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三章
    a ,最快更新冉魏大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老王头的话,让张豹陷入了沉思,因为他早已察觉到石世的变化,却一直没有想明白,也没有太当回事。

    但是老王头和张豹不一样,他在大理寺卧底了那么多年,他深知一个正常人在死牢里,会有怎样的经历,故而他猜测,石世心性大变,与这个有关。

    “此事不可外传!”张豹对老王头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小人明白!”

    “莫非是宫里有鬼魂作祟!乱了陛下的心智……”张豹背着手,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老王头看了一眼张豹,又说道:“大人,或许应该再进宫去看看陛下现在是何情形,再下结论。”

    张豹微微皱眉,缓缓说道:“不管是鬼神之说还是真的疯了,这对于我来说,是个不错的机会!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!你退下吧!”张豹吩咐道。

    老王头极为顺从,应道: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待老王头离开,张豹的脸上露出了难以掩饰的喜悦,他等了这么久,终于等到了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就目前来说,石世最信任的人,除了石闵便是他了,但是论功劳,当属他张豹第一。如今张豹已经身居高位,虽然还没有正式拜相,但这是早晚的事情,而是很有可能就在年后,这几乎已经是朝中百官们心知肚明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张豹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倘若他与石闵联手,便可权倾朝野,待机会成熟……想到这里,张豹笑了,这笑容里有太多的狰狞和阴森,他确信,这样的一天肯定会到来的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张豹冲外面喊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!您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备车,进宫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石闵出了西华侯府,并没有真的进宫去了,他只是觉得,他应该找个地方待一会儿,安静的待一会儿就好……

    骑在马背上,漫无目的在大街上游荡,石闵的脑海里,一会儿是秦婉的面容,一会儿又是石欣那迷人的身体,令他不能自抑。

    尽管石闵对于情感上的纠葛痛苦万分,秦婉却是出奇的冷静,似乎这一切痛苦和牵挂,都是石闵自己在自说自话一般。

    心中一个声音对石闵说道:“别傻了!她已经不爱你了!”

    石闵不禁闭上了眼睛,陷入了沉思,他回想着与秦婉相识的点点滴滴,甚至私定终身,最终这段感情却是如此草草收场。

    或许王世成说的没错,秦婉与石欣二人之间,他必须有所取舍!而舍的拿一个,只能是秦婉。

    “前面的人让一让!”忽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,一辆马车正朝石闵这边过来了。

    石闵正在想着事情,哪里听得到这呼喊声?倒是那朱龙马,像是有灵性一般,察觉到了危险,突然焦躁起来,一声嘶鸣,把石闵的神给拉回来了。

    或许朱龙马真的不是凡间之物,它那一声嘶鸣不仅惊动了石闵,还把那匹拉车的马也吓的不轻。听到朱龙马的声音,那马如同遇见了虎狼一般惊恐,不受控制,把街道两边的行人和商贩吓得不轻,马夫紧紧的拽着缰绳,嘴里吆喝着,想让那匹马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&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nbsp;回过神来的石闵见此情形,自然不会袖手旁观,直接跳下马,一个箭步冲上前,一把抓住马脖子后面的鬃毛,另一只手死死的按着马头。

    石闵的出现,终于让那匹受了惊吓的马安静下来,车夫也是几乎用尽了吃奶的力气,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那马夫很不客气的骂道:“你是瞎了还是聋了?叫你让开却装作没听到,我家大人若是有个好歹,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石闵微微皱眉,就在这个时候马车里伸出了一只手,照着那马夫的脑门就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马夫被打的措手不及,从马车上滚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大……大人!”马夫连忙起身,一脸茫然的样子。

    石闵一看,车里坐着的,正是张豹。

    “没眼力的东西!滚开!”张豹呵斥道。

    那马夫见张豹是这般反应,自然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完全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受惊了!没想到马车里坐的是你!没事吧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闵公子,这个小子言语上冒犯了!公子不必在意!是在下管教无方了!”张豹说着,又对那马夫呵斥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快给公子赔礼!”

    马夫大概还没有搞明白自己得罪的是谁,但是张豹这样吩咐,他也只能照办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恕罪,小人有眼无珠,冒犯了公子……请公子饶了小人吧……”

    石闵无心与那马夫纠缠不清,只是摆摆手,吩咐道:“罢了罢了!”

    石闵看了看张豹,见他穿戴整齐,问道:“大人这是准备去哪?马上过年了?还要拜访谁?”

    张豹笑了笑,说道:“只是进宫一趟!公子这又是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进宫?”石闵愣了一下,说道:“我也是准备进宫去!”

    “那真是太巧了!既然遇上了,公子,那咱们就一起吧!”

    石闵原本并不打算进宫,只是见张豹这般郑重其事的样子,料定他一定是有什么事情。此外,石世忽然谁都不见,这也是萦绕在石闵心头的一个疑惑。

    “也好!”石闵微微抬手行礼。

    二人进了宫,结伴往永昌阁去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陛下把宏光阁改成了永昌阁!不知公子可曾听说此事!”

    石闵摇了摇头,故意说道:“未曾听说!大人这是哪来的消息?”

    张豹微微皱眉,问道:“不会吧?公子没听说?”

    石闵摇摇头,说道:“不过永昌阁这名字也不错,受命于天,既寿永昌,陛下想来是取了这个兆头。”

    张豹笑了笑,问道:“公子,今日进宫又是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不是前天听说陛下感染了风寒,今日特进宫来给陛下请安!公主也一直惦记着陛下。”石闵说着,看了看张豹,问道:“不知张大人所为何事?要您穿戴的这般正式。”

    “天地万物,君臣父子,都讲究一个礼字!这衣容自然也是礼字之中的,做臣子的去觐见陛下,不可不讲究啊……”

    石闵不禁看了看自己的衣着,说道:“大人不愧是礼部的当家之人,石闵佩服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