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一十三章
    回到西华侯府,石闵前脚刚刚迈进门,一阵马蹄声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石闵闻声,走到外面看了一眼,却没想到,来人居然是王世成和李昌等人。

    “二位叔父!”石闵甚是激动,连忙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小闵!”李昌喊道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看到二人归来,石闵便如同看到了自己的父亲一般。自小,李昌与王世成二人待石闵如同亲子,甚是宠爱,武艺兵法,拉弓骑马,不少也是他们教的。如今石瞻已经过世,这两人的出现,无疑再次触动了石闵内心的父子之情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!”李昌拍了拍石闵,一把将石闵揽在怀里,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背,眼泪却不自觉的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说了不哭,刚见面你就哭!”王世成在一旁瞪了李昌一眼。

    李昌推开石闵,飞快的抹了一下眼睛,狡辩道“放屁,老子什么哭了!”

    这时候,听到动静的石欣也走了出来,王世成第一个看到,于是连忙行礼道“见过公主!”

    李昌连忙也跟着行礼。

    石欣微微一笑,回礼说道“见过二位叔父!”

    “微臣不敢!公主礼重了!”王世成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是西华侯府的人,在侯府,我是不公主,您二位是我夫君的叔父,便也是我的叔父!”石欣说着,再次行礼。

    这可把王世成和李昌二人吓的不轻,连忙回礼,气氛顿时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二位叔父一路辛苦了,快随我回家吧!”石闵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随着石闵回到府里,李昌和王世成径直来到了供奉石瞻的地方,二人齐刷刷的跪在了石瞻的牌位前。

    “大哥!我们来晚了!”李昌再次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在石闵的印象里,李昌是个性情急躁,无所畏惧之人,多次负伤,连眉头都没皱过,却在石瞻的牌位前哭的如同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一旁的徐三潸然泪下,悄悄的抹着眼泪走开了。

    “早就说,让大哥不要去辽东,他非要去!结果把命送那里了!”李昌捶胸顿足喊道。

    王世成看着石瞻的牌位,幽幽的说道“早知道,我们就该随大哥一起去辽东。”

    石闵正想开口,又对石欣吩说道“你先回屋吧!”

    石欣默默点头,便对李昌等人行礼,说道“二位叔父,欣儿告辞。”

    李昌看都没看石欣一眼,倒是王世成,微微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“父亲是不想我们的弟兄掺和此事,局势未到生死存亡之秋,更何况,那时候的石遵正是如日中天,父亲也是为了以防万一。”

    “想不到短短几个月,赵国上下的局势变化,已经是天翻地覆。”王世成说着,缓缓起身,又看了一眼石瞻的牌位,说道“大哥的这笔账,一定要记在鲜卑人头上!”

    “对!一定要鲜卑人血债血偿!”李昌狠狠的捶地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微微摇头,一旁的王世成疑惑的问道“小闵,你摇头是什么意思?难道这仇不该报吗?”

    “小侄不是这个意思!”石闵解释道“这笔血债,自然要记在鲜卑人头上,但是父亲的死,还和一个人有关!并非二位叔父想的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还跟一个人有关?谁!你说出来!老子杀他全家!”李昌骂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知道此人是谁,我早已将他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王世成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人暗通鲜卑,把我军的部署,扎营位置全部告诉了鲜卑人,让慕容氏有机可乘,数万兵马趁着夜色突袭先帝的大营,父亲为了保护先帝,送了自己的性命!”说道这里,石闵紧紧的握住了拳头,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眼露凶相,说道i

    i

    “若非此人暗中勾结鲜卑人,又怎会有偷袭一说?父亲也不会丧命!追根究底,就是那个叛徒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么回事!”李昌咬牙切齿的说道“要是抓住他,非活剥了他不可!”

    “咱们现在连这个人是谁都不知道!你说这些狠话有什么用?”王世成微微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石遵!一定是石遵!”李昌忽然信誓旦旦的对二人说道“除了这狗娘养的,老子想不出还有谁会干出这种事情!否则他也不会起兵造反!”

    王世成听完这话,微微点头,对石闵说道“你二叔说的有道理!石遵既然敢谋反,也一定敢和鲜卑人暗中往来!”

    “可是此次与鲜卑人大小十几战,石遵有数次率军出战时,情形颇为危急,若是与鲜卑人勾结,当不至于这样吧?”石闵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才叫假戏真做!”李昌坚定的说道“一定是他!”

    “不!我的直觉告诉我,给鲜卑人通风报信的,另有他人!”石闵说着,站了起来,沉思了片刻,又对二人说道“先帝处死石遵那天,我就在场,我曾两次问他,是不是他给鲜卑人通风报信,他没有直接告诉我,既不承认,也不否认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!这就是那狗娘养的在使心眼,他就是要咱们永远都想不明白!混账东西!”李昌咬牙启齿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他最后还说了一句话!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他死了,事情并没有结束!”

    王世成不禁疑惑,问道“他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他的背后还有人?”

    石闵摇摇头,说道“我也不明白他的话到底想说明什么!但是也有其他的跟我说过这句话!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高尚之!”

    “高尚之?丞相大人?”王世成彻底懵了,问道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石闵一脸惆怅,叹了口气,说道“我也没有明白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毫无头绪!”

    “这两个人之间,好像没什么牵连!可是偏偏说了同样的话,应该不是巧合!”王世成一边沉思,一边说道“难道他们的话,是另有所指?”

    “傻子都听得出来这句话有其他意思!”李昌在一旁说道“但关键他们指的到底是谁!又没说明白!”

    “要是说明白了,这事情也就好办了!”石闵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三人沉默了一会儿,石闵忽然说道“二位叔父,你们征剿叛军的时候,没有找到谭渊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没错,这小子就像会缩地一般,凭空就不见了!”李昌应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谭渊莫名其妙的失踪了,我才更加相信高尚之和石遵的话!说不定,父亲的死,和这个一直隐藏着的黑手有关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谭渊和这个人有牵连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!”石闵微微点头,对王世成说道“三叔您想,谭渊是石遵的心腹,不少时候,甚至能够代替石遵发号施令,在石遵起兵造反这么重要的关键时刻,他却突然不见了,这难道不奇怪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!没错!”王世成似乎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事情,说道“起先我也觉得奇怪,为何那一万多反贼,似乎都没有一个头领,一遇到我们的人马,便鸟兽四散一般,乱做一团,照理说,这围攻邺城的人马,应该是由石遵最信任的人来指挥,而这个人,除了谭渊,不会有别人!”

    “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,在叛军攻城后不久,谭渊便没了踪迹!如果二位叔父也没有找到他的话,就说明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说明问题?”李昌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谭渊很有可能已经死了!就在邺城!被人杀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