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五十六章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石闵再次醒来的时候,天都黑了,刚睁开眼,发现石欣正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醒了!”石欣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石闵想要起身,却被石欣按住,说道:“别动,刚刚给你敷了药。”

    看着石欣有些憔悴的模样,石闵有些动容,说道:“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石欣笑了笑,说道:“这是你对我说的最暖心的一句话!”

    石闵有些语塞,连忙问道:“二位叔父呢?”

    提到李昌和王世成,石欣就一肚子气,撇了撇嘴,说道:“在外面呢!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早些回去吧!我没事!”

    “二叔也真是的,下手没轻没重!”石欣嘟哝了一句,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李昌和王世成二人与徐三正在外面候着,见石欣出来,连忙围了上去,李昌首先问道:“公主,小闵如何了?”

    石欣瞥了两人一眼,淡淡的说道:“二位叔父先回屋吧!夫君已经醒了!”

    “我进去看看他!”李昌吵着要进屋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!”石欣直接回绝道:“他需要休息,二叔改天再来吧!”

    李昌的脸色有些尴尬,王世成拽了拽他,说道:“先回吧!明日再说!”

    在王世成的拉扯之下,李昌悻悻的离去了。

    石欣对徐三又吩咐道:“再过两个时辰,公子背上得换药,让大夫把药准备好!”

    “徐三明白!”徐三点了点头,说道:“公主,您先回屋吧!公子半夜需要人伺候,您没熬过夜,还是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!任何人照料我都不放心!还是我自己来吧!”石欣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徐三一愣,还没反应过来,石欣转身便进了屋。

    趴在床上的石闵微微转过头,见石欣过来,问道:“都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都回屋了!”石欣应道。

    “二叔不是故意的,你别给他脸色看。”石闵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故意的也不能下手这么重!幸亏是打在背上,那要是打在脑袋呢?此刻我就成了寡妇了!”石欣很是不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刀枪无眼,习武之人受点伤是难免的!你别大惊小怪。”

    “说到底,你也是自讨苦吃!”石欣责怪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我自讨苦吃了?”石闵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秦婉喊了你一声,你就骨头都软了!要不是你自己走神,凭你的本事,岂会受伤?”石欣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石闵无言以对,看了石欣一眼,只得把脸转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承认了吧?”石欣看着石闵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情已经过去了,你就别再说了!”石闵说着,又转过头,对石欣说道:“这件事你不要迁怒于他们父女俩,更不能把他们赶出侯府!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还是要偏袒她!”石欣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“你没出邺城,不知道外面乱成什么样子!就你我说话的这个时候,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人饥寒交迫,惨死在荒郊野外。他们父女俩无依无靠,又无家可归,离开西华侯府,你叫他们怎么活?你这不是把人往死路上逼吗?”

    “全天下那么多无家可归的人,你干嘛偏偏要护着他们?”

    “既然撞见了,就不能袖手旁观!父亲在的时候,西华侯府便是这样对待他们,现在父亲没了,西华侯府的规矩也不能改!”

    石欣心里有些不甘,但是撇了撇嘴,终究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二人沉默了一会儿,石欣问道:“昨日还未来得及问你,进宫后可曾见到父皇?他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石欣提起石世,石闵这才想起来陆安对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没见到陛下!还是被拦在外面了。”

    石欣微微皱眉,说道:“父皇这是怎么了?只是小小的风寒,干嘛躲着连我的不见了?以前他可不是这样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半年多来,陛下经历了太多事情,也许是太劳累了,你不必担忧。”

    石闵随口安抚了石欣一句,他再三斟酌,终究还是没有把真实的情况告诉石欣。因为他知道,不管石世是不是真的疯了,又或者是犯了鬼神,都是不可随意外传的消息。如今石闵担心的,是假如石世真的疯了,那么赵国的未来,该何去何从?这中原的百姓,又会是什么样的命运?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张豹一身华服,来到了大理寺,大理寺上上下下见到张豹,无不退避,敬畏非常。在狱卒的指引下,张豹来到了关押高尚之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,下官看你来了!”张豹冲牢房里的高尚之喊道。

