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四章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石闵有伤在身,暂时不能骑马,只能乘坐马车出发,临走前,石闵把石欣叫到了跟前,说道:“你我夫妻一场,今日我离开,你便是这西华侯府的主人,但是西华侯府会善待每一个人,你懂我的意思吧?”

    石欣说道:“你是担心秦婉吧?”

    石闵没有回话,石欣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,但还是平静的说道:“你多日放心吧!西华侯府不会亏待她!”

    听到石欣这么说,石闵微微点头,算是放心了,这才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初到卧龙山上,那宁静祥和的景象,便让闷在宫里的石世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。

    或许是乾坤观确实是有神明庇佑的地方,小住了两日,石鉴神清气爽,夜间也已能稍稍入睡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张豹前来乾坤观述职。

    “拜见陛下!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!”石世缓缓抬手,从幕后走了出来,脸上的伤也好的几乎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张豹站起身,看了一眼石世,说道:“恭喜陛下!”

    “喜从何来啊?”

    “看陛下的气色,神明已经在庇佑您了!一切都会好起来的!”

    石世笑了笑,说道:“朕这几日确实感觉轻松了一些!爱卿你功不可没!给朕出了这么好的一个主意!”

    “臣生来就是为您效劳的!陛下若是这么见外,臣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你个老东西,油腔滑调!”石世嘴上不承认,实际上却是听的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“陛下,新年伊始,各部的人员上都按照您所定的部署下去了!”

    石世坐了下来,说道:“先帝在时,朝纲混乱,政务所出!现在朕继位了,这种局面就一定要改一改!这些日子,政务就交由你来处理,每三日来向朕述职即可!”

    “臣一定尽心竭力!”

    “去年开始屯田,已初见效益,今年的这一项决策,还是要落实到各地州县去!”

    “臣明白!”

    “还有,自打刘远志死后,这户部的账便是一本烂账,吴亮新官上任,朕希望他这三把火能好好烧,把事情都理清楚了!”

    “吴亮从昨天起,已经在理去年的账目和税赋,臣一定会督促他尽早理好!”

    “往年的账目固然重要,但是今年的支出也不能不做好预算!赵国去年与匈奴鲜卑等大小数次交战,但是工部去年花费的钱粮,几乎比兵部都多,这说明什么?”说到这里,石世的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张豹自然是不会说什么,他一个做臣子的,断然不会是数落先帝的不是。

    “今年把工部的支出收一收!”石世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臣遵旨!”

    “对了,朕问你,西华侯府近来可有动静?”

    “听说今天下午,西华侯便和他麾下的两名先锋将以及一些随从,离开邺城,出发回了邯郸大营。”

    “他走的倒是挺利索!”

    “利索倒不算是利索,西华侯是乘马车去的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石世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“西华侯受伤了,好像还伤的不轻!”

    “受伤?他好端端的怎么会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练武的时候不小心给弄的,不过不碍事!陛下倒也不必担忧!”

    石世微微点头,说道:“这孩子是个人才!比他父亲年前的时候还能干!但是年纪轻轻手握重兵,朕担心他心浮气躁,会闹出什么乱子,所以让他早日回邯郸,磨练磨练他的心性!”

    “陛下圣明!”

    “张豹!”

    “臣在!”

    “有一句话,朕可要说在前面!”石世忽然语气变得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张豹连忙应道:“微臣听候您吩咐!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大多是你举荐的,朕是信得过你,你可别让朕失望!”

    “臣明白!”

    石世满意的点了点头,环顾四周,又说道:“这地方清净倒也清净,就是苦闷了一些!整日吃素念经,朕感觉马上要跳出三界外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修行,自然是要吃些苦头!陛下您受苦了!”张豹说着,磕了一个头,说道:“但是毕竟您的气色好了不少,臣以为,这几天的苦也没白受!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会说话!不过这两天,到了晚上,朕的心里似乎是比往日踏实了一些!”

    “微臣早年游历天下的时候,曾经听说过一个偏方!或许对陛下修身养性有所助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偏方?”

    “采阴补阳之术。”

    “采阴补阳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道家认为,天地万物,都逃不过阴阳五行,陛下近来的这些情况,显然是阳气虚涨,阴阳不调所致,应该适当的调补一下。”

    石世听的云里雾里,却也十分相信,问道:“这怎么调补?”

    张豹神秘的一笑,说道:“臣来替陛下您安排,您就放心吧!”

    虽然石世没有完全弄明白所谓的采阴补阳是何意思,但是光看这字面理解,也能猜出个几分,但是石世并没有说破,也没有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离开了卧龙山,张豹连夜回了邺城。进了城门,张豹忽然让车夫停下,跟在后面的几个随从上前问道:“怎么了大人!”

    “车坐的太久,老夫要下来走走!”张豹说着,掀开了帘子。

    车夫连忙跪下,以背为台阶,让张豹踩着轻松的下了马车,然后连忙起身,给张豹把斗篷披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豹站在邺城的大街上,环顾四周,说道:“尚未到宵禁的时间,这路上为何就没有什么人了?”

    “从去年梁郡主出了事,先帝大开杀戒以后,这邺城的人口便一下子少了许多,所以......”

    张豹冷哼一声,不屑一顾的骂了一句:“屠夫尔尔!”

    众人不敢接话,张豹径直走在邺城的大街上,一言不发,时不时的看看四周,随从们也不知道张豹到底在看什么,只能紧随其后,随时听候吩咐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张豹的愿望已经初步达成,他成功的得到了石世的信任,如愿以偿的加官进爵,并且,把自己的利益网完全布展开来,六部之中的人,基本也已经被他笼络。适逢石世性情软弱,现在又心病在身,这让张豹的阴谋和野心可以顺利的生长。此时此刻的张豹,想起了当年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孟德,他隐约觉得,整个赵国,正在慢慢的被他踩在脚底下。想到这里,他不由得停下脚步,抬头望了望头上的星空,颇为得意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但是张豹并非没有顾忌,第一,若是将来石世真正清醒了,许多事情恐怕张豹就不能随心所欲了,第二,也是张豹最为担心的,那便是张豹的手里,没有一枚够强硬的棋子!这也是张豹为何要扶持高世荣的原因。

    户部掌管钱粮,兵部节制兵马,张豹两手都抓,打的就是这个算盘。可是西华侯府的兵马,是不归兵部调遣的,这也是张豹最为忌讳的地方,因此,石闵的态度,现如今成了张豹最为关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,这么晚还在大街上溜达,您可真有雅兴啊!”一个声音忽然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张豹闻声望去,十几步外,站着一队巡防营的人,为首的自然是石鉴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宁王殿下!”张豹不慌不忙的背着手,看着石鉴。

    “即将宵禁,届时城门关闭,大街上不允许有人走动!大人,要不让小王带人送您回府吧!”石鉴客气的说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