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一十四章
    a ,最快更新冉魏大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谁会杀他?整个邺城,出了皇宫,势力最大的便是石遵,谁敢杀他的人?”王世成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三叔说到重点了!”石闵郑重的看着王世成,说道:“敢杀谭渊的人,一定不简单,正因为如此,我才认为,高尚之和石遵的话可能是真的!最重要的一点,在邺城只露脸过三次的黑衣人,至今查不到他们的踪迹,这些人是谁的手下,我们也毫无头绪。”

    “黑衣人?什么黑衣人?”王世成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说来话长,二位叔父可还记得,年初的时候,有一次夜里,我曾在城南遇到过几个黑衣人,还与他们交手了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好像是有这么回事!当时巡防营好像查了许久,也没有查出什么东西来,这件事后来也就没了下文!”王世成想了想,又问道:“这些人后来又出现过?”

    石闵点点头,说道:“说出来三叔可能还不信,陛下的性命,还是他们救的!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是张豹与宁王的功劳吗?怎么还有这几个什么黑衣人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有两个黑衣人趁乱劫持了前兵部尚书尤坚,以他为人质,恐怕当时陛下和张大人没那么容易脱身!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事?”李昌甚是吃惊,又问道:“如此说来,那这几个黑衣人是帮着我们的?”

    石闵摇摇头,说道:“是敌是友尚不清楚,但是我有一种直觉,父亲的死,说不定就和这几个黑衣人的主子有关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大哥的死,跟你说的这些黑衣人有直接关系?”李昌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你听不懂!”王世成白了李昌一眼,又对石闵说道:“这个神秘之人,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!”石闵微微眯着眼,冷冷的说道:“他是敌是友我并不关心,我只关心,到底是谁向鲜卑人走漏了风声!此人必须死!天王老子也不例外!”

    “对!天王老子也得活剐了他!”李昌信誓旦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二位叔父一路辛苦,先去歇着吧!”

    “无妨!戎马一生,这点路途算不得辛苦!”王世成说着,看了看石瞻的牌位,又说道:“明早,带我与你二叔去坟头上看看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石闵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有人轻轻叩门。

    三人闻声望去,秦怀山站在门口,行礼说道:“二位将军,多日不见,近来可好?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秦先生!”王世成起身微微行礼,问道:“先生不在营中待着,怎么突然回了回了邺城?”

    “前些日子,听说了大将军的事情,便自作主张回来了……”秦怀山说着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未经许可,擅自离营,是要军法从事的!这一点,先生可知道?”王世成说道。

    秦怀山一愣,看了看王世成,又看了看石闵,支支吾吾道:“这......”

    石闵一看,气氛有些尴尬,连忙说道:“三叔,先生与父亲生前交好,是听到噩耗才着急忙慌的赶回来的,并非有意违抗军法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身为营中前锋大将,负责执行军法,对于这等事情,不能不管!”王世成颇为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按军法处置,该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杖责三十!”

    “杖责三十?三十棍子下去,秦先生命都要丢了!”石闵看了一眼秦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怀山,畏畏缩缩的站在一旁不说话,脸色不是太好,于是又对王世成说道:“法理之外也有人情,依我看,这一次就免了秦先生的责罚吧!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别可是了!这次就这么定了!”石闵拍了拍王世成。

    王世成叹了口气,说道:“是!”

    石闵对秦怀山微微一笑,宽慰道:“三叔执法严明,先生勿怪!”

    秦怀山脸色颇为尴尬,强颜欢笑道:“军令如山,不容徇私,王将军执法严明,是老朽的过错,怪不得王将军!”

    秦怀山说完,对王世成行礼说道:“多谢王将军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王世成看着秦怀山,镇定的说道:“不足言谢,这是少将军的意思!望先生切勿再犯!”

    “老朽谨记于心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入夜,石闵与王世成等人正在吃饭,徐三忽然来报:“公子,张大人来了!”

    “张大人?”石闵抬起头,问道:“人在何处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张豹便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石闵连忙起身迎接,问道:“张大人,何事慌张?”

    张豹一看王世成和李昌等人都在,便打了个招呼:“二位将军也在。”

    王世成和李昌起身回礼。

    “公子!宫里好像出事了,你可知道?”张豹有些着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想了想,问道:“大人说的可是陛下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公子已经知道了?”张豹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“今早陪公主进宫给陛下请安,我等便被拦在了外面!”

    “陛下突然谁都不见,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坐下说!”石闵伸手示意,对徐三吩咐道:“给张大人一副碗筷,同样的吃食来一份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张豹也丝毫不推脱,坐了下来,说道:“在下奉命处置二位将军送来的叛军,送入大理寺后,便去向陛下复命,谁知也被拦在了外面,陛下忽然改了宏光阁的名头,还下令谁都不见,这事情有些奇怪!”

    “听陆安说,陛下昨夜偶感风寒,应该是陛下龙体抱恙,所以才不见我们。”石闵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根据下官的消息,昨夜宏光阁里,死了一个小太监!”张豹镇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有些诧异,问道:“大人的消息可不可靠?”

    “绝对可靠!消息是从禁军那里来的!那小太监的尸体,就是昨夜负责宏光阁执勤的禁军负责处理的!”

    “好端端的,怎么会死了个人?”石闵微微皱眉,又问道:“那小太监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张豹看了看四周,故意压低了嗓门,说道:“据说是死在陛下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众人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张豹见他们这个反应,连忙说道:“公子,二位将军,此事切莫外传!”

    石闵问道:“我不明白,陛下好端端的,杀一个内侍做什么?更何况,陛下不是昨夜感染了风寒吗?为何会……会杀人?”

    “所以在下才觉得,宏光阁里一定是发生了一些事情!”张豹说着,倒了一碗酒,一饮而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