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一十二章
    a ,最快更新冉魏大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吩咐下去,今日之事,不得往外透露半句!否则朕让你们全都掉脑袋!”石世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奴才明白!”陆安连忙应道。

    “明日起,大殿关上,朕谁都不见!”

    “奴才遵命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陆安走出了永昌阁,他回头看了看这个曾经让他心惊胆战的地方,如今如同炼狱一般。曾经的石虎只是喜怒无常,如今的石世却让他更加恐慌。

    陆安开始怀疑,石世刚刚一定是被鬼魅附体了!所以才会六亲不认,完全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……”陆安不由得哆嗦了一下,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,他的脑海里,出现了石虎的面容。

    事情越想越恐怖,陆安不敢再往下想,他搓了搓脸,然后匆匆离开了。

    清早,在石闵的陪同下,公主石欣便进了宫。自石世登基以来,这是石欣第一次入宫。

    “陛下让你在宫里小住几日,那你过几日就回去吧!”石闵说道。

    石欣有些不悦,说道:“今日刚刚进宫,怎么就说回去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父亲丧期未过,按理你我哪里都不能去,但是既然是陛下吩咐,也只能遵从了,所以你尽早回去。”石闵嘱咐道。

    石欣默默点头,没有吱声。

    来到宏光阁外,见不少人来来往往,石闵有些纳闷,再抬头一看,宏光阁几个字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这是在做什么?”石欣不禁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文苍看到二人,连忙上前行礼说道:“文苍见过公主!见过公子!”

    “文大统领,今日怎么你亲自在这里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文苍看了看殿内,随即答道:“陛下吩咐,下官照做。”

    石闵见文苍眼神有些闪烁,但是没有追问,于是指了指大殿,问道:“那这是在做什么?宏光阁那几个字怎么不见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下官就不是太清楚了,只听说是陛下要把这宫殿换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换个名字?”石闵有些纳闷:“好端端的换名字做什么?”

    文苍摇摇头,说道:“下官也不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石闵默默的点点头,既然文苍不知道,他也就不再多问,便与石欣径直朝大殿走去。

    刚迈出一步,文苍立马拦住了他们的去路,问道:“公子,公主,二位这是准备去见陛下?”

    “当然!文大统领这是做什么?为何拦住我们去路?”石闵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公子恕罪,陛下有命,这几日谁都不见,二位请回吧!”文苍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夫妇俩顿时一愣,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陛下昨日才让公主今日进宫,现在怎么又变成谁都不见了?陛下到底怎么了?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下官不是很清楚,只是奉命行事,请公主和公子恕罪!”

    “我是长公主,陛下不见别人,总不会不见我吧?好不容易进宫来看看父皇,不能就这么走了!”石欣说完,便要往里走。

    “公主不要为难下官!”文苍再次拦住了石欣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石闵恰好看到陆安经过,立马喊道:“陆安!”

    听见有人喊自己,陆安连忙四下看了看,这才发现是石闵叫他,于是连忙应道:“奴才在!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”

    陆安快步走了过来,见石欣也在,连忙行礼问候:“拜见公主殿下,拜见公子!”

    陆安刚刚抬起头,石闵便发觉他脸色有些不好,问道:“陛下好端端的为何突然谁都不见?昨日还吩咐我今日带公主进宫,现在却是这般情形。”

    “回公主和公子的话,陛下昨日偶感风寒,身子不适,所以就下令不见任何人了。”陆安低着头,不敢看石闵和石欣。

    “受了风寒?那也不至于不能见人啊?不行!我得去看看!”石欣有些倔强,非要往里面冲。

    这可把文苍和陆安吓的不轻,不敢拉扯她,只能挡在前面喊道:“公主,您不能进去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们给我让开!”石欣呵斥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石闵忽然拉住了石欣,说道:“走吧,既然陛下下令谁都不见,咱们就先回吧!圣意难违!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”石欣还是有些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等陛下好了,我们再来请安不迟!不要为难他们二人!”石闵说道。

    石欣见石闵打了圆场,也不好再闹腾,只能乖乖回到石闵身边,还不忘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。

    “陛下偶感风寒,那这几日,你们好生伺候陛下!”石闵嘱托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放心,太医已经看过,静养一些日子就好,不会有什么大碍。”陆安依旧低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微微点头,对石欣说道:“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二人往宫外走去,石欣忍不住问道:“方才你为何拦着我?”

    “事情有蹊跷,陛下既然下令不见任何人,今日你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见得到陛下。”石闵微微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蹊跷?什么蹊跷?”石欣不解

    “你没见刚刚陆安说话的时候,他始终低着头,看都不敢看我们一眼吗?”

    “他是奴才,在本公主面前说话,自然不敢抬头!”

    石闵摇摇头,说道:“不!他眼神闪烁,分明是有什么情况,此外,他脸色憔悴,想必昨夜一定没有睡好,若陛下仅仅的感染风寒,当不至于让他这副模样!”

    石欣一听这话,立马停下脚步,对石闵说道:“不是感染风寒?那是什么?难道父皇病重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我们先回去等候消息吧!”

    “不行!父皇若是病重,身边都没有一个说话的人!我得去看看!”石欣甚是倔强,扭头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!”石闵一把拉住石欣,说道:“陛下昨日亲口对我说,让我带你今日进宫,现在又说谁都不见,自然已经把你也排除在外,你现在去也是徒劳!”

    “那我总要知道父皇发生了什么事情吧?万一有个三长两短,那......”

    “休要胡言!”石闵斥责道:“你这话若是传出去,是大不敬!”

    石欣又气又恼,愣是说不出话来,两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石闵,一副委屈的模样。

    石闵无奈,劝慰道:“陛下不会有事,看刚刚禁军的站列守卫的架势,只是正常的护卫,并没有什么异样!你不必过于担心!若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,宫里一定会有消息传出来,西华侯府不可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有人刻意封锁消息,软禁父皇呢?”石欣不甘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想了想,说道:“若是那样,凭你我两人,能有什么作为?先不要声张,回去再说,晚些时候,我再派人打探消息!”

    石欣虽然很想知道石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石闵的话说的不无道理,她无法反驳,只能悻悻的离开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