伺候的陆安小声说道:“陛下,夜深了,您该去歇着了!”

    石世微微睁开双眼,看了看四周昏暗的大殿,一种莫名的恐惧涌上心头,他的脑海里,忽然想起了石虎死在他手下之时那狰狞的面容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石世不禁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“传乐府令,朕要听曲看舞!”石世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陛下,现在是先帝大丧期间,依礼制,这段时间不能......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石世大声呵斥道:“这宫里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奴才说了算了!”

    陆安吓的连忙跪地喊道:“奴才知罪......”

    石世窝着一肚子的火,瞪着跪在地上的陆安,却终究没有再责骂。其实石世并非真的想看歌舞,他只是不敢入睡而已,生怕梦到不该出现的东西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石世终于开口说道:“把这大殿里的烛火点亮一些!”

    “奴才遵旨!”陆安连忙起身。

    此时陆安已经大约明白了石世的心思,他没有再多说什么,直接吩咐太监婢女们去取了蜡烛油灯,将整个宏光阁内,照的透亮。

    见四周灯火通明,石世这次松了口气,内心稍稍放松了一些。

    陆安识趣的走到石世身边,说道:“陛下,殿内每个角落都已点上烛火,是否现在就寝?”

    石世早已疲惫,他缓缓起身,一旁的陆安连忙上前扶着。

    “陛下放心,奴才们都在帘子外候着,听候陛下吩咐!”陆安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陆安这样说,石世微微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小子做事,不错......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夸奖!”陆安小声应道。

    陆安扶着石世来到床榻前,那是按照石世的要求刚刚换新的一张床榻。陆安小心的替石世更衣,又对身边的太监吩咐道:“看好盆里的炭火,不得大意!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这时候,石世忽然问道:“刚刚朕看那边靠墙有个柜子,那柜子里放的是什么?怎么还没有挪走?”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那个柜子是之前就一直在那里的,奴才也不太清楚放的是什么,应该是一些衣物之类,明早奴才就命人把它搬走!”

    石世点了点头,吩咐道:“行了,退下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