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五十七章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张豹离开大理寺,心中却有些疑惑,他不知道高尚之非要在大理寺那么糟糕的地方多待一天是为了什么。不过细细想来,这大理寺里里外外,都有人把守,高尚之是插翅也难飞的,张豹根本不用担心,高尚之会逃走。至于他的计划,推迟一天,并没有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还去宁王府吗?”车夫问道。

    张豹摇摇头,说道:“不了!明日再去!”

    车夫将张豹扶上马车,将帘子拉好,张豹又吩咐道:“去西华侯府。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高尚之坐在草窝里,静静的看着牢头搬来了火盆和酒肉。

    炭块烧的通红,阴暗寒冷的牢房里,顿时多了一些暖气。或许是因为确实觉得冷,高尚之缓缓的坐到了碳火旁,贪婪的烤着火。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,您看这酒菜还可以吧?”牢头看着高尚之说道。

    高尚之瞥了一眼桌上的酒和吃食,确实诱惑不小,于是声音有些沙哑的应道:“多谢了!”

    牢头笑着说道:“小人也是奉张大人的吩咐去办的,大人若觉得小人这事儿办的可以!到时候在张大人面前,还得请您老替小人多美言几句!”

    “老夫现在是一介草民,不是什么大人了!老夫的话,那张大人未必能听得进去。”高尚之搓了搓手,抬头看着那牢头,又说道:“不过老夫还是会在张大人面前替你说两句好话!毕竟吃人嘴软拿人手短,这是规矩,老夫明白!”

    听到高尚之这句话,牢头连连点头,行礼说道:“如此,那小人就多谢大人了!大人您慢用,小人先行告退!有什么吩咐,您招呼一声就好!”

    “慢着!”高尚之忽然喊住了那个牢头,问道:“小子,你姓甚名谁?”

    “回大人的话,小人名叫万通!”

    “万通?”高尚之笑了笑,问道:“这些酒肉,是你自己买的?”

    万通点点头,说道:“没错!是小人特地用来孝敬大人您的!”

    “老夫刚刚已经说过,如今的高尚之,不过是一介草民,你何必巴结我这个糟老头子?还请万大人指教一二。”

    万通笑了笑,说道:“进了这间牢房还能平安离去,要么是大人暗中有贵人相助,要么就是大人您本身就是贵人,不管如何,那都说明您命不该绝!这是天意,所谓山不转水转,水不转人转,今日小人卖个人情给大人,将来说不定大人会把这个人情还给小人,这笔买卖,小人做的并不亏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万通!真是人如其名!后生可畏啊!”高尚之忽然爽朗的笑了起来,问道:“看你面生,是刚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大人说的没错,小人是前天调来的!”万通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高尚之点了点头,说道:“既然如此,万大人,陪老夫喝两杯,如何?”

    万通行礼说道:“既然是大人有请,恭敬不如从命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快哉!”高尚之捋了捋胡子,搓搓手,说道:“老夫可否讨件棉衣穿着?”

    万通刚刚拎起酒壶,听到高尚之这么说,便吩咐道:“去准备一套干净衣服,再打两桶热水来,给大人梳洗一下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见万通对自己这般照顾,高尚之颇为感动,说道:“万大人,多谢了!”

    “万某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牢头,不是什么大人,您才是大人!”万通说着,给高尚之斟满了酒。

    “自打老夫迈进这大理寺开始,便料定仕途就此了结,哈哈哈!”高尚之饮了一杯酒,说道:“无官一身轻!老夫现在如同闲云野鹤一般,自由自在也好!”

    “大人,小人也有一事不明!不知您能否赐教?”万通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“大理寺这般地方,您今日明明就可以走,为何非要到明日再离开?难不成,今日的日子当真不宜出门?”万通试探性的问道。

    高尚之笑眯眯的看着万通,这句话,万通问的显然是有什么目的,但是高尚之不显山不露水,依旧淡然的笑了笑,故作神秘的答道:“天机不可泄露......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如此,那小人也就不多问了!”万通倒也不觉得尴尬。

    一番梳洗以后,高尚之换好干净的衣服,酒足饭饱,满足的对万通说道:“年轻人,今日多谢你了!”

    高尚之说完,在草窝里翻了几下,拿出了一个钱袋,扔给了万通,说道:“这些钱财皆身外之物,都是正当来路,你放心收了吧!”

    “大人这是何意?”万通不解。

    “这些钱财我留着无用,离开之前能与有人陪老夫喝一杯,足矣!”高尚之说着,躺了下来,闭上眼睛,吩咐道:“退下吧,老夫多喝了两杯,要睡会儿了!”

    万通虽然依旧不明白这怪老头到底想的什么心思,但是那钱袋里的金子,也是货真价实的,万通识趣的捡了起来,行礼说道:“既然如此,就不打扰大人了!”

    说完,万通转身出了牢房,又对手下吩咐道:“火盆里的炭火看好,不要灭了!”

    “小人明白!大人请放心!”

    待万通走后,四下又恢复了平静。高尚之缓缓睁开眼,背过身来,手又在草窝里摸索了一会儿,掏出了一个小瓷瓶。高尚之看着那个小瓷瓶,深吸了一口气,从小瓷瓶里倒出了仅有的一粒药丸。

    高尚之将小瓷瓶塞回了草窝里,两指捏住那枚药丸,看了一眼,毫不犹豫的塞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西华侯府里,张豹看着趴在床上的石闵,不免有些惊讶,问道:“公子,为何突然伤成这样?谁这么大的胆子?”

    石闵微微一笑,说道:“习武之人受点伤再正常不过,大人无需惊讶!不知今日您到访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高尚之明日就要离京!毕竟同僚一场,本想邀公子一同前往,送一送他!”

    “离京?陛下发落了?”石闵问道。

    张豹点点头,说道:“陛下已经将他贬为庶民,令起告老还乡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也好!听闻他多年来无子无嗣,孤苦无依,也确实有些可怜。”

    “高尚之若是就此遁世,有些事情恐怕就很难弄清楚了......”张豹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石闵扭头看了张豹一眼,问道:“黑衣人的事情,大人莫非还没查到线索?”

    张豹笑着摇摇头,说道:“下官以为,西华侯府或许会有什么消息,所以顺便想请教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西华侯府都是一群粗人,查线索这么缜密费心的事情,恐怕只有你张大人能胜任得了。”

    张豹没有接石闵的话,说道:“看来明日公子是去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与高尚之并无什么私交,去或者不去意义不大,大人有心,那就劳烦您了!”

    张豹点了点头,说道:“如此,那就有些可惜了!明日下官还约了宁王殿下以及几位同僚,在城外的十里亭设宴,略备薄酒,送高尚之一程。”

    “张大人有心了!”

    张豹也不磨叽,起身行礼说道:“好了!下官就不打扰公子休息了,改日拜会!告辞!”

    “徐三叔,替我送送张大人!”石闵对徐三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