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章
    a ,最快更新冉魏大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石欣径直推开门走了进去,徐三来不及阻拦,只见石闵伏在桌案上,满屋子都是酒气。

    “夫君?”石欣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石闵没有应声,依旧趴在那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石欣回头看了一眼徐三,问道:“徐三叔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徐三知道,石闵肯定是喝多了,连忙上前将他扶了起来,轻轻的拍了拍他,喊道:“公子?”

    “嗯?”石闵半醉半醒之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醒一醒公子!”徐三又摇了摇他。

    这不摇还好,一摇,石闵胃里一阵翻江倒海,“哇”的一下吐了起来,一时间,满屋子都是污秽之味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!赶快去打点热水来!”徐三冲那傻站在门口的下人喊道。

    “诶!我这就去!”那人连忙去了。

    石闵吐的一塌糊涂,甚是狼狈,石欣看了这般情形,竟也没有上前搀扶,只是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看着。

    徐三拍着石闵的背帮他顺气,时不时的抬头看看热水有没有送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向来不喝酒,为何好端端的喝成这般模样?”石欣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就在徐三不知如何作答的时候,外面传来一个声音:“水来了水来了!让一让让一让!”

    “瞎咋呼什么!公主面前,没规没矩的成何体统!”徐三斥责道。

    那人前脚刚刚迈进屋子,便被骂了一顿,悻悻的低着头,端着水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徐三忙活着给石闵擦洗,吩咐道:“赶紧把公子清理干净,送回我屋里去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徐三应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着躺在床上的石闵,石欣有些气不打一处来,对于石闵为何醉酒,石欣猜也能猜的出来,但是石欣无法否认,自己深爱着这个男人,尽管他心里没有她。

    想起秦婉,石欣自然是恨得牙痒痒,她不明白,论姿色,自己并不输她,论出生,如今自己是赵国公主,金枝玉叶,根本不是秦婉那样贫贱出生可以比的,但石闵为何爱的不是自己,而是爱那个汉人女子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!谁都抢不走!”石欣看着熟睡中石闵暗暗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不知是听到还是没听到,翻了一个身,将胳膊放在了被子外面,半边身体也露在外面,便又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石欣撇了撇嘴,将石闵的胳膊放好,又替他盖好被子。

    忽然,石欣的心中有了一个念头,她连忙查看了一下门窗,又回到床边,将自己的衣服脱了,然后钻进了石闵的被窝……

    屋外寒风呼啸,石闵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,与石欣有了最亲密的接触,而石欣也如愿以偿的,真正成了石闵的女人。

    秦婉坐在自己的床边,看着桌上的油灯发呆,眼睛一眨不眨,心思却早已不这里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屋外响起了一阵叩门声。

    秦婉回过神,一边起身朝门口走去,一边问道: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婉儿,是爹!”门外传来了秦怀山的声音。

    秦婉连忙打开门,秦怀山就在外面站着。

    “爹,您怎么还不睡啊?快进来!外面冷!”秦婉说着,扶着秦怀山进了屋子,顺手又把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>

    秦怀山背着手走了进来,回头看了一眼秦婉,说道:“刚刚府上的人都在,咱父女俩也说不到几句知心话,这不,爹过来你这里跟你唠叨几句。”

    “爹您坐!”秦婉连忙搬了张椅子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秦怀山坐了下来,轻轻扣着桌案,看了看秦婉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爹?您吞吞吐吐的做什么?”秦婉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秦怀山叹了口气,缓缓说道:“咱们若是想在这西华侯府待下去,就得夹住尾巴做人呐......”

    秦婉有些莫名其妙,问道:“爹,您这话......女儿没听明白......”

    “刚刚你回来,碰上公主殿下了吧?”秦怀山看着秦婉问道。

    秦婉一愣,随即又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公主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说什么……”秦婉低着头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秦婉这副模样,秦怀山自然知道她说的不是真话。

    “为父知道,那公主对你有意见……”秦怀山说着,抬起头看了一眼秦婉,又说道:“是因为公子……她……”

    秦婉有些尴尬,连忙站起来,背过身,说道:“哎呀!爹!不是那么回事!”

    “不是那么回事?爹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呢!这点事情还是看得出来的!”

    “是她自己多想了!女儿跟闵公子什么事情都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秦怀山叹了口气,说道:“闵公子一表人才,文武双全,西华侯府又是皇亲贵胄,不是我们能配得上的!”

    “女儿没有非分之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就好啊!”秦怀山微微点头,郑重的对秦婉说道:“一旦对一个人动了情,便是覆水难收,很多事情会因此而改变!但愿如你所说的那样,你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!”

    秦婉默不作声,缓缓转过身来,偷偷的看了一眼秦怀山。

    “爹……”秦婉极小声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秦怀山应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要不早些离开这里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离开这里?为什么?”秦怀山微微皱眉,他显然对秦婉这句无头无脑的话毫无防备。

    秦婉低着头,手指轻轻的搓着衣角,支支吾吾的说道:“女儿不想待在这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端端的,为何突然要离开?”秦怀山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公主的意思?”秦怀山问道。

    秦婉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秦怀山眉头紧锁,看着秦婉,问道:“你不是说公主没说什么吗!”

    秦婉微微嘟嘴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天下之大,已无我父女容身之处!”

    “天下这么大,总能找到一个没人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!”秦怀山摆摆手,打断了秦婉的话,说道:“我们不能走!我们也走不了!不把该做的事情做了,我们就算躲到天涯海角都没有用!”

    “可是现在是公主要我们走!我们能怎么办?她是陛下的掌上明珠,我们呢?我们不过是蝼蚁一般的汉人!”秦婉说着,跪在秦怀山面前,说道:“爹!女儿求您了!我们走吧!不要再蹚这趟浑水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