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一十七章
    陆安谨慎的看了一眼石世,他知道,刚刚石世的那句话,是在警告他,让他不准与朝臣们有任何联系。

    石世虽然是石虎的亲生儿子,但是性情却与石虎不大一样,不过尽管如此,陆安依旧是提心吊胆,战战兢兢。石虎是喜怒无常,残暴不仁,让陆安心生畏惧,但这种恐惧是看得见,想得通的,反观石世,却是让陆安有说不出的恐惧。

    方才替石世换药,二人的那番对话,看起来稀松平常,石世也似乎是一个难得的明君,可是联想到登基以来,石世表现出的一系列奇怪的举动,让陆安不寒而栗,他开始深深的觉得,石世的体内,有一个恶魔,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,那个恶魔就会出来,占据石世的身体。

    而往往最让人害怕的,便是这种看不见摸不到的威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石闵回到西华侯府,已经过了晌午,徐三则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。

    “公子,您可算回来了!”徐三连忙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秦秦姑娘回来了!”徐三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一听,脸色大变,看不出是欣喜还是惊讶,连忙冲进了西华侯府。

    跑到前厅,没有找到秦婉,再跑到她原先的房间,也是空无一人,最后,石闵来到了秦怀山的屋子外。

    屋外,石欣站在那里,看着屋里的动静,脸色有些难看。看到石闵来了,石欣一句话都没说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秦婉跪在秦怀山的跟前,“呜呜呜”的小声抽泣着,秦怀山喜极而泣,口中说道“你没事就好!你没事就好啊!”

    “婉儿啊,你好端端去了哪里?你可把我们给急死了!”顾妈妈也在一旁说道。

    秦婉擦了擦眼泪,说道“都是婉儿不好,想去邯郸寻爹爹,却走丢了”

    “你爹啊,那天回来,知道你失踪了,当场就急的晕过去了!你这丫头,以后可别乱跑了!这兵荒马乱的!”

    “都是女儿不好!让爹担心了!”秦婉哭着对秦怀山说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石闵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”顾妈妈等人连忙站到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秦婉没有直视石闵,微微抬头,哽咽着行礼说道“见过公子”

    屋里的气氛顿时有些尴尬,石闵日思夜想,担心了许久的人,终于平安归来,可是,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秦怀山,再看看站在旁边的顾妈妈等人,石闵沉默了一会儿,终于缓缓说道“回来就好!”

    说完,石闵便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石闵脑子一片混乱,他稀里糊涂的来到了后院,猛的抬头,却见石欣就站在他几步之外,背对着他。

    石闵就这样看着石欣,四下一片寂静,他想说些什么,可是不知道什么言语可以打破这样的尴尬和难堪。

    终于,石欣缓缓开口,说道“你提心吊胆了几个月,这下可以放心了吧?”

    “她平安归来,算是西华侯府没有失信,了却了我的一桩心事而已,否则我无法向秦先生交代”

    “不”石欣摇摇头,微微侧脸,说道“你在自欺欺人!”

    石闵微微皱眉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石欣缓缓转过身,两人四目相对,石闵的眼神却有些下意识的避让,石欣说道“你心里根本没有我,不是吗?”

    石闵依旧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我的出现,不是先帝的旨意,恐怕和你成亲的人,是秦婉吧?”

    石闵看了一眼石欣,没有否认,也没有点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”石欣苦笑一声,说道“那我算什么?算是一个笑话吗?”

    “不!你是赵国的公主,也是西华侯府的夫人!”石闵终于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夫人?我算哪门子夫人?呵呵呵你我只有夫妻之i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/>

    i

    名,并无夫妻之实,不是吗?你把我当成什么了?”

    石闵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多说无益,我不会拿父皇来压你,也不会跟你吵闹,你自己看着办吧”石欣说完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石闵并没有追上去,因为即使追上去,他也不知道对石欣说些什么,此时此刻,他头脑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忽然,有人拍了拍石闵的肩膀,石闵抬头一看,王世成不知何时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三叔”石闵低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秦姑娘没回来,你愁眉苦脸,现在回来了,你还是愁眉苦脸!”王世成微微一笑,坐在了石闵旁边的一块石头上,指了指自己身边,说道“坐下吧!傻站着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石闵一声不吭的坐了下来,低着头,一脸惆怅。

    “心里在纠结吧?”王世成问道。

    石闵抬头看了王世成一眼,又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人有时候就是这样,得不到的时候痛苦,唾手可得的时候,又痛苦!”王世成深深的吸了口气,缓缓对石闵说道“你喜欢一样东西,但是如果这让你感到痛苦,那说明你在追求的,并不该属于你!”

    石闵看着王世成,问道“三叔,你这些话都是哪里学来的?怎么说起来一套一套的!”

    王世成笑了笑,说道“臭小子,三叔虽然戎马一生,但是毕竟比你年长的多,见的也比你多,这么浅显的道理,当然懂得!更重要的是,有一句说话,叫做当局者迷旁观者清!”

    “你和二叔当了一辈子光棍,哪懂这些?净说大话!”石闵嘟哝道。

    “没讨过媳妇,不代表不懂!你要不信,二叔今天就跟你说叨说叨!”王世成一本正经的看着石闵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啊,三叔就说说看!”

    “现在秦姑娘回来了,你就为左右为难了!因为你对她还是割舍不下,对吗?”

    石闵瞥了王世成一眼,低着头,没有吱声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如何面对公主!也不知道如何面对秦姑娘!现在你是两头的想兼顾,却又兼顾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么回事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跟三叔说句实话,你心里真正在意的,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石闵又支支吾吾的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我明白了!”王世成摆摆手。

    石闵直愣愣的看着王世成,王世成微微皱眉,说道“你别看着我,我真知道!”

    “那”

    “小子,三叔跟你讲一个最浅显的道理!”王世成停顿了一下,又说道“鱼和熊掌不可兼得!公主和秦姑娘,你必须舍弃一个,留住一个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”

    “别急着可是!”王世成打断了石闵话,说道“公主没有跟你吵跟你闹,已经是万幸,说明她还算明事理!三叔知道,当初西华侯府和燕王府联姻,你是被逼无奈,但是,你若真的在意秦姑娘,你就该替她想想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替她想了?我不替她想,能日日夜夜担心她?”石闵有些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你急什么?听三叔说完!”王世成看了他一眼,咽了咽口水,又说道“当初的郡主,现在已经是公主了!以前你和燕王府是姻亲关系,现在你们要讲的是君臣之道!这个区别,你能想明白吧!”

    石闵默默点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才说,你若真的为秦姑娘着想,就该舍弃她!这件事若是传到陛下那里,你觉得陛下会看着自己的女儿受气吗?到头来,不仅西华侯府要被连累,恐怕秦氏父女俩都不会有好下场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石闵的脸色微变,憋了半天,愣是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要我说,就算秦姑娘回来了,你该撇清关系的就不要在含含糊糊!免得你与公主不和,惹出更多的麻烦!”王世成郑重的对石闵说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