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零八章
    a ,最快更新冉魏大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似乎自陛下从大理寺出来以后,已经性情大变,从梁郡主的事情上,便可以看得出来!”陆安说道。

    “梁郡主?这中间有什么说法?”

    “奴才听闻,梁郡主当天被送出宫,回到燕王府,便受尽冷眼,所以万念俱灰之下,才独自一人离开了燕王府,谁知便遭遇了不测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么回事……”石闵默默的点点头,说道:“看来陛下真的变了!”

    “奴才劝公子一句,千万不要把现在的陛下当做以前的燕王!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你的意思!”石闵郑重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说话间,二人来到了宏光阁外。

    这一日,正是天朗气清,虽然天气有些寒冷,但是太阳倒确实不错。

    石世背着手,披着斗篷,站在太阳下,仰着头,闭着眼,似乎在晒着太阳。

    “拜见陛下!”石闵行礼喊道。

    石世微微睁开眼,瞥了一眼石闵,吩咐道:“起来吧!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石闵毕恭毕敬。

    “今日天气还不错!走吧,随朕去走走!”石世对石闵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臣遵旨!”

    石世转身对陆安等人吩咐道:“不必随驾!”

    “奴才遵旨!”陆安等人齐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陆安!”

    “奴才在!”

    “带人把宏光阁里里外外再收拾一遍!把该扔的都扔了,该换的都换了!”

    “奴才遵旨!”

    石闵看了一眼石世,石世脸色严峻,丝毫没有往日的和善。

    二人出了宏光阁,走在回廊下,年关将至,宫里宫外都需要清理打扫,这是历来的规矩。一路上婢女和太监们纷纷给二人磕头行礼,弄的石闵颇为尴尬。

    “朕还记得,你小时候在宫里玩耍,跑来跑去,没少惹祸端!”石世忽然换了一副笑脸,转过头对石闵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时候臣年少顽皮,让陛下见笑了。”石闵谨慎的应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你与朕两个人,叫朕父皇就好!”石世说着,拍了拍石闵,说道:“你父亲不在了,朕是你的岳父,也就是你的父亲!”

    “臣不敢......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!”石世笑着戳了一下石闵。

    两人又走了几步,石世又问道:“欣儿这些日子在府里住的可还好?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的话,府里上下对公主恭敬有礼,应该没有让公主受委屈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欣儿是朕的掌上明珠,你可不能让她受半点委屈!”

    石闵连忙应道: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明日开始,早朝也停了,明日你送欣儿进宫小住几日吧!”石世吩咐道。

    石闵点头应道:“臣遵旨!”

    “自半年前,本王蒙冤,被关进了大理寺的死牢,原本以为再无重见天日之时,没想到你父亲与张豹等人硬是将朕救了出来!欣儿也多亏了你们照顾!朕是欠了你们天大的恩情了!”

    “这是西华侯府份内之事,陛下不必言谢!”

    “石遵终究是恶有恶报,得到了该有的下场!朕受过的苦,都是拜他所赐!”石世说到这里,眼神里满是憎恨。

    “石遵已死,庆王府上下也被满门抄斩,陛下不必再为过往之事耿耿于怀,如今的赵国,您才是一国之君!这才是最重要的!毕竟苦尽甘来!”

    听了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石闵这话,石世的脸色稍稍缓和,颇感欣慰的说道:“你的话,说的很对!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

    “有件事,朕想问问你!”

    石闵连忙应道:“不知陛下说的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先帝驾崩那天,朕被你的人护送进宫,半路受到一群黑衣人的行刺,这件事,你应该很清楚吧?”

    石闵心中一惊,连忙跪地,解释道:“臣知道此事,是微臣安排不周,让陛下受了惊吓!”

    石世摆摆手,说道:“朕不是在责怪你!起来!”

    石闵有些犯懵,立马又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朕想问你的是,那些人的来路,你有没有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石闵摇摇头,说道:“不瞒陛下,隔天微臣就让手下在邺城内外暗中调查,但是这些人查不到半点线索,至于来路,微臣就更加不得而知了。”

    “堂堂的天子脚下,光天化日之下十几个蒙面人当街行凶,朕居然连他们是谁派来的都不知道!真是讽刺!”

    “微臣听部下说,那日有几个刺客被狼骑尉当场击杀,尸体应该是被巡防营带走了,不知道宁王殿下那里,有没有什么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尽早已经派人去了巡防营,要宁王尽快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,但是朕总觉得这宁王办事情,不够得力!这件事,你替朕盯一盯!”

    “陛下既然已经下令让宁王殿下去负责此事,微臣现在再去横插一脚,是不是有点......”

    “有点什么?”石世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微臣刚刚接管先父的兵权,军中大小事务尚不熟悉,更何况臣是习武之人,心思没那么细腻,查案之事,臣以为,张大人更能胜任!”

    石世想了想,默默点头,说道:“也罢,那朕令张豹再费些心思吧!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

    “说到军务,朕今日也在思量,这朝中的兵马节制上,似乎有些问题,你有没有察觉到?”

    “微臣愚钝,不知陛下说的是哪些问题?”

    “石遵之所以可以煽动谋反,归根结底,是他手头的兵权太大!他一个外放的皇子,无需皇命可轻易调动数万兵马!若是各个都这样,那还得了?”

    “陛下,石遵只是一个特例!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!”石世摆摆手,严肃的说道:“各郡县的兵马调动,不可一个人说了算!得让他们相互牵制!这样对朝廷才不会有威胁!”

    “可是一旦战事爆发,为将者不能及时发号施令,那该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也有道理!但是朕得做点什么,避免有人成为第二个石遵!”石世说着,停下脚步,背着手,沉思了片刻,又说道:“这件事,等开了春,要拿到朝堂上让朝臣们议议。你想想,先帝在时,李城军表面上只有四五万人,可是他石遵暗地里却还养着两万士卒!这足足有六七万人马!这么大的来去,先帝一无所知!正是因为没有人监督,天威照不到那里,他们才敢如此肆无忌惮!”

    石闵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从另外一个方面说,他石遵要多养活两万人,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!那是两万张要吃饭的嘴!他石遵能做到瞒天过海,这说明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说明了朝廷拨下去的赈灾粮草,被他挪为私用了!”

    “岂止如此?依朕看,李城的税赋必定高于朝廷的标准,多出来的那一部分,也进了石遵的口袋!这一点,从庆王府查抄的金银数额就能看得出来!”

    “陛下分析的非常有道理!”

    “你这几天也好好想想,就兵权节制一事,给朕写个计划方案,替朕出出主意!”

    “微臣遵旨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