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六章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在特制的香薰迷惑之下,石世如同一只圈养了多日的野兽,肆无忌惮的发泄着他的野性。

    张豹带来的这两个女子,绝非一般的庸脂俗粉,也非歌舞娼妓,而是花重金寻得的精通房中秘术的女子。在酒精和**的冲击之下,石世将内心的恐惧抛诸脑后,仿佛在这个时候,肉欲是最佳的良药。

    石世一夜风流,待到天亮时分,陆安才敢壮着胆子进了石世的屋子。

    迈进去,浓烈的香味扑面而来,陆安忍不住想打喷嚏,连忙用手捏住鼻子和嘴巴,将一个喷嚏生生的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?”陆安小声喊道。

    无人应声,陆安伸着脖子朝里面望去,石世正鼾声如雷的睡着,而那两个女子,也在石世的怀里。

    见到这般情形,陆安自然不敢再去打扰,悻悻的缩了缩脖子,蹑手蹑脚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石瞻的死,对于手下的数万将士来说,是个天大的噩耗。所以在石闵带着王世成和李昌回到邯郸之后,日日操练,厉兵秣马,看似随时可以进入战争状态一般。

    石闵的心思一头扎在了屯田和练兵上,因为石瞻的仇,就像一块石头,始终压在他的心头。一连两三个月,石闵都未曾回过一趟邺城,而对于邺城发生的事情,包括王世成等人在内,似乎所有的人都没有细细关注。

    在不知不觉之中,张豹笼络了朝中绝大多数多官员,逐渐的把持了朝政,一时间,整个邺城的人,几乎到了只识张豹而不识皇帝的地步。而另一方面,石世在张豹的哄骗之下,尝试了所谓的采阴补阳之术,在尝到了甜头以后,石世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原先计划的小住,居然变成了长住日夜与那两个女子厮混。而由于石世的缘故,卧龙山便不再接待普通的百姓,堂堂的乾坤观,俨然成了皇家的私人府邸,弄的民怨沸腾。

    可是尽管如此,石世对于张豹的信任不减反增,给予他的权利越来越大。石世在恐惧和放纵之间徘徊,终究选择了用放纵来麻痹自己,以此来忘却他心中最黑暗的秘密。在日益堕落之中,恐怕就连石世自己都忘了,自己的初衷是什么,因为酒色早已令他稀里糊涂。

    石闵走后,石欣便陷入了无尽的相思之中,或许她唯一的乐趣,便是回忆她与石闵之间的那点仅有的故事。至于秦婉,石闵走之前叮嘱过石欣,不可薄待她,所以尽管石欣看秦婉一万个不顺眼,却也终究没有违逆石闵的意思。但是秦婉也是相当识趣,终日待在黎妈和顾妈妈身边,极少出现在石欣的面前,这倒也就免去了很多麻烦。

    眼看着石闵离开邺城已经两月有余,石欣这无尽的苦闷之中,终于等来了一个她期待已久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这天傍晚,石闵和往常一样,与王世成等人在一起吃饭,由张沐风宣读着邺城送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陛下已经在那卧龙山上住了两个月了,还没有回宫的意思,不知道陛下心里怎么想的!”王世成颇为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徐三的来信上不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吗?都是那张豹搞的鬼!”

    “张豹现在独揽朝政,朝中大小事宜,都要经他的手!”王世成说着,放下了手里的筷子,对石闵等人说道:“你们有没有注意到,徐三最近送来的消息里,有说到坊间传言,张豹以阴阳双修为名,往卧龙山上送美女,色诱陛下,致使他沉迷酒色无法自拔,更无心理会朝政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说有这么回事!前天的来信中有说到!”李昌拍了拍桌子,说道:“我早就说,那张豹獐头鼠目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!果然吧!”

    “不管张豹怎么样,如今陛下信他多过信任何人!我们能有什么办法?现在各地的奏疏根本到不了陛下面前,全都握在张豹的手里!也就少说,忠言逆耳陛下根本听不到!”王世成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昌拍了拍大腿,满脸鄙夷的说道:“当初看他礼贤下士,知书识礼,怎么才当了几天皇帝,就变得如此荒唐!现在还在先帝的大丧期间,他却在道观这样清净的地方行这等污秽之事,传出去,真是要被天下人笑死!”

    “行了二叔,你总是口不择言!”石闵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觉得,咱们替他们家卖命都是在糟蹋!老子混蛋,儿子也混蛋!”李昌继续骂骂咧咧道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石闵重重的将手里的筷子拍在了桌上,把所有人的吓了一跳,石闵一脸严肃的说道:“二叔,你不知道祸从口出这个道理吗?你总是这么口不择言,早晚要生出祸端来!”

    李昌悻悻的说道:“我又没在外人面前说,这里都是自家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你在这里说顺嘴了,谁能保证你明天会不会在别人面前胡说八道?到时候西华侯府和这几万弟兄跟着你受牵连你就开心了是吗?”石闵一本正经的瞪着李昌,就连王世成也怒气冲冲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李昌撇了撇嘴,悻悻的低下头,继续吃饭,什么都不说。

    王世成瞪了李昌一眼,又对石闵说道:“小闵,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啊!张豹这样下去,迟早要把赵国带进火坑里!”

    “除非面见陛下,当面禁言,或许还有一丝机会,否则多话,就靠写奏疏,怕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小闵,你忘了,有一个人可以帮忙传信!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陆安!”

    石闵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,说道:“不妥!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王世成和众人不解。

    “现在尚不知晓陛下的心智到底沉迷到何种地步,贸然让陆安给我们传信,弄不好陛下会以为我们勾结内侍,意图不轨!那就得不偿失了!”

    王世成默默点头说道:“也有道理!”

    “沐风,接着念!”石闵拿起筷子,微微皱眉,又吩咐道。

    张沐风点了点头,没念几句,他忽然又停住了。

    李昌抬头问道:“臭小子,怎么不念了?继续念啊!”

    张沐风抬头看了看石闵,愣了片刻,忽然脸上堆满了笑意,直愣愣的看着石闵,这把石闵弄的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呢这是?”石闵重新放下筷子,一脸茫然的看着张沐风。

    “恭喜将军!公主有喜了!张沐风拍手说道。

    ”什么?“石闵没有听明白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当爹了!”王世成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石闵脑子一懵,在他的脑子里,还没有做父亲这个概念。

    “傻小子,发什么愣啊?”王世成推了石闵一把。

    石闵这才回过神,一把拿过张沐风手里的书信,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又看了一遍,上面果然写着,公主已经怀有身孕。

    “我当爹了?”石闵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呀!西华侯府这下又后继有人了!”李昌拍了拍手说道。

    收到这个消息,石闵不知手该激动还是惊讶,他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,只是木讷的看着众人,让王世成等人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