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三十六章
    石鉴扶着郑妃往常青宫走去,路上,石鉴问道:“母妃的脚如何了?还疼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,天暖和一点就好了!你就放心吧!”郑妃拍了拍石鉴的手,又问道:“听说高大人被抓进了大理寺,陛下打算如何发落?你可有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石鉴摇摇头,答道:“还没有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哎......这么多年,他一直照顾你,你可得想办法搭救啊!”

    “儿子明白!请母妃放心!”石鉴宽慰道:“已经托人问过,陛下似乎没有处决大人的意思,应该不会有性命之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啊!”郑妃颇为担忧,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刚刚石闵跟您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说什么,就是随便聊了聊,这孩子的父亲没了,我也就是关心他一下!毕竟他父亲小时候我照顾过,算是我半个孩子......”

    “母妃心善,善有善报!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,你平平安安的,就是母亲最大的福报了!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永昌阁内,弥漫着灯油蜡烛的味道,张豹走进大殿,忍不住咳嗽了两声,连忙揉了揉鼻子,生怕失礼,引得石世不满。

    “微臣拜见陛下!”张豹远远的便对坐在帘子后面的石世跪地行礼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!上前说话。”

    石世的声音略显苍老,有些乏力。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

    张豹应了一声,连忙起身上前,走到离石世大约十步远的地方站住,再次行礼说道:“听闻陛下感染风寒,龙体不适,微臣甚是担忧,特来给陛下请安,不知您好点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咳咳......”石世咳嗽了两声,说道:“没事,休养几天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陛下刚刚登基,赵国百废待兴,就算是操劳国事,您也要注意龙体呐!”张豹依旧低着头,偷偷的瞄了一眼帘子后面的石世。

    帘子挡的比较严实,看不清帘子后面的石世穿着如何,作何动作,只听到他说道:“爱卿能如此挂念朕,朕心甚悦!”

    “陛下是微臣最大的牵挂,虽然您下了圣旨,说谁都不见,但是微臣实在是放心不下啊!”

    “若是朝中的百官们都和张大人这样与朕一条心,朕便可以省去很多烦恼!”

    “不知陛下有何烦恼?微臣愿意替陛下分忧!”张豹非常识相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日子,全国各地的奏疏送来不少!朕都没法细看!包括户部去年一年的支出和税赋,朕到现在还是没弄清楚!先帝完完全全是丢了一个烂摊子给朕呐!”说到这里,石世忍不住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些事情,确实是够陛下操劳一段时间了。”张豹说着,抬起头,试探性的问道:“微臣愚见,或许可以帮陛下分忧。”

    “爱卿说说看!”

    “朝廷上下政务实在很多,陛下若不分巨细,事必躬亲,精力肯定不够用,不如抓大放小,这样事情处理的快,陛下也没那么累!”

    “爱卿,你所谓的抓大放小,作何理解?”石世问道。

    “所谓抓大放小,便是重大之事,需要陛下圣聪决断,小的事情,可由六部大臣商议决断,如此一来,不仅陛下省力了,诸位臣工们对于国家社稷的各项事宜,都有了更多的了解,许多决断也会因为彼此之间有充分的交流而得到最佳的解决方案!不知陛下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,目前朝中六部的大臣,有几个是可用的?”

    “臣以为,一朝天子一朝臣!”

    “你这句话,听起来似乎是有弦外之音啊?”石世问道。

    “陛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下圣明!”张豹磕头喊道。

    “朕要你拟一份名单,明日送来!写详细了!”石世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微臣遵旨!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刚刚说的,朕觉得有些道理!以朕一人之力,就算不眠不休,怕是也没法所有事情都亲力亲为。”石世说着,从手边拿出一沓奏疏,大致翻阅了一下,抽出四五份,扔在了张豹跟前,吩咐道:“这几封关于兵马调动的奏疏,你拿回去看看!明日送名单过来的时候,顺便给朕就兵马调动的事情,说说你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“微臣多谢陛下!”张豹的内心自然是非常开心,阅览百官的奏疏,哪怕是过去的三公,也没有这个职权,这无疑是石世对他莫大的信任。

    张豹几乎是膝行向前,将那几封奏疏拾了起来,只是看了一眼,有些吃惊的问道:“陛下,这是驸马给先帝的奏疏?”

    “呵呵!这些东西都是挤压了许久的东西,朕还没来得及一一看完!”石世说着,有些鄙夷不屑的说道:“所以朕刚刚才说,先帝是留了一个烂摊子下来!”

    “陛下是难得的明君!臣誓死效忠陛下!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!”

    “爱卿的忠心,朕早已知晓!”石世笑了笑,又说道:“朕与你可是过命的交情!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厚爱!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石世咳嗽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陛下要保重龙体啊!”张豹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石世缓了口气,忽然语气颇为诡异的问道:“爱卿,你说这世上,鬼神之说,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?”

    “举头三尺有神明,微臣相信,这一定是真的!”张豹看了看帘子后面的石世,问道:“微臣早年在寺庙里住过一段时间,对求神问道之事略知皮毛,陛下若是被此等事情困扰,微臣或许能效犬马之劳!”

    “你懂这些?”

    “只是略懂一点皮毛,陛下不妨说说,让微臣替您分忧!”

    石世看了看跪在外面的张豹,再三犹豫,还是缓缓说道:“近来,朕觉得有恶鬼缠身!”

    石世说着,言语间透露出一丝丝恐惧,声音甚至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“陛下是遇上怎样的事情了?为何您会如此猜想?”

    “方才你进来,闻到这里面的灯油味和蜡烛的味道了吧?”

    张豹点点头,说道:“闻到了,不瞒陛下说,刚刚微臣还觉得有些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朕一到天黑,就觉得全身不舒服,总觉得黑暗之中,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朕!令朕寝食难安,想着想着,便会毛骨悚然!”石世的语气越说越激动,越说越夸张。

    “陛下!放松一些!现在是白天!”张豹生怕石世过于激动,情绪一下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不知是石世自己有意识还是张豹的呼喊声把他喊清醒了,石世突然一愣,缓缓起身,往前走了几步,问道:“爱卿,你可明白朕的意思?”

    张豹镇定的答道:“回禀陛下,臣已经了解了陛下的意思!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张豹想起了老王头的话,他颇为惊讶,没有想到,事情果真如他所料,石世有些疯癫了……

    “你可有办法?”石世问道。

    张豹自然不能告诉石世,这其实是他的心病,于是想了想,说道:“陛下,这永昌阁,怕是暂时不能待了,您得换个地方小住一段日子......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如陛下所说,到了天黑,您总觉得有些不自在,说不定那让陛下不自在的东西,就在这永昌阁里!陛下不如招萨满进宫做法,您去卧龙山上小住一段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卧龙山?”

    “卧龙山上的乾坤观香火鼎盛,得神明庇佑,微臣相信,那是陛下休养的一个好去处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