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二章
    徐三正想说些什么,却见小六子突然出现在了墙角,正看着他。

    徐三心领意会,对王世成说道:“那就有劳将军把这两个水缸倒满,我去去就回!”

    说完,徐三扔下桶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喂!徐三!”王世成喊道:“我还有事呢!”

    徐三头也没回,快步走开了。

    徐三进了自己的屋子,六子也随后进了屋子,并且又警惕的探着脑袋看了看外面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查到什么消息没?”徐三问道。

    小六子说道:“三叔,从昨天您下达了命令开始,弟兄们已经查了这些天每日进出邺城的人员情况,秦姑娘好像没有进过城,就像凭空冒出来一样!”

    “你们确定?”徐三转过身看着六子,问道:“每日进出城的有那么多人,整个邺城大小城门**个,都查清楚了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弄错!”

    “哦?凭什么这么确定?”徐三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先帝屠戮诸多流民之后,每日进出邺城的人便少了许多,加上近来已是年关,天气又冷,进出之人更是少之又少!秦姑娘貌美如花,若是从哪个大门进来,巡防营的人不会一点印象都没有!而且我们的人一直都在邺城周围寻找,几条通往邺城的要道上都有我们的人,若是从城外来,没道理发现不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秦姑娘一直在邺城?就从来没有离开过?”徐三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这么回事……”六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一直在邺城?”徐三不禁陷入了沉思,在屋里来回走动,缓缓说道:“据我所知,她在邺城无亲无故,这好几个月的时间,她能在哪里落脚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也觉得奇怪,当时为了找她,几乎是把整个邺城都给翻过来了!却没有找到半点踪迹!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……”徐三摆摆手,沉思了许久。缓缓说道:“确定邺城每个角落都找过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确定了!”六子用力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她到底是在邺城哪里待了这么久?”

    “对了!除了那些达官贵族的府邸,其余的地方都搜了!”六子想了想,又说道:“三叔,你不是说她在邺城无亲无故吗,应该不会是躲谁家里去了吧?”

    徐三恍然大悟,说道:“你说的有些道理!”

    “叔,您让我们去查这个,难不成这秦先生和秦姑娘有什么问题?”小六子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瞎说!”徐三呵斥道:“不该问的别问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六子悻悻的低着头。

    “让你们查的黑衣人,可有进展了?”徐三又问道。

    小六子摇摇头,说道:“没有,邺城所有官邸,都有我们的人盯着,可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,叔,你说公子会不会猜错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徐三坚定的说道:“公子的猜测肯定没错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如果这么轻易就能搞清楚,还要我们如此大费周章的去查?”徐三戳了一下小六子的脑袋,说道:“这件事事关重大!吩咐下去,务必要查明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还有!”徐三郑重其事的对小六子说道:“这群黑衣人很有可能个个身手不凡,让下面人都注意安全!”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/>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豹独自一人靠在火盆旁边,手里拿着一本书看着,温暖的阳光照射进屋内,给人几分惬意和舒适。身旁的酒壶里,还冒着热气,那壶酒显然是刚刚烫好的。

    “吱嘎”一声,门被人打开了,一个人站在帘子外说道:“大人,宫里有消息了!”

    张豹一听,眼神微变,将书扔在一边,吩咐道:“进来说话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应了一声,掀开帘子走了进来,此人正是当日在大理寺挟持了尤坚的老王头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老王头将一张纸条递到了张豹面前。

    张豹打开纸条一看,脸色马上就变了,问道:“这消息可不可靠?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有问题!消息是从禁军那里出来的,透露消息的人,那天晚上就在永昌阁当差!据他看到的情况分析,陛下当时可能完全失去了意识!”

    “失去意识?”张豹缓缓起身,眉头紧锁,说道:“据我所知,陛下以前从未有过这等情况!怎么会突然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杀人?”

    “说是说没有意识,可是听那人说,当时陛下能走能懂能说话,也能看得见!看起来就是一个完全清醒的人!只不过和往常的陛下相比,就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!”

    “难道陛下惹了鬼神?”张豹说道。

    老王头想了想,又说道:“但是听说,平常在永昌阁伺候的太监婢女们都私下议论,陛下自从登基以后,似乎性情大变,经常毫无征兆的发脾气,突然又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和以前完全是两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察觉到陛下和以前不太一样!只是一直没有注意!今天你这样一说,我才想起来,好像是这么回事!”张豹捋了捋胡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人觉得,无论谁突然当了皇上,恐怕性情多少都会有些变化,但是……”老王头有些支支吾吾。

    张豹看了他一眼,吩咐道:“把话说完!”

    老王头想了想,镇定的说道:“小人认为,陛下的这种情况,无非两种可能性,要么邪灵倾体,让陛下发癫,要么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什么?”张豹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么就是陛下真的疯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说!大胆!”张豹呵斥道。

    老王头连忙跪了下来,说道:“小人只是猜想,别无他意!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若是传出去,怕是将你满门抄斩都够了!”张豹斥责道。

    “小人明白!”老王头跪在地上说道:“可是大人,小人的猜想并非没有依据!”

    “依据?什么依据?”张豹冷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人在大理寺待了那么多年,死牢没少进去过,能活着从死牢走出来的,小人一只手都数的过来,但是很多人在死牢里,最后并不是被上面处决了,而是自己疯了,然后自尽了……”

    老王头说着,停顿了一下,抬头看了一眼张豹。

    “不用看我,把话说完!”张豹吩咐道。

    老王头默默点头,又说道:“大人想想,在那个不见天日,阴暗潮湿的地方关了半年,那半年里基本看不到一个人,哪怕是个死人!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,也不知晓外面是何年月,这种经历,大多数人就算不死,也会疯掉!小人认为,陛下性情大变,与这件事肯定有关系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