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四十章
    石世看着张豹呈上的奏疏,上面写的,是详细的各部大臣的所有信息,以及张豹对于人员任命的建议。

    “爱卿,看来你平日里花了不少心思啊!”石世看着面前厚厚的一叠纸张。

    张豹恭敬的说道:“微臣既然替陛下分忧,自然要把事情做的细致一些,急陛下之所急,忧陛下之所忧,只有我们这些做臣子的尽了本分,陛下才能省心,天下才能安定!”

    石世笑了笑,说道:“你应该知道,朕说的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张豹故意装傻充愣,说道:“臣愚钝,请陛下明示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满朝文武,若是你张大人都算愚钝,那精明的就一个也数不上来了。”石世一边翻着面前详细的各部要员的信息,一边说道:“朝中文武百官,单单这邺城,数得上号的前前后后百余人,你居然能有这么多人的详细信息,对他们的身家背景为人,了如指掌!”

    张豹低着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石世合上了那一沓奏疏,看着帘子外的张豹,缓缓说道:“张豹,你不简单吶!”

    张豹一听这话,便知石世这是话里有话,连忙跪地解释道:“陛下恕罪!微臣僭越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凭一己之力,能搜罗到这么多朕都不得而知的信息,当真让朕刮目相看!”

    “臣也是为了陛下的江山社稷着想!绝无半点私心!否则今日也不会将这些东西原原本本的呈送给陛下您过目!”

    “看来,你的耳目极广,朝中所有人都在你的监视之下!是吗?”石世镇定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恕罪!”张豹低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石世站起身,在里面缓缓踱步,一旁的陆安悄悄抬头看了看二人,不禁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忽然,石世停下脚步,扭头看着张豹问道:“你不会在朕身边,也安插了耳目吧?”

    “臣万万不敢!”张豹磕头说道:“自打当初追随陛下您,微臣便誓死效忠!哪怕是您蒙难入狱,微臣也是不改初心!正是靠着这些耳目,打通了一些关系,才能将陛下从虎口救出!臣一片忠心可昭日月!请陛下明鉴!”

    张豹说完,又重重的磕了一个头。

    石世看着跪在地上的张豹,忽然“哈哈”大笑,说道:“爱卿请起!你对朕的忠心,朕是知道的!”

    张豹几乎感动流涕,说道:“臣!谢陛下!”

    “当初石遵害朕,不少原本口口声声说要效忠的人,见朕被关进了大理寺的死牢,便落井下石,风头朝向了石遵!尤其是那些自命清高,满嘴仁义道德的汉人官员!”石世颇为鄙夷的咂咂嘴,又说道:“到最后,你张大人忍辱负重,装疯卖傻,将朕从鬼门关救了回来,从那一天起,朕对你的忠心便从未怀疑过!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张豹假装抹了抹眼泪。

    “朕自登基以来,无时无刻不想开疆拓土,开创千秋盛世基业!但是朝中有能者甚少,心怀鬼胎者甚多!”石世看了一眼桌案上的名册,对张豹说道:“今日你送上来的这份名册,朕觉得不错!”

    听到石世的这句话,张豹的心里,总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从今日起,你便是朕的耳目!朕要你监视好百官们的一举一动!他们的所有事情,朕都要了如指掌!”石世镇定的看着张豹,问道:“朕的意思,你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张豹激动的应道:“臣明白!”

    “陆安!”

    “奴才在!”陆安连忙应道。

    石世转过脸问道:“你对朕有几分忠心?”

    陆安连忙跪地说道:“奴才只忠于陛下!”

    “记住你今日的话。”石世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陆安一哆嗦,脸都几乎贴在了地上,说道:“奴才牢记于心!”

    石世颇为得意,坐回了位子上,说道:“听闻侍郎吴亮,在朕入狱之时,还肯替朕说话,不曾倒戈石遵,是不是这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豹说道:“没错,吴亮对陛下忠心一片,在微臣手下办事颇为得力,是可用之人!”

    石世点点头,说道:“如此的话,朕提拔他做户部尚书,爱卿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户部掌控的乃国之命脉,为六部中至关重要的一部,非陛下之心腹不可担当,臣以为吴侍郎刚直不阿,可担当此任!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担心将来他的风头压过你?”

    张豹抬头看了一眼石世,反问道:“陛下想听实话还是假话?”

    “朕当然要听实话!”

    张豹想了想,说道:“在这个问题上,臣若说没有半点私心都没有,那纯粹是睁眼说瞎话,他如今毕竟是微臣的下属,要是将来某天风头无二,微臣心中难免会有一些失落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还极力推举他?”

    “第一,吴亮不是喜欢擅权弄政之人,即使将来他做了百官之首,也不会对臣有半点威胁,因为我们最多只是政见不和,绝无私人恩怨。第二,吴亮与微臣都是向朝廷尽忠,替陛下办事,只是分工不同,并无贵贱之分!至于他若是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那是吴侍郎的本事,臣不如他!”

    “张豹啊张豹!你这几句话可是你的真心话?”

    “句句是肺腑之言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朕还担心你心里不服,既然你都表态了,那朕也就没有什么可担忧的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石世这么说,张豹的心里怎会没有半点失落?只是在石世面前,还还得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至于兵部该由谁来当家,朕一直无法定夺,你可有什么建议?”

    “臣倒是有一人可以举荐!”

    “何人?”石世问道。

    “听闻当日在幽州,石遵起兵造反,先帝身边唯有一人誓死不降,那人便是高世荣!”

    “高世荣?”

    “对!此人追随先帝多年,也是带兵多年的骁将,原本他保护先帝有功,应该重赏,但是其弟参与了谋反,先帝一怒之下要将他满门抄斩,但是念其往日之功,将他贬为庶民!”

    “他忠于先帝,未必忠于朕,此人朕没见过几次,不可用!”

    “陛下请听微臣说完!”

    石世微微皱眉,问道:“你可知兵部的重要性?若是选错人,后果不堪设想!”

    “臣明白!但是臣举荐此人,有十足的把握和理由!”

    “哦?你说说看!”

    “听说当时高世荣只身站在先帝面前,明知会死也不曾向石遵低头,这说明高世荣绝非贪生怕死贪慕权贵之人。此外,陛下刚刚说,他这是忠于先帝,未必会忠于您,这话没错,但是但凡像高世荣这样的人,都重名节,如今他一介草民,陛下若是启用他为兵部尚书,那对于他来说恩同再造,他岂会不对陛下您感恩戴德?还有,陛下今日也说了,朝中有能者甚少,陛下如此对待高世荣,正是告诉了天下人,当今的陛下,是用人唯贤,不拘一格招募人才,陛下!周公吐哺天下归心呐!这天下迟早是您的!”

    张豹的一番言语,深深的触动了石世,他根本没有想到,就高世荣的这个问题上,张豹会做出此等长远的考虑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有理!”石世轻轻的叩着桌案,说道:“此事朕再斟酌一下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张豹点了点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