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一十一章
    a ,最快更新冉魏大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永昌阁内,一片狼藉,石世提着剑,光着脚在屋内走来走去,披头散发,衣衫不整,婢女太监们都躲的远远的,不敢靠近,禁军们也不敢上前,生怕伤了石世。

    陆安匆匆忙忙的赶到,一把推开围观的几个太监,问道:“陛下怎么样了!”

    “陛......陛下他......”小太监指了指殿内。

    陆安朝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,只见石世拖着剑,从一根柱子后面缓缓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

    陆安喊了一声,迈过门槛就要进去,却被两个小太监死死拽住,那两人喊道:“大人,别过去!”

    “胡说!陛下都这般模样了,万一受了风寒怎么办!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”小太监支支吾吾的指着远处角落说道:“已经有人死在陛下的剑下了......”

    陆安仔细看了看,果然大约二十步外的一根柱子旁,一个小太监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我走之前,陛下不是已经入睡了吗!”陆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奴才们也不知道啊,陛下睡到半夜,忽然大喊一声,便从睡梦中惊醒,也着实把奴才们吓了一跳。接着,陛下就满屋子的跑,又拿着......”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从陆安等人的背后响起,紧接着,陆安感觉到有人大力抓住了他的胳膊,猛的把他往后一拽,他一个踉跄跌倒在地,在地上结结实实的打了几个滚。

    还未等他爬起来,便听到太监和婢女们惊恐的喊叫声,他连忙抬头一看,石世挥舞着手里的剑,已经朝他们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婢女太监们如同惊鸟一般四下逃散,陆安在本能的驱使下,也连滚带爬的往后退,根本顾不上刚刚是谁扯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去死吧!”石世喊着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石世本能的转了转脑袋,却没注意脚下,直接被永昌阁大门的门槛给绊倒了,手里的剑也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呀!”石世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快快快!把陛下扶起来!”陆安惊慌失措的喊道。

    几个禁军见石世手里没剑,这才敢壮着胆子涌上去,七手八脚的把石世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陆安连忙爬了起来,石世却已经摔的七荤八素,不再闹腾。

    “陛下恕罪!是奴才们没有扶着陛下!”陆安跪地喊道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石世耷拉着脑袋,只发出微弱的声音。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陆安抬头看看,见石世不动弹,连忙喊道:“赶紧把陛下抬床上去!快喊太医!”

    禁军们这才反应过来,一群人又小心翼翼的把石世抬上了龙塌,一个个连大气都不敢喘。

    石世被平放到床上,陆安小心的拨开他脸上的乱发,这才发现,石世的下巴已经磕破,脸上也有擦伤,鼻孔里好像还流血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般情形,众人吓的腿都软了,石世伤成这样,永昌阁上下都得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所有人手足无措,一个个呆站在原地,相互看看,眼神里满是求助和惊恐。

    这时候,石世微微睁开了眼,见一群人都站在自己床边,不由得吓了一跳,喊道:“你们什么人!滚开!”

    “陛下!您......”

    “朕的脸......”石世顿觉脸上火辣辣的痛,连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“陛下!别碰!”陆安连忙喊道。

    可是已经晚了,石世“啊”的一声惨叫,听的那些太监婢女们都一哆嗦。

    石世感觉到脸上有些黏糊糊的,他摊开手掌,接着烛光,这才发现手上有不少血迹。

    清醒过来的石世勃然大怒,吼道:“你们这群该死的奴才!朕要杀了你们!”

    “陛下息怒!陛下息怒啊!”陆安连连磕头,喊道:“您现在脸上有伤,切莫动怒!等奴才们伺候您把伤养好了,您再处置奴才们不迟!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石世话还没说完,外面便传来了声音:“让开让开,太医来了!”

    围在旁边的禁军们连忙散开,一个约莫四五十岁的太医拎着药箱匆忙赶了过来,来到石世的床榻前,先是跪地喊道:“臣拜见陛下!”

    石世还没应声,那太医便膝行向前,再次说道:“容臣看看陛下的伤势。”

    石世没有吱声,但是狠狠的瞪了陆安等人一眼,此刻的他,或许根本就不记得自己刚刚干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陆安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,指了指角落里早已死去的太监,对那几个禁军吩咐道:“几位大哥,麻烦把那边收拾一下!”

    那几个人默默点头,便去收拾了,石世不清楚发生了什么,微微仰起头,看了看那几个人干什么。

    看到那几个禁军抬着一具死尸出去,石世的眼神里满是惊讶,他微微抓紧了盖在身上的被褥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!赶紧都收拾干净了!”陆安假装对太监们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陛下受的是皮外伤,不碍事!”那太医观察了许久,终于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留下什么疤痕吧?”陆安连忙

    -啃-——-书--网-小--说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--啃--书-小--说--网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

    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心养着,敷上药,不要见风,应该不会!”太医微微侧脸应道。

    陆安见石世正怒视着他,吓的连忙跪地磕头,说道:“陛下恕罪!都是奴才的罪过......”

    石世没有说话,一旁的太医不愿掺和,识趣的说道:“陛下稍候,微臣这就去配药!您的伤口,切莫再用手去触碰,免得化脓。”

    石世微微摆摆手,示意他退下。

    太医连忙拎着药箱,匆匆离去,留下陆安颤颤巍巍的跪在石世的床榻前。

    “朕问你,刚刚那个抬出去......是怎么回事!”石世声音低沉的问道。

    陆安微微抬头,看了看石世,再回头看看刚刚躺着死尸的位置,嘴唇嗫嚅,缓缓说道:“奴才......奴才不敢说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说就是欺君!朕现在就可以杀了你!”石世呵斥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陆安不由得吓的往后退了退,喊道:“陛下饶命!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陆安跪在地上,吓的满头大汗,咽了咽口水,胆战心惊的说道:“是陛下您杀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朕何时杀过人?又是何时受的伤!”石世捶着床怒斥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石世受伤的脸又开始疼了起来,他连忙伸手想要去捂着。

    “陛下!不能用手啊!”陆安喊道。

    石世这才想起刚刚太医的嘱托,咬着牙,忍耐着疼痛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石世缓缓开口问道:“朕何时杀了那个奴才!你这奴才满口胡言!”

    “奴才没有!”陆安低着头喊道:“刚刚......刚刚陛下如同......”

    “如同什么!快说!”石世压低嗓门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如同邪灵附体一般,不认得任何人......您......您难道什么都不记得了吗?”陆安结结巴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朕一直睡在床上,何时起来过!朕脸上的伤,是谁干的!”

    “刚刚您拿着剑,追杀奴才们......不小心被门槛绊倒了......您的伤,是摔的......您若不信,问问这两个婢女便知......”陆安说着,微微起身,指了指一直跪在旁边的两个婢女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!”石世问那两个婢女。

    “陛下饶命啊......”那两个婢女早已吓的魂不附体,紧紧的靠在一起,不敢抬头,也不敢回答石世。

    看着三个人跪在自己的床榻前,那副战战兢兢的惶恐之相,再看看自己光着脚,衣衫不整,头发凌乱,石世一下子呆住了。

    难道自己刚刚真的杀了人,却一无所知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