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五十九章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张豹风尘仆仆的赶到大理寺,万通和寺监已经在寒风中等候多时。

    张豹脸色铁青,看着万通和寺监,冷冷的问道:“人在哪里!”

    “大人这边请!”寺监连忙引路,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万通紧随其后,低着头,一路上大气都不敢喘。

    来到关押高尚之的牢房,此时牢房里外已经站了好几个狱卒,守着高尚之的尸身。

    “都闪开!”万通立马喊道。

    挤在过道的狱卒们纷纷给张豹让路,张豹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高尚之面前,仔细一看,果然已经是面无表情,脸色发暗,一脸死相。

    “抬出去!”张豹吩咐了一句,转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快点快点!麻利点!”万通朝手下们招呼道。

    张豹阴沉着脸,所有人都不敢看他,那些狱卒七手八脚的把高尚之放在一块门板上抬了出来,万通在一旁指挥道:“行了行了,就放这里!”

    此时地上已经有了积雪,张豹站在雪地里,看着躺在地上的高尚之,不由得低下身,凑上去仔细看了看,只见他嘴巴微张,脸色发暗,身形瘦削,再探了探脉搏和鼻息,果然是已经死去多时。

    “昨日本官走的时候,他还活奔乱跳,为何过了一夜,就突然死了?”张豹对那寺监质问道。

    寺监有些慌乱,不知所措,立马把火气转移到万通身上,斥责道:“你这牢头是怎么当的!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死了!混账东西!”

    寺监说着,上前对着万通就是两个耳光。

    “行了!”张豹呵斥道:“本官是在问你们话,不是看你们狗咬狗!”

    万通被打的嘴角流血,但是没有吭声,他擦了擦嘴,镇定的对张豹行礼说道:“启禀大人,今天一早小人发现这个情况,立马向寺监大人禀报了,同时叫了令史前来验明死因。”

    “查清楚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回禀大人,查清楚了!”万通说着,低下身来,掀开了盖在高尚之身上的一块布,扯开他的衣袍,说道:“大人请看,高大人全身并无外伤,大理寺上下从未对高大人施以刑罚。此外,高大人似乎早就抱病在身,根据令史的查验,高大人应该是旧疾发作而亡。”

    “旧疾发作?本官从未听说过高大人有什么旧疾!”张豹瞪着万通,说道:“你们平日里难道也未曾发觉吗!”

    “此事是小人失察……小人甘愿受罚,但是小人有几句话想说!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先前小人本以为高大人只是装装样子,没当回事,更何况这大理寺内,十个犯人有九个需要大夫救治,小人也不能给他开这个先例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寺监骂道:“你监管不力,还敢找借口!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张豹的声音低沉而又充满杀气。

    寺监悻悻低着头,不敢再多说一句。

    张豹裹着斗篷,围着高尚之转了半圈,眼睛死死的盯着躺在地上的高尚之,就在不久以前,他还觉得所有的一切还在他的掌控之中,如今,整件事情显然是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。

    众人陆续赶到,但是看到躺在地上的高尚之,又纷纷议论开了。张豹回头看了看众人,所有人都离在几步之外,没有靠近。再一看,就连石鉴也远远的站着,脸上的表情甚是平静,似乎这一切都与他没什么关系,与众人一个反应。

    张豹不禁纳闷,难道是自己猜错了吗?就连一旁的吴亮,也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气氛顿时显得有些诡异和尴尬,张豹的眉宇之间,透露出来的是令人胆寒的杀意,无人敢直视他的目光,包括石鉴在内。

    “大人,现在怎么办?”吴亮问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已经赦免了高尚之,他现在已是无罪之身,同僚一场,将他埋了!”张豹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小人马上就办!”万通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张豹阴沉着脸,拂袖而去。众人自知也没什么必要掺和此事,也都纷纷离去。

    寺监见张豹与所有人都走了,两腿一软,坐在了地上,口中喃喃自语道:“还好还好……大人没有怪罪……”

    万通看了他一眼,对手下吩咐道:“准备一副薄木棺材,将高大人埋了!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张豹坐在马车上,一言不发,心里还对高尚之的死耿耿于怀。一旁的吴亮说道:“大人,咱们谋划了半天,没想到这高尚之突然死了,真是功亏一篑!”

    “高尚之死的太突然了!本官万万没有想到这一点!”张豹心有不甘的说道:“所有的计划,都被打乱,这原本是一个解开疑惑的好机会,如今再次落空,难得这是天意不成!”

    “刚刚那个牢头说了,高尚之是病死的,下关虽然不懂如何验尸,但是看高尚之的死状,并非中毒,也确实不是殴打施刑所致,或许这真的是天意!”

    “高尚之一死,这件事便断了线索!本官实在是不甘心!”张豹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下官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!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今日来的,都是朝中位高权重的文武百官和皇亲贵胄,他们对您的态度,已经非常明显,您如今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何必再忧愁这镜花水月的事情?那几个黑衣人查不出来路,便不要再查了,就算这幕后主使想干些什么,对大人您也没什么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影响?这话说的恐怕为时尚早吧?”

    “大人您想,这幕后主使若是真有的诡计,早晚还得出手,与其费尽心思的去找他,不如等他出手的时候,大人再出手也不迟!这叫以不变应万变!毕竟现在的您,早已今时不同往日!”

    张豹听了吴亮的话,不禁微微点头,说道:“你说的有些道理!”

    “谢大人......”

    “今日本官暗中观察他们的反应,似乎所有人都没用可疑之处,对于高尚之的死,他们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。可惜石闵没有来,不知道他见此情形,是何表现。”

    “下官认为,西华侯府还是不得不防!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西华侯府手握重兵,如今的侯爷石闵,又是当朝驸马,战功卓著,可以说是唯一一个能与大人您在朝堂上分庭抗礼之人,对于这样的人,您要么拉拢,要么.......”

    吴亮并没有把最后一句话说完,但是张豹的心里,其实也早就想过此事,他缓缓说道:“那就试探试探他,若是一路人,那边上一条船,如若不是,本官要早做准备!”

    “大人英明!”

    “如今陛下即将去卧龙山小住,后面的这段时间,便是我等丰满羽翼之时!该怎么做,不需要本官教你吧?”

    “下官明白!下官一定不负大人期望,不负您提携之恩。”吴亮恭敬的应道。

    张豹捋了捋胡子,眼神依旧如黑夜一般深邃,令人寒毛直竖,嘴角流露出一丝奸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