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五十八章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今年的冬天,似乎比以往寒冷,不经意间,天空有飘起了雪花。

    张豹下了马车,车夫立马给他披上了一件貂皮斗篷,寒风吹过,张豹不禁将斗篷裹紧,打了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车夫在一旁恭敬的说道:“大人,十里亭在那个山坡上,马车上不去,您得劳驾......”

    “无妨!坐的时间久了,动一动也好!”张豹一脸轻松,打断了车夫的话,径直往远处的十里亭走去。

    不远处,几辆马车已经到了,张豹微微一笑,自言自语道:“看来已经有人先到了!”

    一个挑夫跟在张豹身后,晃晃悠悠的挑着一个担子,不知装的什么,但是看起来,分量似乎不轻。

    山路不太好走,张豹却不紧不慢,沉稳的一步一步往上走,此时此刻他的心里,无比的轻松,因为一切都在他的计划当中,过了今日,那个隐藏的最深的人物,便会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来了!”吴亮首先迎了上来,主动扶了张豹一把。

    张豹披着斗篷,抖了抖身上的雪花,笑着扫视了一下众人,说道:“没想到诸位来的这么早!”

    “大人真是重情重义!”其他人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张豹挨个儿点头回应,终于看到了站在人群后面的石鉴,他一眼不发,直愣愣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宁王殿下。”张豹笑道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!”石鉴微微行礼,问道:“不知高老什么时候到?”

    张豹回头看了一眼邺城的方向,说道:“应该快了吧!诸位稍候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张豹带来的车夫已经将担子解开,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,众人一看,坛炉,食盒,酒具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“大人真是思虑周全!备了这么多东西!”人群中有人说道。

    张豹捋了捋胡子,笑着说道:“寒冬送别,怎可没有热酒?来吧!诸位,咱们坐等高大人的到来。”

    众人围着亭内的石桌坐下,张豹显得甚是威严,所有人看他的眼光,都带着一丝畏惧。

    炉火烧的通红,将锅里的水烧的滋滋作响,下人将一壶酒放到了热水里温着,没过多久,酒香便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“先给诸位大人来点热酒暖暖身!”张豹对下人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酒碗陆续摆在了众人面前,煮酒的下人提起酒壶,挨个儿给人斟满酒。

    “宁王殿下,您平日足不出户,与下官们往来甚少,我等入朝为官多年,好像还是头一次跟您一同饮酒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好像是这么回事!”

    “来!宁王殿下,这碗酒,我等一起敬您!”张豹说着,扫视了众人一眼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举起了酒碗,看着石世。

    石世笑呵呵的站了起来,有些不知所措,紧张的端着酒碗,说道:“今日难得与诸位大人以及皇亲贵胄们同坐一席,小王不胜惶恐!这碗酒,应该是小王敬诸位,我先喝,诸位随意。”

    石鉴说完,端起酒碗仰头便喝,谁料那酒有些烫嘴,石鉴还没喝下去,便“噗”的一声,一口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......”有人立马惊的站了起来,生怕石鉴的口水沾到了自己的衣服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人都对石鉴的这个表现有些诧异,唯独张豹一脸镇定的看着他。石鉴甚是尴尬,有些慌乱的擦了擦嘴,然后向众人行礼说道:“小王失礼了,小王失礼了!诸位大人切莫见怪......”

    看到众人有些鄙夷,石鉴的脸色更加难看了,连忙扯着袖子将桌上喷洒的酒水擦拭干净,又对张豹说道:“张大人见谅,真不好意思......”

    “酒有些烫,殿下慢点喝,不急......”张豹笑了笑,吩咐道:“给宁王殿下重新斟酒。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多谢了......多谢了......”石鉴几乎都不敢抬头再看众人。

    看着石鉴狼狈的模样,不少人都心生鄙夷,只是碍于张豹的颜面,没有多说什么,而此时此刻,距离十里亭百步以外的一处乱石堆中,正有一双眼睛盯着张豹与众人,他满脑子想的,是先前张豹说过的摔杯为号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一匹快马“哒哒哒”的直奔十里亭而来,一个眼尖的人看到后连忙对张豹说道:“张大人,好像有人朝这边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豹都没起身,笑着说道:“应该是高大人来了吧?”

    那人微微皱眉,说道:“看样子不像啊!那人是骑马来的,高大人一把年纪了,应该不会这边策马奔腾吧?”

    吴亮第一个站起身,往前走了几步,眯起眼睛朝远处看去,发觉似乎有些不对劲,于是转过头对张豹说道:“好像确实不是高大人,但却是朝咱们这边来的,会不会是找在场的哪位?”

    众人相互看了看,都是一脸茫然,张豹镇定的吩咐道:“也许是!诸位别急,坐着等等吧!”

    尽管张豹这样说,实际上他也放不下心,于是给吴亮使了一个眼色,吴亮心领意会,并未入座,而是站在那里看着骑马赶来的那人是何动向。

    借此机会,张豹有心留意每个人的言行举止,石鉴依旧一副做错事害怕被责怪的样子,有心怯懦的低着头,没有说话,眼神之间并无半点异样,似乎高尚之来或者不来,与他并不相干。

    再看看其他的人,也都自顾自的私下接耳,议论着什么,一时间,张豹根本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。

    只见那人下了马,连马缰绳都没有系,跳下马背便直奔这里来了,待他跑近了,吴亮一眼便认出,那是大理寺的人。

    “大人,好像是大理寺的人!”

    “大理寺的人?”张豹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,立马站了起来,朝亭外走去。

    众人一看,也都坐不住了,纷纷起身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那个狱卒边喊边朝十里亭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吴亮第一个跑了过去,那狱卒气喘吁吁的跑的吴亮跟前,两腿一软,直接跪了下来,说道:“大人,不......不好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!快说!”吴亮问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张豹已经走了过来,阴沉着脸问道:“怎么回事?高大人呢?”

    “回禀大人,高大人他......他死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死了?”众人立马炸开了锅,张豹也甚是吃惊。

    “怎么死了?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?”吴亮怒斥道:“你们是干什么吃的!”

    狱卒有些惊恐的看着张豹和吴亮,说道:“小人也不清楚,昨日万牢头还和高大人喝了几杯,高大人看起来除了精神有些萎靡,似乎也没有什么异样,今早万头去叫高大人起来的时候,才发现高大人已经断气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张豹恼羞成怒,一脚将那狱卒踢开,也管不得身后的那些人,直接下山去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吴亮连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其他人一时间也都稀里糊涂,纷纷议论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!好端端的,怎么说死就死了呢?”

    “走走走!我们也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“对!走吧!”

    众人不管三七二十一,也都陆续下山,跟着张豹去了。石鉴走在最后,看着张豹匆匆离去的背影,他不禁握紧了拳头,脸色变得阴沉起来。而此时躲在乱石堆中的黑衣人,也悄悄离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