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四十一章
    “高尚之那个老东西,朕一直没有发落……”石世看着跪在地上的张豹,又吩咐道:“你先起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朕考虑再三,这高尚之……”石世想了想,终于说道:“朕决定不杀他!”

    “陛下圣明!”张豹称赞道。

    “巡防营尚未找到高尚之口中所谓的神秘人物!朕暂时不打算动他!”石世说着,忽然,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问道:“你有这么多眼线,难道就找不出刺杀朕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张豹愣了一下,摇摇头,说道:“微臣无能,没有查到这个神秘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既帮了朕,却又要派人来刺杀朕!究竟是何用意?”

    “微臣也想不明白!所以当初微臣建议留高尚之一条性命,就是为了以他来查出,邺城之中,究竟还有谁在搅弄风云。”

    石世点点头,说道:“既然这样,那朕就下旨,将高尚之贬为庶民!”

    “陛下英明!”

    “丞相之位,朕交于你!如何?”石世说道。

    “微臣惶恐!”张豹说道:“论资历,臣尚不足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名不正则言不顺,朕既然要用你,自然要让众人服气!你张豹有胆识,有才能,于朕有恩,于国有功!资历深浅不足以影响你坐这个位子!”

    听到石世的这句话,张豹的内心乐开了花,他梦寐以求的东西,终于离他越来越近了!

    “臣叩谢陛下隆恩!”张豹磕头说道。

    石世摆摆手,吩咐道:“起来吧!”

    张豹站起身,石世又问道:“去乾坤观的事情,朕今日已派文苍前去,爱卿可有什么建议?”

    “此事陛下无需担忧,微臣自会安排好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便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石鉴站在院内的一棵枯树下,静静的看着光秃秃的树干,两名手下则在一旁侍奉着。

    “宫里还是没有消息吗?”石鉴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禀殿下,尚未消息!”

    “老二到底在搞什么鬼?突然谁也不见,把自己关在那个什么永昌阁里,难不成是要悟道修仙不成?”

    “听说永昌阁里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,所以陛下才不见任何人。不过昨天下午张豹被召见过,而与张豹一同前往的石闵,却未曾被召见。”

    “发生了一些事情?”石鉴转过身,看着自己的手下,问道:“本王要知道的是,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根据宫里的眼线,陛下或许是招了鬼神,今日一早,宫里穿出消息,过几日,要去乾坤观住着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石鉴冷笑一声,说道:“老二从小就胆小怕事,怕是老不死的鬼魂回来找他索命了吧!”

    “属下猜测,这个主意,应该是张豹给出的。”

    石鉴想了想,说道:“张豹此人,绝对不是什么忠臣君子,他心中一定是有什么谋算!”

    “燕王称帝,张豹在朝中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。”那人说着,停顿了一下,说道:“属下听说,外面已经有风声,说张豹即将被陛下封为丞相!”

    “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!这或许也是他当初选择支持老二的原因吧。”石鉴微微皱眉,说道:“毕竟那时候的庆王府,有谭渊在,一山难容二虎,他想一人独大,恐怕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张豹可以说是鸡犬升天了!他耳目众多,就宁王府外,也有他的人!殿下,张豹早晚会查到我们头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宁王府上下连本王在内,不过区区十几个人,他张豹什么也查不到。”石鉴冷笑一声,又说道:“不过你说的对,这终究是一个威胁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殿下一句话,属下随时可以把外面那两只老鼠的脑袋拧下来!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!”石鉴摆摆手,说道:“整个邺城,除了张豹的眼线,还有西华侯府的人,不可轻举妄动!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下人前来禀报道:“殿下,张大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张大人?”石鉴问道:“是张豹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张大人已经在前厅等候您了。”

    石鉴微微皱眉,问道:“他可曾说明来意?”

    “张大人什么也没说,只是说有事情要面见殿下。”

    石鉴微微点头,吩咐道:“去给这位张大人上一盏茶,告诉他,本王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来!”石鉴忽然又喊住了那人。

    石鉴想了想,又吩咐道:“给他上一杯水,无需放茶,本王的意思,你明白吧?”

    “小人明白。”

    石鉴微微一笑,说道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石鉴不慌不忙的坐在旁边的凳子上,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喝了两口,这才起身,理了理自己的衣服,朝前厅走去。

    张豹站在宁王府的前厅里,左右环顾,四下的并无什么摆件,桌椅用具略显陈旧,门口的两根柱子,红漆早已剥落,丝毫看不出原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大人,茶来了!您先喝点,我家殿下马上就来!”那个下人恭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张豹转过身,看了一眼那人,坐了下来,端起茶碗,问道:“你家殿下在忙些什么?准备过年了吧?”

    “殿下忙些琐事,大人稍候。”

    张豹知道问不出个所以然来,于是也不再追问,正准备喝口茶,低头一看,那茶碗里分明就是一碗白开水。

    张豹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,但是客随主便,张豹并未说什么,依旧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哎呀张大人!什么风把你吹来了!小王有失远迎!”石鉴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张豹抬头一看,石鉴已经到了门口,迈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下官见过宁王殿下!”张豹有模有样的朝石鉴行礼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到这里就不必客气了!”石鉴拉着张豹,说道:“来来来,张大人,坐下说!”

    张豹面对石鉴这突如其来的热情,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,也就顺从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天冷的很,先喝口茶!”石鉴说着,把茶碗往张豹面前一推。

    张豹正要伸手去接,石鉴却脸色突变,又将碗端到自己面前一看,转头便对下人呵斥道:“张大人是贵客!怎么这么不懂规矩!”

    那人“扑通”跪了下来,磕头说道:“殿下恕罪,府里没有茶叶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那还不快去买!混账东西!”石鉴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!”张豹打断了石鉴,对那人摆摆手,说道:“不必去买!退下吧!”

    那人有些迟疑的看着石鉴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让你退下还不退下!笨头笨脑的东西!”石鉴脸都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下人连忙起身,匆匆离去。石鉴尴尬的笑着说道:“实在是……让大人见笑了!”

    张豹悄悄打量了一下石鉴,微微一笑,说道:“殿下不必客气!下官这是不请自来,该不好意思的是下官。”

    石鉴上下左右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张豹,笑嘻嘻的问道:“大人今日突然来小王这里,是有何指教?莫非是皇兄那里有什么恩赏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张豹笑了笑,说道:“也没什么事,就是过来给殿下透露一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消息?什么消息?”石鉴瞬间有些紧张,问道:“大人先说说看,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?一定是什么重大的事情!否则不会劳驾大人您亲自来一趟!”

    “那自然是个好消息!”张豹神秘的笑了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