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三十九章
    一旁的石欣气的脸色都变了,但是她没有发作,只是一脸怒气的坐在旁边,旁人自然是不敢多说一句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大夫终于匆匆忙忙的赶来了,一进屋,他便跪地向石欣行礼:“见过公主殿下!”

    石欣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,吩咐道:“行了,赶紧看看公子如何了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那老先生先是给石闵搭了搭脉,又对徐三说道:“徐管家,赶紧把公子的衣服脱了!我得看看他身上的伤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徐三点点头,对身边两个下人吩咐道:“快!把公子的衣服脱了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小心一点!公子身上有伤!”徐三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诶!”

    两人小心翼翼的为石闵脱去上衣,将背袒露出来,那大夫看了一眼,问道:“谁下手这么狠?怎么把人打成这样!”

    一直站在角落里的李昌听到这话,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,石欣和徐三则是不约而同的看了一眼李昌,这下他更是羞愧的直往王世成身后躲。

    “大夫,我家夫君伤的如何?要不要紧?”石欣问道。

    大夫一边仔细查看着石闵北上的伤痕,一边小心的用手按了按伤痕的边缘,然后对石欣说道:“公主不必担心,公子这伤看起来吓人,实际上没有什么大碍!”

    “都成这样了?还没什么大碍!”石欣显然不信大夫的话。

    “公主放心!公子身子骨好,这一记打的虽然不轻,但是好在没伤到骨头,至于公子现在有些昏昏沉沉,乃是因为重击伤及五脏,休养一段时间,调息一下,气血通畅了就好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没事?”石欣不放心,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朽确定!公主不必担心!”大夫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何调息?”

    “老朽给公子配几服药,内服外敷都有,只要这段时间不剧烈活动,小心照顾,用不了一个月就能好!”

    “如此便好!如此便好!”徐三终于松了口气,对大夫说道:“老叔,那就麻烦你赶紧写方子配药吧!”

    “好!我这就回去配药!你还是派个人随我取药去!”

    “行!”

    徐三站起身,跟着大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石欣也跟了出来,说道:“大夫,我夫君的伤得养一些日子,这段时间,你就在府上住下吧!好好伺候我夫君!至于需要配什么药,你写个方子,让人回你的药铺拿便是了!你药铺没有的,我可以让人去宫里拿!什么药好就用什么!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那老大夫一听石欣要他留在侯府,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,说道:“不行不行,老朽那里每日都有不少人去寻医问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药铺能值几个钱?那些找你救治的人又能给你几个钱?他们跟我夫君的安危比起来如何?”石欣看着大夫,丝毫不客气的说道:“你的药铺,本公主买下来了,这些日子你其他任何事情都不要管,你就只负责治好我夫君的伤!”

    石欣的话把众人吓了一跳,而那大夫连连摆手,解释道:“公主殿下!高抬贵手啊!老朽说的不是钱的事,老朽若是在府上住下了,外面那些寻医问药的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普天之下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大夫,邺城也不止你一家药铺!他们可以去找其他大夫!”石欣不等他人有任何反应,坚定的说道:“此事就这么定了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那大夫顿时呆在原地。

    说到底,石欣毕竟是公主,她的话,或许也只有石闵敢说不字了,徐三等人谁也不敢反驳。

    石欣对身旁的一个婢女吩咐道:“去取两锭金子来,交给这位大夫!然后拿他的药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方去取药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徐三想了想,终究还是说道:“公主,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妥……西华侯府从来没有这样的规矩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从现在起,这个规矩有了!”石欣果断的说道,然后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徐三也只能乖乖的闭嘴了,倒是把那大夫急的够呛,他焦急的对徐三说道:“徐管家,这……这叫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看着石欣离开的背影,徐三无奈的说道:“老叔,公主的话,谁敢不听?您就在这里先待几天吧!等公子好些了,再跟公子说说这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老朽现在是骑虎难下了!”大夫深深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婉回到自己的屋里,哭的梨花带雨,甚是伤心,闻讯而来的秦怀山关切的问道:“婉儿,公子伤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秦婉摇摇头,哭着说道:“爹……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爹知道!爹知道……”秦怀山将秦婉揽在怀里,安慰道:“你且安心,爹去看看公子的情况!”

    “嗯!”秦婉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道:“公子若是有个闪失,女儿就闯了大祸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急别急……”

    秦怀山刚刚说完,徐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:“秦先生!”

    秦怀山连忙回头应道:“她三叔,您来的正好!公子的伤如何了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秦婉跑到门口,哭着问道:“徐三叔,公子怎么样了?伤的重不重?”

    “二位请放心,公子的伤没有什么大碍,休养一段时间就好!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真的吗徐三叔?”秦婉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夫已经来看过,不会有错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那就好啊!”秦怀山松了口气,说道:“公子吉人天相!”

    徐三又对二人说道:“秦先生,秦姑娘,方才公主的话,不必在意,公子刚刚已经吩咐过,让二位在府上安心住下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秦怀山有些语塞。

    “先生放心!这是公子的吩咐!”徐三又强调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可是公主那里……如何交代?”秦怀山无奈的摇了摇头,说道:“老夫实在不愿因为我们父女二人,而给公子和侯府增添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先生,恕我直言,此事我等都做不了主,还是等公子恢复好了,由公子定夺比较好!”

    没等父女二人反应过来,徐三便说道:“二位自便,徐三还有不少事情要忙,告辞!”

    “徐……”秦怀山来不及说话,徐三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“爹,怎么办?”秦婉有些无助的看着秦怀山。

    “爹跟你说过那么多次,你不可以对闵公子动情!你为何偏偏不听?”秦怀山突然有些气恼。

    “爹……”秦婉撇了撇嘴,低下头,擦着自己的眼泪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秦怀山叹息着摇摇头,又说道:“看来这西华侯府是待不了多久了!我们要再做一些打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不我们现在就走吧……”秦婉抓着秦怀山的手臂,哽咽着说道:“女儿不想再待下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秦怀山转过身,看着秦婉说道:“咱们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!这条路必须走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!”秦怀山呵斥道:“起码我们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情!”

    秦婉愣了一下,秦怀山又说道:“若是机会成熟,为父一定会带你离开!只是现在还不行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