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三十四章
    a ,最快更新冉魏大帝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公子过奖了……”张豹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二人来到永昌阁外,新的门牌已经挂了上去,宏光阁自此便荡然无存了。禁军依旧把永昌阁围的铁通一般,戒备森严。

    “公子,大人!二位这是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来给陛下请安的,烦请通报一声!”石闵说道。

    那人一听,说道:“公子见谅,陛下有令,谁都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感染了风寒,我们这些做臣子的来请安,是理所当然的!你身为禁军,护卫陛下是你职责所在,但是你去通报一声,也是合情合理!”张豹说着,微微笑道:“或许陛下会改变心意。”

    那个禁军有些为难,说道:“通报还是得内侍们去通报,下官这就去找内侍,至于他们去不去,下官就无权干涉了。”

    石闵与张豹对视了一眼,石闵又说道:“有劳了!”

    待那禁军走后,张豹看了看四周,问石闵:“公子,看这情形,作何感想啊?”

    “感想?呵呵,我没有什么感想!”石闵看了张豹一眼,问道:“张大人看出什么玄机来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在下眼拙,什么也没看出来,所以才问公子你啊!”

    石闵微微一笑,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陆安匆匆忙忙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二位大人!陛下吩咐过,谁都不见……”

    陆安话还没说完,张豹便问道:“陆公公,陛下龙体如何了?”

    陆安愣了一下,应道:“陛下还需要调养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张豹又问道:“那不知这几日,陛下可曾召见过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陛下一直未曾召见任何人!”陆安看着张豹,又问道:“张大人,公子,您二位这是?”

    石闵看了看张豹,张豹连忙说道:“呵呵,我们就是挂念陛下,特来请安!烦请陆公公通报一声。”

    陆安有些迟疑,看了石闵一眼。

    “二位稍候,容奴才去向陛下通报一声……”陆安终于还是做出了让步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是不是已经得到了什么消息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下没有听懂公子的意思,您说的消息,是指什么消息?”张豹故意装糊涂。

    石闵微微皱眉,说道:“张大人聪明绝顶,就不必揣着明白装糊涂了吧?”

    张豹眼珠子转了转,未吐露半个字。

    “呵呵,看来张大人是不想说了!”

    张豹看了看四周,低声说道:“不是在下不想说,而是这件事不好私下议论!”

    石闵微微皱眉,意识到这里面似乎确实是有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“以西华侯府的手段,应该不至于没有打听到什么消息吧?”张豹笑了笑,说道:“据我所知,陆公公好像在替西华侯府做事,他是陛下的内侍,陛下的任何事情,都逃不过他的眼睛,要说消息,公子应该比我清楚才是!”

    石闵脸色微变,立马又故作镇定,说道:“陆公公?他以前确实帮过西华侯府一点忙,不过全因为在下救过他一次!之前的事情都算是报恩了,张大人若是有什么消息,好歹也与我通个气,咱们才是站在同一阵营的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现在天下都是陛下的,哪还有什么阵营不阵营?公子难道是想另起炉灶?”张豹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张豹的话,让人不寒而栗,石闵镇定的看着他,问道:“张大人这话,我好像没有听明白!”

    气氛顿时有些尴尬,张豹随即笑道:“哈哈哈哈,在下只是与公子开个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玩笑!”

    石闵忽然眼神带着笑意,说道:“不管怎样,张大人作何打算,西华侯府一定唯大人你马首是瞻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张豹笑了笑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陆安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陆公公,如何?”张豹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陆安看了看二人,脸色有些尴尬,瞄了一眼石闵,又对说道张豹说道:“张大人,陛下召您觐见。”

    石闵脸色微变,但是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公子……”陆安支支吾吾的说道。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石闵笑了笑,说道:“无妨,一切谨遵陛下旨意!”

    张豹颇为得意,微微一笑,对石闵说道:“公子,在下失陪了。”

    石闵客气的点了点头,假装无所谓的样子,但是实际上,石闵自然是憋着一口气。

    看着张豹离去的背影,石闵有些不是滋味。虽然西华侯府与张豹并无仇怨,曾经在扶持石世登基的时候,他们还是统一战线,但是有些时候,厌恶一个人,并不需要那么多理由,尤其是张豹给人的感觉,总是阴沉沉的样子。

    在永昌阁外站了一会儿,石闵才转身离去,就在没走几步的时候,身后忽然有人低声喊道:“公子留步!”

    石闵立马回头,一看,原来是陆安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陆安看了看四周,然后指了指旁边,低声说道:“公子,借一步说话!”

    跟着陆安来到一个僻静之处,石闵问道:“陛下为何单独召见张豹?这永昌阁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公子见谅,陛下为何单独召见张大人,奴才也不清楚……”陆安脸色有些憔悴,又说道:“公子,这永昌阁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石闵一看陆安的样子,就知道一定是有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永昌阁里怕是闹鬼啊!”陆安有些惊恐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闹鬼?”石闵一头雾水,问道:“那日我来的时候,就觉得陛下肯定不是偶感风寒,那既然有状况,你为何没有派人给西华侯府传个信?”

    陆安“扑通”一下跪了下来,解释道:“不是奴才不想告诉公子,是陛下看的紧,而且……而且这次的事情,确实有些邪乎!奴才实在不敢妄言!”

    石闵认识陆安不是一天两天,见他这样说,也不敢轻视,将陆安拉了起来,说道:“起来说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好端端的,闹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“奴才也不知道,只是陛下登基以后,和以前的燕王殿下相比,有时候突然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,言行举止和往常完全不同!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陛下突然谁都不见,是不是和这个有关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陆安点点头,说道:“陛下原本睡的好好的,忽然就醒了,醒来之后便狂性大发,有个小太监死在了陛下的剑下,奴才若不是命大,恐怕今日也见不到公子了!”陆安叹了口气,说道:“公子猜的没错,陛下根本没有感染风寒,而是不小心摔了一跤,脸上受了点伤!”

    “狂性大发?”石闵微微皱眉,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莫名其妙疯了一样?”

    陆安点点头:“对!”

    “如今陛下清醒之后,当时的情况他还记不记得?”

    陆安摇摇头,说道:“陛下对此似乎完全没有印象,根本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石闵觉得甚是奇怪。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奴才才觉得,这永昌阁里闹鬼……陛下一定是被鬼附身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瞎说!千万不要有这个想法!更不能把这个想法告诉别人!”石闵连忙提醒道:“这是要掉脑袋的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