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一章
    a ,最快更新冉魏大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可是公主要我们年后就离开......”秦婉甚是为难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并非没有办法!走一步看一步!”秦怀山咬了咬牙,抬头对秦婉吩咐道:“爹还是要跟你再啰嗦一句,不要再和闵公子有半点纠葛!你们是注定不可能在一起的!”

    “爹,我是真的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!找个地方躲起来不好吗!”

    “躲?躲哪里去?咱们有地方可去吗?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了!别说了!先过几天再说!”秦怀山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秦婉知道自己没法说服父亲,只能悻悻的低下了头,她不知道,在这个时候回到石闵身边,到底是对还是错。或许从她选择离开的那一刻起,她就不应该再回头,可是......她有太多的牵挂和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约莫到了天快亮的时候,宿醉之后的石闵渐渐醒了过来,他缓缓睁开眼睛,让大脑清醒了片刻,忽然察觉到了一丝异样。他伸手一摸,摸到了一个热乎乎的身体,再摸了摸自己,发现自己也是一丝不挂,石闵瞬间脑子都炸了,一个机灵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石欣的声音在旁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......”石闵摇了摇自己昏昏沉沉的头,敲了敲脑袋,努力想要记起昨晚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昨晚喝多了。”石欣扯着被子遮住自己,坐了起来,说道:“是徐三叔他们把你送回来的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石闵掀开被子,看了看自己,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昨晚是你对我动手动脚,难道你自己都不记得了吗?”石欣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石闵根本想不起来昨天喝酒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,又说道:“我只记得我喝了酒!怎么会......”

    石闵说着,回头看了一眼石欣,昏暗的光线下,他看不清石欣的表情,但还是立马转过头,想要起身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去!”石欣抓住了石闵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石闵脑子里乱作一团,被石欣仅仅抓着,他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成亲,这难道有什么不可以的吗?”石欣说着,松开了石闵的手,缓缓说道:“昨晚可是你如狼似虎一般,现在却又不想认了吗?”

    石闵光着膀子坐在床边,沉默不语,一动也不动,过了好一会儿,石欣忽然从背后抱着他,将脸靠在他的后背上,手还抚摸着石闵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快到被窝里来!外面冷!”石欣温柔的在石闵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如同一根木头一样,一动不动,没有拒绝反抗,也没有迎合,就这样,又被石欣拽回了被窝里。

    石欣如同一条温暖的热流紧紧的贴在石闵的身上,缓缓的扭动着,而石闵的脑子里,却依旧时不时的想着秦婉,可是,如今他已经与石欣发生了男女之事,似乎他与秦婉的往日情愫,自此便被终结了。

    都说嘴会说谎,身体不会骗人,尽管石闵对石欣并没有多少情感,但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年纪,怀中有这样一个妙龄美女,赤身**的抚慰着他,他怎会没有一点反应?

    “我不好吗?你为何总要惦记这别人?”石欣贴在石闵的胸膛上,颇有些委屈的说道。

    忽然,石闵一个翻身,将石欣压在身下,石欣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,两人四目相对,石欣的眼神里有些惊恐,更有些难以掩饰的羞涩和喜悦,便不由自主的伸出双手,搂住了石闵的脖子......

    就在这个寒冷的清晨,晨曦尚未驱走夜幕,伴随着娇喘之声,石闵成了石欣床笫上的俘虏,而这,只是他与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石欣故事的开始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昨夜公主没说什么吧?”王世成一边帮徐三打水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徐三摇摇头,说道:“公主说是没说什么,但是看得出来,公主很不高兴!”

    “说到底,这些事情,我们掺和不了,还是随他们自己去吧!”王世成说着,将一桶水从井里提了上来,看了看四周,又问道:“咦,小闵今天怎么还没见到他人?难道还没起床?”

    徐三头也不抬的说道:“应该是昨晚喝多了,还没起来!”

    王世成微微点头说道:“也对,这小子平常不喝酒,突然喝成那样,估计没那么快醒。”

    “哎......按照公主的脾气,依我看,秦怀山父女俩怕是在侯府待不久。”徐三单手拎起水桶,把水倒在一边的水缸里。

    “别瞎说!这话要是传到公主耳朵里,对小闵也不好!”王世成看了一眼徐三,说道:“今时不同往日,以前她是郡主,现在可是公主了!嫁过来的时候,燕王府什么都没有,现在......呵呵,小子,你也机灵点!”

    徐三瞥了王世成一眼,没有吱声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石闵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!你起来了?”徐三连忙放下桶,问道:“还没吃东西吧?我让顾大嫂去做!”

    “二叔......”石闵喊了王世成一声。

    王世成笑着点了点头,问道:“酒醒了?”

    石闵颇有些尴尬,走到徐三面前,看了看四周,低声问道:“徐三叔,昨夜是你送我回屋的?”

    徐三点了点头,答道:“公主找您找了半天,后来问道我,我这......我也不能不说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......”石闵拍了拍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你昨夜喝的烂醉如泥,吐的到处都是,徐三收拾了半天,才把你收拾干净,给送回公主的房里!”

    石闵有些不好意思,对徐三说道:“给您添麻烦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公子早......”

    一个熟悉声音从石闵的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石闵回头一看,原来是秦婉。秦婉低着头,石闵也没有说一句话,她便抱着一捆柴火走开了。

    待秦婉走后,石闵看着她的背影,问徐三:“秦姑娘走了这几个月,去了哪里,你们问没问?为何派人找了那么久,也没有找到?”

    “问了!她没说!”徐三答道。

    “没说?”

    “依我看,这秦姑娘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,昨日我与顾大嫂都问了,她始终没说,这人家不愿意说,我们也没办法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人没事就好!马上过年了,给他们父女俩也准备些东西!”石闵说完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去哪?”徐三问道。

    “进宫去!”石闵头也不回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早饭还没吃呢!您吃了再去吧!”徐三追上去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吃了!回来再说吧!”石闵加快了脚步,径直走了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这么急匆匆的进宫去做什么?”徐三看着石闵匆匆离去的背影,嘴里嘟哝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水缸还没满,水还要不要打了?”王世成站在井边喊道。

    “要!当然要!”徐三随口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个兔崽子,我好歹是赵国的先锋大将,居然在这里帮你打水!”王世成双手叉着腰,冲徐三喊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