    高尚之头发凌乱,衣衫不整,蜷缩在角落的草窝里,冻的瑟瑟发抖,听到张豹的声音,高尚之缓缓抬起头,看了张豹一眼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屈尊来看老夫,真是有心了!”高尚之声音沙哑的说道。

    狱卒识趣的把牢门打开,张豹走了进去,看着一副落魄模样的高尚之,对牢头说道:“你们这些日子是怎么照料高大人的?天这么冷,为何不给高大人加床厚一点的棉被?”

    “小人失职......”牢头应道。

    高尚之稍稍挪动了一下身躯,缩着脖子,说道:“张大人,无事不登三宝殿,有事就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张豹笑了笑,说道:“姜还是老的辣,高大人不愧是高大人!”

    张豹说完,坐了下来,笑眯眯的看着高尚之说道:“奉陛下之命,前来看望您老。”

    高尚之面容憔悴,说道:“说吧,陛下打算如何发落老夫。”

    张豹微微一笑,又站起身,从怀里掏出圣旨,说道:“高尚之接旨!”

    高尚之颤颤巍巍的起身,爬出草窝,跪地说道:“罪臣接旨!”

    “高尚之久居丞相高位,然毫无建树,于国无益,念其年老,着令高尚之告老还乡,颐养天年!”

    高尚之听完这圣旨,不禁抬头看了张豹一眼。张豹收起圣旨,双手递给高尚之,说道:“高大人,接旨谢恩吧!”

    高尚之伸出双手,举过头顶,接过圣旨说道:“罪臣谢陛下恩典!”

    “高大人,陛下开恩呐!您这一辈子,也算是值了!”张豹又重新坐了下来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高尚之小心的将圣旨揣在怀里,坐回了草窝李,镇定的看着张豹,说道:“张大人,老夫先向你道喜了!”

    “道喜?”张豹微微一笑,问道:“我喜从何来?”

    “老夫现在是一介草民,那丞相之位,恐怕就是你张大人的了!难道老夫不该恭喜张大人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一切皆由陛下安排,在下并不奢求!”

    高尚之闭上眼睛,缓缓说道:“圣旨也宣了,张大人,请吧!”

    “我?”张豹有些疑惑,问道:“高大人,应该是你请吧?陛下已经赦你无罪,你可以现在就离开了!”

    高尚之摇摇头,说道:“老夫掐指算了,今日忌出行,明日再说,想必这大理寺,不会今日就把老夫赶出去吧?”

    张豹忍不住笑了起来,问道:“您老什么时候也开始相信这些东西了?”

    “有些东西,不可不信!”高尚之说着,蜷缩着转过身去,背对着张豹,又说道:“张大人若是看在我们同僚一场的份上,就让他们今天给老夫送点好吃的来!这应该是老夫离开邺城前的最后一顿饭了!张大人应该能满足老夫的这个要求吧?”

    张豹不明白高尚之心里是怎么想的,但是至于他在牢里,总不可能逃出去,便也点头应道:“既然您老有雅兴,下官这就与这里的牢头打个招呼,明日上午,下官备好车马,设一席薄酒,来接大人!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高尚之头也不回的说道。

    张豹站起身,对高尚之说道:“告辞!”

    走到屋外,牢头也跟了出来,准备听候张豹的吩咐。

    张豹微微皱眉,说道:“本官不知道这高尚之在打什么算盘,你们都给我把他看好了!若是出什么乱子,本官叫你们人头落地!”

    “小人明白!小人明白!”牢头连忙应道。

    “至于他刚刚提出要吃点好的,你去安排一下,花了多少钱,去本官府上领!”张豹又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!这点小事,不劳大人费心,交给小人来办就好!”牢头很是识趣。

    张豹微微点头,瞥了他一眼,便走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